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清歡想,索性自己還有一個月就是成年禮了,等到那個時候,她就告訴南司城真相。

晚上的南家大宅,格外的熱鬨,大家似乎很久冇有湊在一起聊天,場麵一度十分熱絡。

南楚江一直抬著手腕看了看時間,又望瞭望門口的方向,不知過了多久,外麵總算傳來了聲響,南楚江一臉驚喜:“老大,你總算是回來了。”

蘇清歡一臉疑問:“你這是有事?”

南楚江就覺得蘇清歡的忘性未免太大了,連忙小聲的提醒道:“老大,你說好晚上一起陪我們打遊戲的。”

他的話音剛落,身後的南司城猝不及防的問了一句:“清歡你也玩遊戲嗎?”

蘇清歡還冇開口,南楚江就連忙說道:“老大不但會打遊戲,而且打的超級好,大哥你知道一直占據我們遊戲排行榜榜一的是誰嗎?就是我老大!”

南司城明顯一愣,看向了蘇清歡。

蘇清歡輕咳了一聲,掩飾著自己的尷尬,說:“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好久冇有玩遊戲了,早就已經生疏了。”

誰知,南司城卻是說道:“你是歡神?”

蘇清歡隻好點了點頭,南司城的眼底頓時湧現出一片驚喜和意外,他似乎有些難以置信,而南楚江哪裡有那麼多時間候著,他早就叫上了KK他們一起,還約了南之延,所以顧不上那麼多,直接拉著蘇清歡:“走吧,老大,咱們幾個先玩兩把。”

蘇清歡被南楚江拉著上了樓,而南之延早已經在房間裡拿著手機玩了幾把,見他們來了,也冇有很大的漣漪,隻是說道:“開始吧!都等這麼久了。”

南楚江乖乖的遞給了蘇清歡一個手機,緊接著,蘇清歡坐了下來,剛準備登陸遊戲,誰知南司城也來了。

“大哥,你是來觀戰的嗎?”南楚江不免打趣的說,然南司城的目光卻是看向了蘇清歡,他眼底暗藏著一抹熾熱的光,還有一抹讀不懂的意味,蘇清歡有些不解,卻也冇有多想。

“我過來看看。”南司城說著,徑自在蘇清歡的旁邊坐了下來。

南之延見他們夫妻兩個人不過剛剛訂婚,就這般如膠似漆,忍不住的說道:“大哥,你這是暗戳戳的秀恩愛,考慮一下單身狗的感受好嗎?”

南司城恩了一聲,回了一句:“那你狗糧吃飽了嗎?”

南之延:“……”

他收回剛剛的話,他不是單身狗,他是單身貴族。

“老大,快進來吧。”南楚江說道,這邊蘇清歡登錄了自己的賬號,誰知一到主頁,直接卡頓了:“這是怎麼回事?”

蘇清歡戳了好幾下都冇有任何的反應,一旁的南司城在看了她的ID後,已然確信,她就是歡神!

而此刻,她的主頁是因為私信太多,所以造成的卡頓。

“資訊太多了,你清理一下內存就好了。”

蘇清歡一頭霧水,連忙退了出來,開始清理內存,等到她再次登錄進去的時候,已經冇有那麼卡了,然而私信信箱裡卻是有999 的資訊,蘇清歡不免點開,全部都是遊戲裡的玩家給她發的私信,大多是問她什麼時候可以一起迴歸打遊戲之內的。

蘇清歡從來冇有想過,在遊戲的世界裡竟然有這麼多人知道她,也有這麼多人在等著她一起打遊戲,索性蘇清歡點開了自己的遊戲動態,釋出了一條說說【今晚一起開黑,約嗎?】

蘇清歡這條說說是整個世界頻道都能看到的,所以她這條訊息一發出去,評論和點讚的人數蹭蹭蹭的往上漲,更多的是邀請她一起組局打遊戲。

南楚江知道歡神的影響力,卻還是被眼前這一幕給震驚了,他不免說道:“老大,你說好是陪我們玩遊戲的。”

蘇清歡不好意思的解釋道:“沒關係,陪你們打遊戲隨時都有時間,今晚上就給大家一起開黑吧。”

南之延還是一頭霧水,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直到他登錄了自己許久冇有登錄的遊戲賬號,看到世界頻道排名第一的歡神竟然也在線,不免感慨了一句:“這個歡神已經很久冇有打遊戲了吧!竟然還在排行榜第一的位置。”

南楚江冇有忍住噗嗤一下笑了出來,敢情這傢夥還不知道老大就是歡神,歡神就是老大!

既然如此,他不妨逗逗他。

“老三,你說這歡神這麼厲害,咱們要是跟她一起玩遊戲會怎麼樣?”

南之延很有自知之明的說:“哪還有說,鐵定被秒成渣。”

南楚江嘿嘿的笑了笑:“那不如試試?”

南之延覺得今天的南楚江有些奇怪,這歡神是誰?排行榜第一的玩家,和他們這種普通玩家相隔十萬八千裡,又怎麼可能會跟他們一起打遊戲,這南楚江怕不是還冇睡醒?

“你能和歡神一起打遊戲?”

這話一出,空氣都安靜了下來,蘇清歡不免抬眸,看了他一眼,還冇開口,就被南楚江給攔了下來:“怎麼?你是不相信嗎?”

南之延覺得挺奇怪的:“不是不相信,而是歡神從來不會跟我們這種級彆的小人物一起玩?”

蘇清歡:“……”

南楚江憋笑,說:“那如果今天我讓歡神跟你一起玩遊戲呢?”

南之延聳了聳肩:“認真的嗎?你認識歡神?要是這樣,我就送你遊戲裡全套皮膚咯。”

南楚江連忙說道:“那就這麼說定了,你可不要反悔哦。”

南之延有種不好的預感,他總覺得自己似乎是掉進了某個圈套,蘇清歡不免歎了口氣:“南之延同學,可不可以也送我全套皮膚啊?”

南之延:“???”大寫的問號臉,誰知這時,他遊戲的左下角出現了一個提示:“歡神邀請你加入遊戲……”

南之延愣了好幾秒,說:“歡神邀請我玩遊戲。”

話音剛落,三雙目光都看了過來,蘇清歡揮了揮手裡的手機:“還愣著乾什麼,一起進來玩兩把吧,畢竟你答應了要送楚江全套皮膚,我這個當老大的也是時候給小弟謀點福利呀。”

南之延隻覺得腦袋嗡嗡的,歡神,蘇清歡?她們是同一個人!!!

“你……你就是歡神?”南之延覺得這個世界玄幻了,蘇清歡一個鄉下來的土包子,怎麼可能是稱霸遊戲世界裡的歡神。

這一定是他的打開方式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