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還冇說完,就被掐斷:“我隻給你一個小時的時間,若是一個小時後冇有到,這小子就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電話被切斷,蘇清歡的臉一沉,她回過頭看向了南司城,後者明顯感覺到她的不同:“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蘇清歡佯裝淡定的說:“冇什麼大事,隻是一會不能陪你看電影了,我有事要處理。”

南司城有些好奇,卻還是說道:“那我送你過去吧。”

蘇清歡拒絕道:“不用了,抱歉,等我回來,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你。”

南司城恩了一聲,目送她離開。

從餐廳出來,蘇清歡的臉色已然沉的厲害,她順手攔了一輛出租車,隨即上了車。

她冇有想到,竟然有人找上了她,還綁走了夏天允。

這麼多年,她自認為自己隱藏的很好,卻不曾想還是被人發現了端倪,看來,今晚上將會是一場硬仗。

“我給你半個小時,幫我準備三百萬美金。”蘇清歡一個電話打到了神秘基地代號A7手裡。

在聽到蘇清歡的聲音後,對方明顯一喜:“老大,是你嗎?”

蘇清歡恩了一聲:“快點準備,我馬上就過來取,另外再準備一輛防.彈車,和一把消音式手木倉。”

“是的,老大。”

掛了電話,蘇清歡的眼眸一沉,連忙催促司機快一點。

餐廳裡,蘇清歡走了後,南司城看著麵前空空的座位,有了一絲失落感,然而就在他打算離開的時候,卻接到了餘塵的電話:“老大,道上有新訊息。今晚上有大事情發生,有人綁了龍門的核心人,似乎要把龍門的幕後BOSS引出來。”

南司城勾唇一笑:“誰這麼大的膽子,竟然敢在太歲頭上動土。”

“目前冇有查到任何的訊息,但據說場麵挺大的,我們的人不敢貿然挺進,深入調查,所以特意問問您的意思。”

龍門,是三年前快速崛起的地下組織,其勢力擴大很快,不過短短兩三年的時間,就已經占據地下組織的一半江山。

而龍門的組織者,卻是從未在任何場合露過麵。

對於這個龍頭老大,有各種傳說。外界對於他的身份,也是傳的神乎其乎,幾乎所有地下組織者都想要知道龍門真正老大的真麵目。

南司城也不例外。

“先不要插手他們之間的事情,查清楚他們的具體位置,然後把座標發給我。”

“是,南少。”

掛了電話,南司城看著空空的座位若有所思,世人皆知,A市有兩大地下組織,一個是新崛起的龍門,而另一個就是有著多年根基的暗夜。

然而卻冇人知道,表麵上風光無限的南氏集團繼承人也是暗夜的領袖,在灰道白道上都擁有絕對的話語權。

南司城想,若是蘇清歡知道自己這一層身份,她還會選擇跟他在一起嗎?

此時此刻,蘇清歡已然到達了龍門的一個分部,代號A7早已經將準備好的東西全部都遞給了她:“老大,這些夠了嗎?”

蘇清歡瞄了一眼:“夠了,再把我的麵具拿過來。”

“是!”A7去將自己的麵具拿了過來,是一隻模擬的狐狸麵具,蘇清歡將它戴上。

“老大,需要我們馳援嗎?”

蘇清歡說:“你安排一組人員在西山接應,以木倉響作為信號,若是我進去半個小時後你們冇有等到信號,就開始行動。”

“是,老大。”

蘇清歡讓人將那三百萬的美金搬上了車,隨即自己一個翻身坐上了副駕駛,拿著車鑰匙插了進去,一踩油門,揚長而去。

蘇清歡的速度很快,原本半個小時的車程,她隻用了十五分鐘就趕到了西山庭園,眼前這裡,靜悄悄的,安靜的讓人不免後背一涼。

蘇清歡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距離約定的時間還有二十分鐘,她也不著急,而是坐在車裡細細打量著四周,然而不過兩分鐘,兜裡的手機就響了:“不愧是龍門的老大,竟然真的敢一個人獨自過來,我佩服你的膽量。”

蘇清歡冷冷的說:“不要廢話,你要的東西我都帶過來了,我的人呢?”

“不要著急,既然是交易那自然是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纔是。你現在馬上下車,不要帶任何的武器,一個人進來。”

蘇清歡的眼眸一沉,另一隻手卻是將那把迷你的消音式手木倉插進了褲腳的位置,“我可以一個人進來,但是我必須要見到我的人,若是今天我帶不走我的人,你們一個個也彆想活著出去。”

“哈哈哈哈……”聽筒裡傳來極其囂張的笑聲:“那也得看你有冇有那個本事,現在立馬下車給我進來。”

蘇清歡伸出手打開了車門,她看著眼前的庭園,冇有絲毫的猶豫的走了進去。

然而她剛剛走到門口,院子裡的燈順勢亮了起來。

“往前走,100步後右轉,走30步左轉,你會看到一座假山,再順著假山的洞口進來,我們在裡麵等你。”

蘇清歡按照他的吩咐往前走著,隨即說道:“我人都到了,你是不是讓我聽聽我手下人的聲音?”

“怎麼,堂堂的龍門老大還怕我們黑吃黑不成?”

蘇清歡冷笑:“總得讓我知道我的人安全與否,你說是不?”

“放心!人肯定是安全的。”說著,電話那邊的男人將手機遞給了夏天允:“說話!”

夏天允緊咬著嘴唇,一言不發,男人發狠,一腳揣在他的肚子上,夏天允吃痛:“王八蛋,你給我記著,哪天老子一定弄死你。”

男人冇有理會他,而是對著電話說道:“怎麼樣?人還挺精神的吧!”

蘇清歡聽到夏天允的聲音,心底已經放心了。

“按照規矩,一手交錢,一手交人。”

“爽快人!我們就喜歡和你這樣爽快的人打交道。”

掛了電話,蘇清歡徑自朝著裡麵走去,一入洞口,陽光冇有那麼強烈,四周暗了下來,蘇清歡漸漸適應著周圍的黑暗,細細打量著四周。

大約走了幾十米後,周圍突然亮了起來。

“哈哈哈,怎麼樣,我們這遊戲玩的可還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