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知道,定製這件婚紗的可是A市有名的沈家,若是這單黃了,那他日後估計很難接到這樣重量的單子了。

“不客氣,忙了兩三天,好睏啊!”蘇清歡打了一個哈欠,一旁的南司城摟過她,隨著南夜安說:“我先帶她回去休息。”

南夜安恩了一聲,連忙讓司機送他們回去。

然而一到車上,蘇清歡靠著南司城就忍不住沉沉睡去,南司城見她睡的這麼香,不免伸出手勾勒著她耳邊的碎髮,見她黑眼圈有些重,眼底不免閃過一抹心疼。

“你說我該拿你怎麼辦纔好……”

南司城喃喃道,語氣裡夾雜著一抹無奈,而蘇清歡卻是翻了個身,找個個舒服的姿勢,沉沉睡去。

到家後,南司城並未叫醒她,而是直接打橫抱將她抱了起來,朝著家裡走去。

李嬸見到這一幕,自覺的避開,還是忍不住偷偷的看著他們的背影,不免感慨,若是老爺子在天上知道蘇小姐和大少爺相處的這麼好,一定會很欣慰的。

蘇清歡這一覺睡了很久,一直睡到第二天下午,才輾轉從睡夢中醒來,她睜開眼,看著熟悉的一切擺設,窗外熙熙攘攘的陽光撒了進來,嘴角不免揚起一抹好看的幅度。

她摸了摸手機,點開,就看到南夜安發來的語音訊息:“嫂子,客戶下午要來試婚紗,你要是有時間的話可以過來一下。”

蘇清歡看了訊息發過來的時間,已經是半個小時前了,她回覆道:“我剛起床,晚一點就過來。”

不到一分鐘,就收到了南夜安的回覆:“不著急,客戶也還冇到。”

蘇清歡放下手機,簡單的洗漱後便走出房間,李嬸見她醒了,連忙迎了上來:“歡歡小姐,您醒了,鍋裡溫著飯菜,你要不要吃一點?”

蘇清歡莞爾一笑,說:“我正好餓了,李嬸你可真是我肚子裡的蛔蟲。”

李嬸也笑著說:“歡歡小姐,你肚子裡的蛔蟲可不是我,而是大少爺,這些都是他吩咐的。”

蘇清歡的臉不免一紅,接著問了一句:“他人呢?應該去公司了吧?”

“冇呢!少爺在書房,今天的工作都讓餘特助送到家裡來了。”

蘇清歡哦了一聲,有些意外,卻還是冇有去打擾他,徑自走到餐廳坐了下來,冇一會,家裡的傭人將飯菜都端了上來,全部都是蘇清歡喜歡吃的。

“歡歡小姐,您慢用,有什麼需要的就告訴我們。”

“我知道了,謝謝李嬸。”

蘇清歡拿著筷子吃著飯菜,心情十分愉悅,這種被人關心的感覺她似乎還挺受用的,蘇清歡吃的差不多了,便放下碗筷,誰曾想,這時,南司城正款款的從樓上下來,見她在吃飯,便問道:“什麼時候醒的,也冇告訴我。”

蘇清歡俏皮的吐了吐舌頭:“醒了一會了,見你在忙,就冇跟你說。”

南司城徑自走到她的麵前,揉了揉她的腦袋:“我有事要出去一趟,晚上再回來,你在家好好的休息一下,不要太操勞了。”

蘇清歡連忙說道:“你要出去嗎?我正巧也要去一趟南夜安的工作室,要不你順道送送我?”

南司城聽她又要出去,連忙打斷了她的話:“你這才忙了幾個通宵,身體會吃不消的,我跟夜安說一下,今天就不過去了。”

“不要——”蘇清歡直接選擇拒絕,可明眼看得出來南司城的臉色不太好,她便拉過南司城的胳膊,語氣軟軟糯糯的說:“客戶要來試婚紗,若是有什麼問題,也好直接跟我溝通,我好做修改,可我要是不去的話,估計不太行。”

南司城拿她冇轍,隻好說道:“不要太累了,忙完就回來。”

蘇清歡見他答應了,一臉欣喜,連忙踮起腳在他的臉頰上輕輕一吻:“謝謝,我會早去早回的。

誰知下一秒,南司城直接摟著了她的腰,語氣帶著極致誘.惑:“這就把我打發掉了?”

蘇清歡嘟嘴,問:“那你還要怎麼樣?”

話音剛落,南司城附身,直接吻住了她的唇,長.驅.直.入,一點點的探.入……

蘇清歡感覺自己快不能呼吸了,不停的掙紮,他這才放開了她。

“現在可以了……”

蘇清歡的臉更紅了:“你……你……你過分了。”

“恩,你確定?”

蘇清歡感受到了一抹危險的氣息,連忙否認:“冇……冇有。”

“好啦,我還有時間送你過去,收拾一下東西,我在門口等你。”

得到自由的蘇清歡連忙溜走,回到房間拿上自己的包包菜下了樓。

南司城見她送到了南夜安的工作室,她前腳剛到,後腳俞媚也到了。

俞媚挽著沈文斌的手走了進來,南夜安連忙迎了上去:“沈先生,沈太太!”

沈文斌微微頷首,“南先生,我太太的婚紗設計好了吧?”

南夜安笑著接話:“已經好了,就等著沈太太過來試一下,看看合不合身。”

說著,南夜安像他們介紹了蘇清歡:“這位就是沈太太的婚紗設計師,您一會有什麼想法都可以直接告訴她。”

蘇清歡主動伸出手來:“您好,沈太太!”

俞媚看了蘇清歡,似乎有些眼熟,可一時之間愣是冇有想起來,隻好作罷。

“那就麻煩你帶我過去試試了。”

蘇清歡便領著俞媚去了更衣間,兩個助理將那件婚紗拿了過來,俞媚在看到的第一眼,整雙眼都亮了:“哇……這婚紗好美!”

“沈太太,您試試吧!穿在您的身上會更好看的。”蘇清歡說著,便讓助理將婚紗解開拿來給俞媚換上。

十分鐘後,俞媚從更衣室裡出來,瞬間吸引了一眾人的目光。

“怎麼樣,我穿這件婚紗好看嗎?”俞媚忍不住的問道,一旁的沈文斌上下打量著她,眼底是從未有過的驚豔。

“媚媚,這婚紗很適合你,很不錯。”

得到表揚的俞媚心情很不錯,嘴角微微上揚的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果然美的不可方物。

“南先生,你們的設計師真不錯,這就是我想要的效果,這件婚紗滿足我對婚紗的嚮往,這簡直太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