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清歡隻覺得南楚江幼稚的可愛,自己參不參加奧數比賽,丟不丟人跟他有什麼關係?

搞的像是丟了他的人一樣。

“你把習題還給我!”蘇清歡已經有些生氣了!

可南楚江這個二愣子哪裡管那麼多,一副氣死你的模樣:“我就不給!就不給!”

蘇清歡被他逗樂了,火也消了一大半!

想要玩是嗎?那就陪他好好玩一把。

“你就那麼肯定我是去丟人,萬一我得第一了呢!”蘇清歡這話一出,南楚江是真的冇有忍住,噗嗤一下笑了出來。

市區參加奧數的人都是什麼水平,他可是一清二楚。

那些人簡直天生就是為學習而生的一般,從小到大幾乎冇有片刻的停歇,纔有可能達到那樣的高度,而蘇清歡不過是一個鄉下來的土包子,碰巧運氣好拿了一個校級第一,還真的不知天高地厚了。

要知道,她跟那些天生為學習而生的人,差的可不止一星半點。

“蘇清歡,彆說你拿第一了,你就是能得獎,我南楚江的名字就倒著念。”

要知道,市區的奧數可不是一般人能得獎的,就蘇清歡這水平,一般隻有陪跑的命。

這一點,南楚江很自信。

蘇清歡:“哦,既然這樣,不如我們打個賭好了。”

說到打賭,南楚江有些猶豫了,他雖然嘴上這麼說,可心底還是虛的,萬一這蘇清歡運氣真的好到爆,拿了一個參與獎,自己不就虧大了嗎?

“先說好,你要是得參與獎那可不算,至少也得是一二三等獎吧。”南楚江補充了一句。

蘇清歡勾唇,莞爾一笑,像是洞穿了南楚江的猶豫。

“可以啊!那你敢打賭嗎?不會是敢說不敢賭吧!”

這話,南楚江可不樂意了:“賭就賭,有什麼不敢的。說吧賭什麼。”

眼見自己的激將法挺管用,蘇清歡眉間一挑:“要是我得了第一,從今以後你見到我都得繞道走,逢人就得叫老大。”

南楚江見蘇清歡這口氣挺狂啊!

原本還有些猶豫的他這下子可是一點猶豫都冇有了。“好,可以。我跟你賭,不過我得把醜話說在前麵,要是你輸了,就離開南家,滾回到你鄉下去。”

“好,可以。”

兩個人就這樣達成了共識,南楚江絲毫冇有意識到什麼,隻是覺得蘇清歡這次輸定了,等蘇清歡離開南家後,他就再也不用麵對這張醜不拉幾的臉,彆提多開心了。

一想到這,南楚江臉上的笑意那是怎麼都止不住,也不為難蘇清歡了,將手裡的練習冊還給了她。

還不忘拿出手機在微信群裡發了訊息。

【南楚江】:兄弟們,好訊息,蘇清歡那個醜八怪總算是要走了!!!普天同慶!!!

【南之延】:認真的嗎?

【南楚江】:相信我,這一天很快了,各位兄弟到時候彆忘了請我喝酒。

【南之延】:你這是英勇獻身,把她收了?

【南楚江】:呸呸呸,胡說什麼,我有那麼饑不擇食嘛,我這是用正義的力量讓她知難而退。

【南之延】:說來聽聽,啥正義的力量。

南楚江很是嘚瑟,把自己和蘇清歡打賭的事情一五一十擱群裡說了。

【南楚江】:兄弟們,你們就等著我拿回勝利的旗幟一起大肆慶祝吧。

南司城就感覺手機一直響個不停,他放下手裡的檔案,將手機螢幕點開,正好看到了南楚江發的這句話,隨即手指點開了群對話頁麵,翻了翻聊天記錄,最後手指停留在了頁麵上。

打賭?

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到結果的賭局,隻是莫名的,南司城竟然不太希望蘇清歡輸。

這場賭局,有意思了。

下午放學,是南之延來接的蘇清歡。

作為偶像本尊,南之延把自己包裹的很嚴實。

回去的路上,南之延一個冇忍住,問了一句:“你還真的跟南楚江那丫的打賭啊!”

蘇清歡並不意外南之延為何會知道這件事,隻是輕恩了一聲,算是迴應了他。

南之延見蘇清歡這麼淡定,倒是忍不住的提醒了她一句。

“不是我說,能參加那個奧數比賽的都是變.態,一個個的都非常人,要知道就大哥的水平,也才勉勉強強拿了一個一等獎……”

要知道,那可是南司城,他們幾兄弟眼底的神。

能拿第一,那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而蘇清歡和南司城那是完全冇有可比性,根本就不在一個檔次。

所以,南之延認為,蘇清歡和南楚江的賭約輸定了。

蘇清歡卻是聽到了他話裡的重點:“你是說,南司城也參加過奧數?”

南之延見蘇清歡對南司城的事情感興趣,下意識的說道:“你可不要打我大哥的主意,他根本不喜歡你這個類型。”

蘇清歡:???

真的是一臉懵逼,她有說她喜歡南司城嗎?不過是下意識,隨口一問而已。

“我大哥很厲害的,當年他參加奧數的時候,拿的可是全市第一名,他的滿分記錄至今為止都冇人打破。”

南之延很是自豪的說道,語氣難掩對南司城的佩服。

蘇清歡卻隻是哦了一聲,看不出來,南司城以前倒還是個學霸,不過這跟她有什麼關係?

……

自從和南楚江打賭了之後,蘇清歡每天都在認真的刷題。

在外人看來,蘇清歡這明顯的表麵功夫,隻是做做樣子,全然冇有人認為蘇清歡有這個實力可以在這次市奧數中獲獎。

“老大,最近在忙什麼?”蘇清歡正刷著題,就收到了夏天允的簡訊,她回了一兩個字:“刷題。”

夏天允一連發了好幾個悲允的表情“連老大這麼優秀的人都這麼努力,我還有什麼資格當鹹魚!不說了,我也要好好學習去了!不過老大,有件事忘了跟你說了,線上有人找你賽車,給的酬勞非常可觀,老大,你跑不?”

蘇清歡想也冇想就拒絕了,“回了吧,上次出麵賽車已經破例了。”

蘇清歡這話一出,夏天允麻溜閉嘴:“我知道了,老大,我這就回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