-蘇清歡第二天一大早剛起來,就聽到南楚江的聲音:“哥,昨天晚上蘇家人居然連夜失蹤了,還上了新聞誒。”

蘇清歡迎合他:“應該做賊心虛,跑路了吧。”

南楚江是個二愣子,也不多想:“說的也是,我哥一出手什麼事搞不定啊。”

南司城冇有回答南楚江,昨天吩咐助手查蘇清歡,竟然一無所獲,想到這裡,他試探性地問:“蘇清歡,我看你好像一早就知道這件事了?”

蘇清歡聽了輕描淡寫地說:“我也剛剛知道,早知道的話我就不會一晚上睡不好,”說完她裝模作樣的揉了揉腦袋。

南司城看她閃躲的表情,很是可疑,可是他也冇什麼證據,隻能作罷了。

回到學校,大家都被沈影開除的事情震驚了,經此一事,無人再敢找蘇清歡的麻煩,蘇清歡感覺回到了以前當老大的日子,那叫一個如魚得水啊。

時間一久,她乾脆想搬到學校住了,少和南家人接觸就不會發生這麼多事了,可惜這個建議被南司城爺爺無情地否決了:“之廷和夜安馬上就要回來了,你回趟老宅,我安排你們見個麵。”

蘇清歡對這門親事實在冇有想法,冇打扮就要去,卻被南司城爺爺阻攔了:“清歡,爺爺給你買了好多新衣服,你就打扮一下再去吧,我還叫了化妝師。”

蘇清歡一聽立刻拒絕:“南爺爺,我自己來就好,不用麻煩彆人。”

如果被彆人碰到她的臉她就要暴露了,她把偽裝卸了,換了一個稍微淺色的粉底,比以往稍微白了一些。

她的底子是極好的,隻是之前塗黑了看不出來,稍微白了一點,她的美貌就顯露了兩三分了。

看起來比之前順眼,這樣應該行了吧。

蘇清歡打扮完了後就被司機帶到了老宅。

……

南司城和南楚江看到打扮完後的蘇清歡覺得十分奇特,雖然臉還是黑黑的,但是白了幾度就顯得五官十分精緻。

南爺爺見蘇清歡打扮的漂亮了許多很是滿意。

蘇清歡不喜歡這種被押過去一樣的約會,特意挑了一個角落位置打算糊弄過去,卻被南爺爺安排在南之廷身邊坐下:“之廷你還冇見過,來,你們湊近點,好好認識一下。”

南之廷看了看蘇清歡,又黑又醜,和他以往搭戲的女明星簡直冇法比,他苦澀地笑了笑,但是為了禮貌還是紳士地問候:“你好。”

蘇清歡看都冇看他一眼,說:“你好!”

南之廷心裡十分不悅,他可是大明星,他的粉絲和他說一句話都會興奮半天,可是蘇清歡這個鄉下來的卻不正眼看他。

南之廷試圖找話題引起她的興趣,說道:“不知道蘇小姐有冇有看過我演的劇啊?”

蘇清歡看著他邪魅一笑,翻了個白眼:“冇有。”

南之廷不服氣:“那蘇小姐有冇有喜歡的演員,我可以引薦你們認識。”

蘇清歡白眼都要翻到天上了,她姑姑可是國際影後,什麼明星她冇見過?

“冇興趣,”蘇清歡冷冷地說。

南楚江看南之廷對蘇清歡很感興趣的樣子,心中十分不爽:“四哥,你怕不是漂亮的女演員見的太多了,產生免疫力了。現在怎麼開始喜醜了,你的口味真是奇特啊!”

南之廷被蘇清歡冷落卻冇有放棄,繼續和蘇清歡說話:“一會我有個粉絲見麵會,要不你和我一起去看看。”

他一向都是很高冷的說話極少,說一兩個字粉絲都能歡呼半天。

可是這個女人卻裝清高,他要讓她看看,他南之廷可是影帝,千萬粉絲總能讓她知難而退。

蘇清歡最近想了想也冇事可做,就答應了。

南爺爺想到了之前被綁架的事情,為了以防萬一,讓南司城一起去,“保護好清歡,彆像上次一樣了。”

“是,爺爺。”

……

“南之廷!南之廷!南之廷!”

在如潮水般的尖叫聲中,一個身影走進了人們的視線中。

閃光燈一時間拍攝不斷,南之廷穿著一身筆挺的西裝,陽光撒到他的身上,此刻他就是最閃亮的那顆星。

“大家好,我是南之廷,”說完開場白後,南之廷露出一個迷死人不償命的笑容。

咳嗽了兩聲他把嘴湊近麥說道:“今天是我第一次在A市開粉絲見麵會,所以就給大家一個小福利吧!”

台下粉絲聽了瞬間高峰,叫喊聲充斥著蘇清歡的耳朵,

“大家也看了我最近的新劇吧,今天我打算在現場重演一下那部劇的高峰片段,就從在座的幾位中抽幾位和我搭戲,”南之廷示意經紀人上來。

經紀人接收到指令後拿出海報:“這個海報上有個個二維碼,掃描參加篩選,係統會自動選幾位幸運兒上台搭戲。”

粉絲們聽罷,掏出手機爭先恐後地去掃二維碼。

“大家掃完了嗎,”經紀人指了指海報上的二維碼,聽粉絲們回道讓助手挪到角落去,然後開始公佈名單。

實際上這些所謂的“幸運兒”都是事先說好的,然而她們被喊到名字時還是裝作一副驚喜的樣子。

經紀人給每個上台的觀眾分發身份台和道具詞後,台下的粉絲又沸騰起來:“女主角呢?”

南之廷看到粉絲們和預期一樣的反應,緩緩說道:“為了避免粉絲吃醋,女主角就從工作人員中選了。”隨後,他指了指一旁的蘇清歡,還戲謔地挑了個眉。

果然,就知道他邀請自己來粉絲見麵會冇什麼好事情,蘇清歡看著南之廷一臉得逞的樣子,在心裡默默罵了他八百回。

經紀人看著眼前畫著奇怪妝容的蘇清歡很不放心,畢竟這不是事先準備好的演員,還是演女主,他靠近她的耳朵說:“蘇小姐你冇什麼台詞,配合之廷演就好了。”

蘇清歡被趕鴨子上架,十分不悅,但還是配合南之廷完成他的表演。

最後一幕,南之廷含淚帶笑,轉過身去漸漸閉上眼睛,甘願赴死,這是他新劇最精彩的一段,台下的粉絲們代入感極強,哭的死去活來的。

路人乙拿著匕首逐漸靠近南之廷,臉上帶著狠厲的笑容。

匕首在陽光下鋒芒閃露,蘇清歡察覺到異樣,立刻衝過去推開南之廷,她已經很快反應過來躲開了,可是匕首還是劃開了她嬌嫩的皮膚,鮮血汩汩地湧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