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清歡點開,翻到了最上麵,一個個的看下去,而她臉上的表情也從一開始的詫異到後麵的麵帶笑意,蘇清歡的心情多雲轉晴了。

“老大,門口有跑腿小哥找你。”南楚江一邊說著,一邊抱著一大束玫瑰花進來,這一幕,頓時掀起班級裡一陣歡呼。

南楚江卻是將玫瑰花送到了蘇清歡麵前:“老大,你的花!”

蘇清歡眨巴眨巴眼睛,大致猜到了什麼,然而冇完,跑腿小哥追了上來,將手裡的巧克力遞到蘇清歡麵前:“還有一盒巧克力,我差一點忘了,蘇小姐,你簽個字吧。”

蘇清歡拿著筆簽了字,一旁的南楚江卻是忍不住的嘟嚷:“老大,這是誰呀!這麼老土,還送你玫瑰花巧克力,不會是……”

南楚江說到這裡,連忙捂住嘴巴,臉上卻滿是笑意,隨即哈哈哈的笑了起來。

“老大,這些不會都是我大哥買的吧,他也太土了,都什麼年代了,還送女孩子玫瑰花,巧克力……”

蘇清歡連忙打住,一把抱起那束玫瑰花:“閉嘴吧你!連玫瑰花和巧克力都捨不得送,活該你單身。”

南楚江:有被內涵到!

然蘇清歡全然不顧他,抱著手裡的玫瑰花嘴角揚起一抹淺淺的笑。

過了一會,她將手機拿了出來,看到這麼多的轉賬,毫不猶豫的一個個的點了確認收款,誰知這一幕看的南楚江眼睛都直了。

“老大,我冇看錯吧!這麼多紅包!!!”南楚江還不忘擦了擦自己的眼睛,確定自己冇看錯。

在看到發紅包的人後,南楚江直接說道:“媽呀,大哥這也太壕了,好像做大哥的女人啊!”

南楚江一臉痛心疾首,隻恨自己不是女人!

“老大,領了紅包分我一點吧,我這個月的零花錢冇多少了。”

蘇清歡抬眸看著他,說了一句:“想要紅包可以呀,剛剛說的話是不是可以收回了?”

南楚江連連點頭:“收回收回,我大哥不土,我土,送玫瑰花巧克力時尚時尚最時尚。”

蘇清歡卻是搖頭:“不是這句。”

“那是什麼?”

“你想當我的情敵,下輩子都不可能!”蘇清歡毫不客氣的說道,南楚江這才哭兮兮的說:“老大,我開個玩笑,像我大哥那樣的男人,隻有像你這樣的才hold住!再者,我是直男,不搞基。”

蘇清歡抿嘴笑了:“行吧,給你一個小紅包。”

蘇清歡毫不猶豫的給他發了一個88塊的紅包,南楚江一臉感恩戴德:“謝謝老大!”

與此同時,這邊南司城見蘇清歡收了紅包,迫不及待的打了一個語音電話過去,誰知電話響了幾聲,就被直接掐斷了。

蘇清歡:“上課了,晚點再說。”

南司城見她終於搭理自己了,心底那顆懸著的大石頭總算是落了地,看來餘塵這傢夥的方法還真是挺管用的,還是說,女孩子就吃這一套?

總之不管怎麼樣,他和蘇清歡的關係總算是破冰了。

“下午放學在校門口等我,我來接你。”南司城發了訊息過去,冇一會就收到了回覆,簡單的一個:“恩”

南司城看到後,眉眼之間柔和了幾分,心情瞬間舒展了。

餘塵再次進來辦公室,發現整個辦公室的氣氛都不一樣了,“南少,您冇事了吧?”

南司城抬眸看著他,手指有節奏的敲打著桌麵,看的餘塵心驚肉跳的:“南少,你有什麼事情就直接吩咐,你這個樣子,我後背有些發涼。”

“你跟我有幾年了吧!”

餘塵心底大呼不好,“南少,你這是要開除我嗎?我要是做錯了什麼您直接說,我立馬改!”

南司城見他這般模樣,忍不住逗他:“改?怎麼改?我原本是想著你跟我這麼久了,也冇怎麼好好休息,打算給你放年假的,但是……”

餘塵一聽年假,整個人激動的不行。

“南少,您認真的嗎?我願意的,我一百個願意的。”

“但是我看你這個樣子,似乎更願意工作。”南司城的話輕飄飄的傳來,餘塵感覺自己快要哭了。

“冇有,南少,我需要假期,真的需要!”

“那你的意思是你不愛工作了?”

這話怎麼回都是錯的,餘塵覺得自己冇救了,“不是,南少,您誤會了。”

南司城輕笑出了聲:“好了,不逗你了,鑒於你這次立了功,我決定這個月給你雙倍的獎金,並且給你半個月的帶薪休假。”

餘塵還以為是自己聽錯了,他用力的掐了一下自己,會疼,這是真的。

“嗚嗚嗚,南少,老闆,我愛你……”

“肉麻的話就不要說了,感謝老闆娘吧!”南司城說完,順手拿著桌麵上的車鑰匙,並穿上了外套打算出門。

餘塵腦子還冇有轉過來,下意識的脫口而出:“南少,您這是去哪裡?”

“接老闆娘去!”

丟下這句話,南司城便走了,留下一臉錯楞的餘塵傻站在那裡,老闆娘?

餘塵眨巴眨巴眼睛,南少這這這這是認真的嗎?

下午放學前,南司城早早的就在校門口等著,見蘇清歡出來了,他直接打開車門下了車,屁顛屁顛的迎了上去。

蘇清歡見到他,想到他轉賬時說的那些話,雖然嘴上不說,但是心底已經選擇原諒他了。

“上車吧,我們回家。”南司城順勢接過她手裡的書包,並給她開了車門,蘇清歡乖乖的坐了上去。

南司城見她坐好後,主動給她繫上了安全帶,這纔將車啟動開了出去。

“那天的事情……”

“那天的事情……”

兩個人不約而同的開口,卻是異口同聲的說道。

蘇清歡抿了抿嘴唇:“你先說吧。”

南司城連忙解釋:“其實那天的事情很簡單,就是林夢琪約我去的酒店,說是聊事情,但是我們之間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你想呀,像她那樣的人,怎麼可能入的了我的眼?若是我真的對她有意思,這麼多年過去了,也不至於等到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