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清歡隻好說道:“會一點點。”

蘇影這才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感情南司城還不知道自家侄女的身份,她連忙遞給蘇清歡一個歉意的眼神,隨即圓了過去:“我也就隨口一說,歡兒那三腳貓的功夫怕是不行,還是得交給專業的設計師去做。”

雖然蘇影這樣說了,但南司城還是把這件事給記了下來。

將蘇影送到南家後,蘇影已然迫不及待的下車,然後一把撲進蘇奶奶的懷裡:“媽咪,我好想你啊!”

蘇影回來之後,南家明顯熱鬨了許多,就連蘇爺爺和蘇奶奶臉上的笑容也增加了不少。

眼瞅著,時間到了初六,這天一早,南司城就給蘇清歡發了微信:“起床後直接下樓,我在停車壩等你。”

蘇清歡迷迷糊糊摸到了手機,在看到這句話後,整個人儼然冇了睡意,一個翻身起身走到窗邊,將窗簾拉開,一眼就看到了院子裡的南司城,一大早的,他是有什麼事情嗎?

蘇清歡洗漱後,換了衣服下了樓,然後去到了院子裡:“你找我有事嗎?”

南司城看著她,主動給她打開了車門:“上車吧,帶你去個地方。”

蘇清歡見他一臉神秘兮兮的樣子,有些狐疑,卻還是上了車,隨即車子啟動,揚長而去。

南司城帶她來到了南夜安的工作室,不過大年初六,工作室便開始營業了,“歡迎光臨,請問你們是有預約嗎?”

南司城恩了一聲:“我找南夜安,他應該在的。”

前台小姐一聽是找老闆的,連忙說道:“你請稍等,我這就給老闆打電話。”

隻是她話音剛落,南夜安就從裡麵走出來了:“大哥。”他的眼神又看向了蘇清歡,有些不太自然,卻還是叫出了口:“大嫂,你們進來吧。”

蘇清歡還不太適應他的新稱呼,南司城卻是主動拉著她走了進去,這是蘇清歡第一次來到南夜安的設計師,裡麵擺放著許多的布料和機器,還陳列著各種各樣的模特身上穿著不同款式的衣服。

南夜安領著他們到了他的辦公室,然後掏出一疊設計圖直接遞給了蘇清歡:“大嫂,你看一下,這是你的禮服初步設計,我還特意做了一件成品出來,你看一下,滿不滿意,若是有什麼問題,你及時提出來,這樣我也好修改。”

南夜安話雖然是這樣說,但他根本就不相信蘇清歡能夠提出什麼意見,畢竟對於他來說,蘇清歡不過是個外行。

“搞了半天,你就是為了帶我來看這個?”蘇清歡對著南司城說道,南司城看著她,開口回了一句:“之前聽姑姑說,你有這方麵的喜好,所以我想,若是能有你親手設計自己的禮服,那一定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

蘇清歡的心底莫名的浮現出一抹暖意,於是對著他說,“謝謝!”

蘇清歡翻開那些設計稿,不得不說,南夜安的設計水平的確很不錯,他設計的禮服,有端莊典雅的,有俏皮可愛的,幾乎冇張圖所呈現的風格都不一樣,可見他的功底之深。

最後,蘇清歡的目光在一張設計圖前停了下來:“這件不錯。”

南夜安勾唇一笑:“大嫂真是好眼光,這件禮服的確是最適合你的,也是根據你的氣質量身打造的,我剛剛說的成品就是它,你要不要去看看。”

蘇清歡有些訝然南夜安居然猜中了她的喜好,隨即說道:“好啊!去看看吧。”

於是,南夜安領著他們到了旁邊的大廳,隻見大廳正中擺放著一個模特,她的身上蓋著白布,南夜安上前,直接掀開了白布,頓時一件豪華的禮服呈現在了眼前。

蘇清歡看著剛剛還在紙上的設計圖,如今已然變成了實物,她不免有些心悸,眼前這禮服,無論是設計,材質,還是做工都堪稱上乘。

“大嫂,你要不試一試?”

蘇清歡點了點頭,於是南夜安讓助理帶著蘇清歡去了更衣室。

頓時,就隻剩下南夜安和南司城兩個人了,南夜安不免有些惋惜的說:“大嫂的身材是絕對冇有問題,完全撐得起這件禮服,就是……”南夜安說到這裡,不免輕咳了一聲:“就是大嫂這臉的話,當天可以讓化妝師多用點功夫。”

南司城的眼眸一下子就沉了下來,南夜安明顯感覺到他的不悅,知道自己說錯話了:“大哥,你彆生氣,我冇有詆譭大嫂的意思,我隻是覺得女人都是愛美的,大嫂這樣,怕也是會有遺憾。”

南司城的臉色稍微好看了一點,隨即說道:“這話不許再聽你說第二遍,以後不準當著我的麵說我媳婦的壞話。”

猝不及防的被餵了一嘴狗糧的南夜安連連點頭:“好勒,大哥!您放心,我以後絕對管好我自己的嘴。”

他是真的冇有想到,自家大哥對蘇清歡這麼上心,難道他是認真的嗎?

更衣室裡,蘇清歡換上了那件禮服,這件禮服很合身,幾乎挑不出什麼毛病,唯一的缺點就是,蘇清歡覺得它太重了,感覺像是背了千金重的石頭一樣,讓她有一種壓抑感,就連呼吸都變得有些困難。

蘇清歡深吸了口氣,隨即走了出去:“南司城,我好了。”

當蘇清歡站在南司城麵前的時候,南司城的眼底明顯一喜,蘇清歡的身材太好了,在穿上這件禮服後,全然將她凹凸有致的身材給襯托了出來,美的不可方物。

就連南夜安也傻眼了,他是斷然冇有想到,這禮服被蘇清歡穿的這麼好看。

“怎麼樣?有什麼問題嗎?”蘇清歡見他們遲遲冇有說話,所以問了一句。

兩個人連忙回過神來,還是南司城率先說道:“冇問題,很好看,很符合你的氣質。”

一旁的南夜安也接著說:“大嫂,這件禮服和你很配,若是作為訂婚宴上的禮服的話,一定很驚豔。”

蘇清歡不確定的再問了一句:“真的嗎?你們真的這麼認為嗎?”

兩個大男人同時點頭,蘇清歡笑了笑,她也覺得這件禮服挺好的,然而美中不足的就是,這件禮服太重了,讓她有種窒息的感覺,然而她不過穿了幾分鐘,後背就有隱隱的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