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你公開向我道歉,並在公示欄張貼手寫道歉信。除此之外,你要親口去向所有的同學澄清這件事的真相,並且承認這一切都是你憑空捏造。”

尹柒美玲下意識的拒絕:“不行!”

蘇清歡卻不給她任何拒絕的機會:“你還有第二個選擇,但我怕你承受不起。”

這話,帶著赤.裸.裸的威脅,尹美玲這一刻才真正認清楚蘇清歡,她無聲的握緊了拳頭,卻是一言不發。

班主任老師見此,直接說道:“我覺得蘇清歡同學的要求很合理,那就這麼辦吧!尹美玲同學,這件事既然因你而起,那我也希望因你而結束。”

“老師,我……”

尹美玲還想說什麼,班主任老師卻不給她這個機會,而是直接對著南司城說道:“南少,這件事你看這樣處理可以嗎?”

南司城緩緩開口:“清歡覺得可以就行。”

班主任這才明白,敢情所有的話語權都在蘇清歡這裡,他連忙說道:“那這件事就按照蘇清歡所說的吧,我們現在就可以去醫院。”

蘇清歡自然冇有問題,尹美玲卻也隻好賭一把,於是,一行人去到了醫院,在做完一係列的檢查後,尹美玲不可置信的看著檢查報道單,一臉蒼白。

“這不可能,這根本不可能……”

班主任卻是冇有任何想要聽她說話的意思:“尹美玲同學,這件事你自己看著辦,我隻給你一天的時間,若是明天之內你冇有當眾向蘇清歡道歉,並且澄清這件事的話,那麼我會使用我的方法讓你徹徹底底的離開學校。”

尹美玲的身子一個踉蹌,還想說什麼,可班主任卻是徑自走了,全然冇有給她機會。

蘇清歡麵無表情的看了她一眼,對她的遭遇冇有絲毫的同情,有句話怎麼說來著,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南司城握緊了她的手:“走吧,我送你回學校。”

蘇清歡和南司城徑自走了,留下尹美玲一臉不甘心的站在那裡,這究竟是怎麼回事?表姐不是說,這個蘇清歡私生活不檢點嗎?為什麼會這樣?

對了,表姐!

尹美玲連忙拿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出去:“表姐,我是美玲……”

……

到了學校後,蘇清歡對著南司城開了口:“我冇事了,你去忙吧。”

南司城回了一句:“不忙。”

蘇清歡看了看時間,緊接著說:“可我下午還有課,我得去上課了。”

南司城恩了一聲:“你去吧,下午放學早點,我來接你。”

蘇清歡對著他揮了揮手,便往學校走去。

關於這件事,學校裡已經有傳來傳出來了,班主任老師義正言辭的為蘇清歡澄清,有不少的同學已經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他們表示對之前的傳言以及對蘇清歡的傷害感到抱歉,一個個都湊了上來。

“清歡,對不起,是我冇有弄清楚情況就四處亂說,你能原諒我嗎?”

“還有我,清歡,我不是故意的,都是尹美玲這麼跟我說的,我其實並不太相信,但她說的有鼻子有眼的,我這才聽信了她的話。”

蘇清歡知道,她們的心並不壞,隻是熱衷於八卦。

“沒關係,我不會計較的。”

“清歡,你真好!”

蘇清歡笑了笑,上課後就專心的聽講,她這段時間花在學習上的時間還是不夠,她得更加勤勉纔是。

下午放學後,蘇清歡早早的收拾東西往校門口走去,然而她剛剛走到校門口,就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徑自上了南司城的車,還坐在了副駕駛的位置。

那一刻,蘇清歡的心咯噔了一下,像是有什麼東西撕開了一樣,隱隱作疼。

隻見車廂裡,林夢琪在冇有經過南司城的允許下直接坐上了他的車,語氣十分親昵的叫了一聲:“司城哥,好巧啊!原來你也在這裡。”

南司城一臉冷漠,直接下了逐客令:“下去!”

林夢琪卻像是冇有聽到一樣,依然笑臉相迎:“司城哥,你現在怎麼對我是這樣的態度,我們這麼多年的情誼你都忘了嗎?”

“林小姐,如果我冇有記錯的話,我跟你應該冇有什麼可說的,若是你還不下車的話,那我就先下去了,至於這輛車,我會直接扔進回收廠。”

說完,南司城便打開車門,誰知下一秒,卻一把被林夢琪拉住了衣角:“司城哥,等一下,我找你來是有事情想要跟你說。”

南司城一記冰冷的目光射了過去,林夢琪連忙收回了自己的手:“司城哥,我真的有事,你就給我幾分鐘好嗎?”

林夢琪見他冇說話,就知道自己機會來了,於是連忙說道:“是這樣的,我的表妹最近也轉來這個學校了,還和蘇清歡在一個班上,但是她們之間可能有一點誤會,我表妹這個人心思比較單純,冇有什麼壞心思,她隻是有時候做事情不過腦子,所以才鬨出了這麼多的矛盾,司城哥,你看要不她們之間的問題就這麼算了吧,我之後會好好的教訓我的表妹,讓她不要再做這樣的事情了……”

說了半天,無非就是來求情的。

可南司城對她的表妹,冇有絲毫的興趣。

“說完了?”

林夢琪點頭,南司城緊接著說:“那就滾吧。”

林夢琪卻不甘示弱:“司城哥,我知道你不喜歡我,但是我也知道蘇清歡那樣的女人並不值得你喜歡,你真的以為她像你表麵上看到的那樣嗎?司城哥,我有個東西想要給你,是關於蘇清歡的,我知道關於她的秘密,若是你有興趣的話,明天下午三點,到這個酒店502房間來找我,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說完,林夢琪也冇有多餘的停留,而是直接打開車門下了車,然而下一秒,她看向了蘇清歡的位置,嘴角滿是嘚瑟,其實在剛剛她就看到蘇清歡了,她承認,她做這一切就是故意的,她就不相信,蘇清歡見到這一幕,會冇有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