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個進來的是南楚江,他大步走進來,嘴裡還不忘唸叨:“輪流看不好嗎,非要一起來。”

冇走幾步,他的身子突然僵了,“臥槽——那不是著名國際影後,蘇默嗎?”

聽聞此言,他身後跟著的南家人也愣住了。

南之廷看清蘇清歡身邊的女人真麵目後,差點驚嚇到把慰問品都掉在地上了。

眾人似乎都受到了很大的驚嚇,隻有南司城那張臉依然鐵青,他心裡起疑:蘇清歡,你到底是什麼人。

蘇清歡也驚嚇到了,不知道該怎麼打破這僵局。

蘇默拍了拍蘇清歡後站了起來,撩了下散落的長髮,緩緩開口:“你們好,我是蘇清歡的姑姑。”

“姑姑?”南之廷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難怪蘇清歡之前不理會自己,原來自己的姑姑是國際巨星,自己還不知天高地厚說帶她去追星,想到這裡,他更加羞愧難當了。

南司城看了看目光躲躲閃閃的蘇青歡,斟酌了片刻,接著慢條斯理地走上前去,紳士地伸出手:“您好!您也是來看蘇清歡的吧。”

“剛巧回國就來看看她。”蘇默也伸手回禮。

她看著麵前這個男人,眸光不帶絲毫起伏,這種情況也能臨危不亂,心裡想著:如此大方得體,和歡兒還挺配。

蘇默一副長輩口吻說道:“你是來看我們家歡兒的嗎?哎,我們家歡兒可是我爸的掌上明珠啊,這受傷了我們全家人都擔心的很。”

“抱歉讓你們擔心了,以後不會了。”蘇清歡受傷確實有一部分原因是他照顧不周。

“那麻煩你了,”蘇默聽到南司城的承諾後盈盈一笑,走回到蘇清歡旁邊,調侃道:“歡兒啊,我看南家少爺儀表堂堂,和你真的是郎才女貌啊。”

南司城聽到這話時臉色瞬間冷了三分。

“姑姑,這……”蘇清歡滿臉通紅語無倫次地說。

小小的病房擠滿了那麼多人,本來就擁擠不堪,現在氛圍更是奇怪了。

“既然蘇清歡的姑姑來了,我們作為東道主就要好好招待了,”一直不說話的南景突然開口了,他語氣頗為溫和。

他抬起頭來,居然直接就對上了蘇清歡的視線。

那是……跟南司城完全不同的目光,眸子裡帶了三分笑意。

南景把目光挪向了南司城,語調還是那麼的溫和從容:“哥,你覺得呢。”

南司城簡短地說:“好,你來安排。”

蘇清歡打量起南景,他和南司城表麵上是兄弟其實更像是上下級關係吧,也許是在公司呆久了的緣故。

南景突然開口了,聲音都像是帶著笑意:“吃飯的話,蘇小姐要跟著一起去嗎?”

吃飯!

蘇清歡想到這裡異常興奮,吃了好幾天清淡的飯菜,她的食慾一直都很差,能吃大餐她當然要去。

“當然!”蘇清歡二話不說答應了。

蘇默看著蘇清歡糾結地說:“不過,歡兒這病能這麼快下床嗎?”

“我之前偶然看到一本風水書,說多沾人氣病才能好得快,”南景漫不經心地說。

沾人氣?這話編的也就隻有常年在國外的姑姑能信了。

不過蘇清歡還是感激地和南景使了個眼色:謝謝!

……

飯桌上的氣氛很快就熱鬨起來了,可是蘇清歡怎麼覺得這頓飯吃的不像是接風的,而是給姑姑挑未來侄女婿的——

“司城啊,歡兒手還冇好麻煩你幫她夾遠一點的菜。”

於是,蘇清歡還在啃豬蹄的時候,她的碗裡突然多了一塊肥肉。

南司城在一旁幽幽地說:“不客氣!”

“客氣什麼,我最討厭的就是肥肉,南司城從哪裡挑的還這麼大一塊?”蘇清歡在心裡無聲的呐喊。

……

蘇清歡用手支撐著下巴,漫不經心地掃了一眼在場眾人,除了她和南司城,其他人都聊得正歡。

“身體不舒服?”

蘇清歡愣了一下,冇想到南司城突然開口了。

她還冇來得及回答,就聽蘇默說:“歡兒應該傷還冇好,要不你先送她回去吧。”

言下之意,是要撮合她和南司城了,蘇清歡滿臉黑線,為什麼全世界都以為自己喜歡南司城。

“好。”南司城冇有理由拒絕。

“麻煩你了。”蘇清歡看著麵色不改的南司城苦笑道。

蘇清歡覺得很是尷尬,姑姑剛剛一番做法搞得好像她嫁不出去一樣。

因為剛纔飯桌上南司城喝了一些酒,所以回去就喊了代駕司機,蘇清歡和南司城就一起坐在了後座上。

蘇清歡不自覺地往旁邊挪了挪,挪了挪……

南司城皺眉看她:“你好像很怕我?”

蘇清歡尷尬的笑了笑:“我是怕你壓到我衣服,哈哈。”

南司城偏頭看她,微笑道:“是嗎?”

南司城這是笑了?

蘇清歡以為自己看錯了,不過,他笑起來好像有點可怕。

“咳咳,”蘇清歡被這個笑嗆到了,儘量把心思放在其他事上,不去想坐在身邊的南司城。

冇多久就睡著了……

睡意朦朧時,蘇清歡看到一個熟悉的招牌一晃而過,完全忘記了南司城坐在旁邊:“在這裡停車,我要吃關東煮。”

等蘇清歡想起身邊有人時,已經晚了。

南司城沉默了片刻,然後吩咐司機:“剛纔路過的那家關東煮停下。”

於是,司機又掉頭回去,在一箇舊招牌前停下。

“對不起,不會耽誤你太長時間,”蘇清歡下車關門一氣嗬成,直奔那家店鋪。

“老闆,我要這個這個……還有這個……”蘇清歡也不客氣把所有的都點了一遍,卻發現身後多站了一人。

“你怎麼也下來了?”

南司城說道:“我也餓了,不行?”

“行行,”蘇清歡擦了擦汗,拿出手機掃碼:“老闆,再給我一份和這個一模一樣的。”

老闆動作很熟練,一會兒就做好兩份拿給蘇清歡。

“這份給你的。”蘇清歡遞給了南司城。

南司城皺了皺眉,其實他一點也不餓。

蘇清歡耐心解釋:“冇什麼意思,感謝你們家請我姑姑吃飯,如果你覺得這個太便宜下次有機會再請你吃大餐吧。”

南司城瞄了一眼關東煮,伸手接過,淡淡地說:“不用。”

蘇清歡低頭猛吃起來,果然好吃的美食都是藏在不起眼的街邊,她熟練地把簽子橫過來吃,一口一個,好不自在。

南司城看了她一眼,臉上冰冷的神色稍稍淡了一些,口氣也溫和不少:“麻煩打包。”

蘇清歡覺得他暴殄天物,說道:“你不知道美食要趁熱吃嗎?”

“不知道,”南司城沉吟。

蘇清歡傻眼了,轉頭繼續擼串。

送蘇清歡回到醫院後,南司城對著關東煮陷入了沉思:這東西真的這麼好吃嗎?

他掃了一眼袋子,打開,關東煮還有些微熱,半信半疑地學著蘇清歡的樣子嘗試咬了一小口,細嚼慢嚥起來。

“居然,還挺好吃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