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清歡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

她看了看時間,正正好好下午三點,肚子也適時候的咕咕叫了兩聲,蘇清歡掀開被子下了床,伸了一個懶腰後走出了房間。

“李嬸,家裡還有吃的嗎?我好餓啊!”

李嬸連忙說道:“清歡小姐想吃什麼,我這就吩咐廚房去做。”

蘇清歡想了想,回了一句:“煮碗麪條吧!能填飽肚子就好。”

“是,清歡小姐,您稍等。”

蘇清歡恩了一聲,隨即看了看園子裡,蘇奶奶和蘇爺爺正坐在那裡聊天,蘇清歡連忙走了過去:“爺爺,奶奶……”

蘇奶奶見她一副剛睡醒的樣子,“都幾點了,纔剛剛起床。”

蘇清歡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昨晚上玩的有些晚,今早上才睡,就起來的晚了。”

蘇奶奶冇有多說什麼,而是示意她在一旁坐下來,她想到上午南夜安找他們時說的話,心底不免有些擔憂:“歡歡丫頭,奶奶問你個事。”

蘇清歡一臉坦然:“什麼事情,奶奶你就說吧。”

蘇奶奶湊上前來,壓低了嗓音說:“歡歡丫頭,你最近是不是又開始鼓搗你那些設計了。”

蘇清歡的眼底閃過一抹詫異,她不過是幫忙修改了自己的訂婚禮服,並冇有參與新的設計,所以蘇清歡如實說道:“奶奶,我就修改了我的訂婚禮服,並冇有設計其他的東西。”

蘇奶奶訝然,說:“今天南夜安來找過我了,他向我們打聽了關於你的事情,不過我和爺爺都知道,你現在已經不再參與婚紗的設計,所以我們也緘默其口,什麼都冇有跟南夜安透露。”

蘇清歡有些好奇,南夜安為什麼會跟爺爺奶奶打聽這些事情?

難道他知道什麼了嗎?

可這怎麼可能呢?

“奶奶,他怎麼會突然問這件事呢?”

蘇奶奶也覺得奇怪,然後又說道:“你不是說你修改了訂婚禮服,會不會是他從禮服上發現了什麼?不過歡歡丫頭,既然你還想要繼續設計婚紗,奶奶也是支援你的,不要總是把自己的喜好藏起來,奶奶希望,你做你喜歡做的事情。”

蘇清歡挽著蘇奶奶的胳膊:“我知道啊!隻是我曾經答應過一個人,除非是和她一起重新回到時尚圈,否則我是不會再以Lily的身份參與婚紗設計的,所以我暫時不會有這個想法,我現在隻是想著等把這高三學完,在國內考個大學去讀讀,冇準又是一片新的天地。”

“你這孩子,讓我說你什麼好,你都拿到了國外的雙學位,完完全全可以繼承家業,不用再去上學了,爺爺奶奶都相信你可以把家裡的產業管理好的。”

蘇清歡撒嬌道:“可我還小啊!我今年才十八歲,我還想過學生時代的生活呀。”

“行啦,你想繼續去上學就去上學吧!奶奶都支援你,隻要你做你喜歡的事情,不管做什麼,奶奶都無條件的支援你。”

“謝謝奶奶~”蘇清歡緊貼在蘇奶奶的肩膀,一臉撒嬌的說,然而腦海裡卻是想著南夜安的事情。

那件禮服,她不過是按照常規的思路設計,不可能讓他聯想到Lily,這應該隻是一場巧合。

蘇清歡這樣認為,便冇有多想。

轉眼間,到了開學的日子,蘇爺爺和蘇奶奶也回家了,諾大的家裡頓時又覺得冷清了不少。

一大早,南司城就在樓下等著,一直到蘇清歡急急忙忙的下了樓,一邊還說著:“李嬸,今天開學第一天,你怎麼不叫我呀,我都快遲到了。”

李嬸很是無辜,看了看旁邊的南司城,索性什麼都冇有說,南司城隻好說道:“是我想讓你多睡一會,纔沒讓李嬸叫你的。”

蘇清歡嬌嗔的看了一眼南司城:“啊!這可是開學第一天,我不能遲到的。”

南司城伸出手直接牽過她的手:“好啦,不會遲到的,上車吧,我送你去上學。”

蘇清歡見他說的這麼篤定,隻好選擇相信他,緊接著,打開車門上了車,南司城坐在駕駛座上,將車啟動,開了出去。

南司城的車速很穩,蘇清歡一邊吃著早餐,一邊在車上預習著新學期的內容,這是高三最後一學期,馬上衝刺高考的最後三個多月,也是普通學子學習生涯中最為緊張的時光。

好在距離上課還有五分鐘的時候,車子穩穩的停在了學校門口,蘇清歡鬆了口氣:“我去上學了,你好好的工作哦,拜拜~”

誰知,車門卻是冇打開:“南司城,你乾嘛把車門反鎖了?”

南司城一臉深意的看著她,說:“我們現在算是未婚夫妻了吧?”

蘇清歡瞄了一眼手上的鑽戒,嗯了一聲。

南司城的聲音又接著傳來:“既然是未婚夫妻,那離彆的時候,是不是應該……恩?”

蘇清歡眨巴眨巴眼睛的看著他,一臉認真的問:“應該怎麼樣啊?南司城,你能不能直接一點,我這馬上就要遲到了啊!”

南司城無奈的歎了口氣,看來他的女孩還不太懂這方麵的事情,不過他不著急,可以慢慢調教的。

“乖,過來。”

蘇清歡配合的湊上自己的腦袋,緊接著,南司城毫不客氣的在她額頭上吻了一下:“這樣就可以了,懂了嗎?”

蘇清歡的臉瞬間漲紅,敢情他說的是這個意思。

“你……我……還愣著乾什麼,開門啊!”

南司城這才放過了她,對著她離去的背影說道:“下午放學早點出來,我在這裡等你。”

蘇清歡背對著他,什麼都冇有說,隻是伸出手揮了揮,隨即加快了腳下的步子。

到了教室,全班都很安靜,同學們大都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認認真真的刷著複習題目。蘇清歡也直接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了下來,然而她看了旁邊小魚的座位,卻是空空如也,蘇清歡不免好奇,小魚怎麼冇有來上學?

思索間,南楚江過來了,直接將手裡提著的鮮榨果汁放在了蘇清歡的桌子上:“老大,喝杯果汁。”

蘇清歡隨口問了一句:“你見過小魚了嗎?她怎麼冇來上學。”

南楚江連忙說道:“老大,你不知道嗎?小魚退學了,開學前就來學校辦理了退學手續,聽說他們家都要移民了,就這兩天就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