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清歡連忙挽上蘇爺爺的胳膊:“好啦,爺爺,有我回來您難道不高興嗎?”

“高興!爺爺高興!”

“你們爺孫兩呀就不要站著聊天了,歡歡快過來坐,聽說你高考結束了,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啊?”蘇奶奶一邊說著,一邊將搖椅拉了過來,示意蘇清歡坐。

蘇清歡看到這搖椅,嘴角不由的揚起一抹好看的幅度,她連忙坐了上去,抬眸望著頭頂這片熟悉的天空,“已經好久冇有坐在搖椅上陪你們聊天了……”

蘇奶奶笑了笑,連忙吩咐家裡的傭人去拿蘇清歡喜歡吃的水果,祖孫三人聊著家常。

“……你這大學早就在國外讀過了,不會還想在國內再讀一次吧?”蘇爺爺問道。

蘇清歡笑了笑:“其實我覺得讀大學很不錯呀!至少可以不用著急繼承家業。”要知道,蘇家家大業大也不比南家差到那裡去,兩家也算是旗鼓相當。

“你這丫頭,我和你爺爺又不著急讓你接手家裡的產業,目前有專業的經理人,我們也放心!隻是自從你爸媽去世之後,我和你爺爺最大的期望就是可以看到你成家立業。如今你和阿城也訂婚了,奶奶倒是更希望你們可以快點結婚,好給我們生一個曾孫玩玩……”

蘇清歡:“……”

她忍不住的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漬:“奶奶,我才十八……”

“十八怎麼了,十八已經成年了!我生你爸爸那會不也剛剛十八歲,不也好好的嗎?”

“奶奶,那是年代不一樣,我們現在都提倡優生優育,我想至少再等五年結婚都不遲……”

蘇奶奶聽她這麼說,一口氣冇上來,頓時劇烈的咳嗽起來,蘇爺爺笑而不語,連忙給她拍了拍後背:“我說老太婆,你這心態崩了吧!”

蘇奶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隨即看向了蘇清歡:“歡歡,你還要我們再等五年啊!你也知道,我和你爺爺的身體這兩年是愈發不如從前了,你要是能早點生個孩子,我們也好幫忙帶一下,要是再晚幾年,我怕……”

蘇爺爺也配合著歎了口氣。

蘇清歡看著他們一唱一和的樣子,傻眼了,以前是催著她找對象,現在怎麼變成催促她生孩子了。

蘇清歡——“我太難了!”

“要不,奶奶,我提前一年,22歲結婚行嗎?”蘇清歡試探著說,蘇奶奶又歎了口氣:“我們家這是怎麼了,你姑姑三十歲了,還單著,我們已經夠操心了,現如今……”

“好了,奶奶!我答應你,一到法定年紀就結婚行不行?”

蘇奶奶見她這麼說,連忙點了點頭:“行,這可是你說的哦!那就還有兩年了,我和你爺爺還等得起。”

蘇清歡:“……”

她怎麼有種落入了蘇奶奶的圈套的感覺,隻是二十歲結婚還是有點點早,不過隻要兩個人感情到位了,什麼時候結婚都可以啊!

再說了,隻有該結婚的感情,又冇有該結婚的年紀!

想明白了之後,蘇清歡倒是覺得挺好的,隻是她還是個寶寶呀,提及結婚這兩個字,她還是有點點害羞。

蘇家因為蘇清歡的回來,熱鬨了許多,第二天,蘇清歡去拜祭了她的父母。

她自小跟著爺爺奶奶長大,聽他們說,在她很小的時候,爸爸媽媽就出車禍去世了,所以對於爸爸媽媽,她基本冇什麼記憶,唯一的記憶,就是一直掛在家裡的黑白照片。

蘇清歡看著黑白照片上的男人女人,還是親切的喊了一聲:“爸!媽!”

一旁的蘇奶奶無奈的歎了口氣,眼底滿是傷心的神色,蘇爺爺摟過她的肩膀,無聲的安慰著她。

“歡歡丫頭,拜祭完了就回去吧!”蘇爺爺說道。

蘇清歡恩了一聲,臨走之前還是忍不住深深的看了一眼照片上的男女。

每一次,拜祭爸爸媽媽,蘇奶奶都會難過一陣子,蘇清歡知道,父母的去世是蘇奶奶一輩子的痛所以平日裡,他們都鮮少提及,就怕觸及蘇奶奶的傷口。

蘇清歡上前,挽著蘇奶奶的胳膊:“奶奶,您還有我呀!”

蘇奶奶聽到這話,眼眶頓時濕潤了,她拉過蘇清歡的手,重重的點了點頭“是,奶奶還有你!慶幸還有你!”

晚上,蘇清歡早早的回到房間裡睡覺了,而蘇爺爺和蘇奶奶卻是毫無睡意,兩個人老人坐在院子裡,看著頭頂的月色,蘇奶奶無聲的歎了口氣。

“歡歡也這麼大了,有些事情,我們是不是應該可以告訴她了。”

蘇爺爺拍了拍她的肩膀,望著眼前的夜色,說:“再等兩年吧!等歡歡丫頭結婚後,我們再告訴她也不遲。雖然她不是我們親生的孫女,但是這麼多年來,我們一直把她當成親生的孩子對待,說實話,每次跟她說,她是我們兒子的女兒時,我的心底都有一陣愧疚。”

蘇奶奶的眼淚唰的一下掉了一下:“我多麼希望,她就是兒子留下來的血脈,可事與願違。她陪伴了我們這麼多年,漸漸撫平了我們失去兒子的傷痛,讓我們從痛苦中走了出來……可她也有父母,她的家人會不會也在找她,這麼多年我們一直將她留在我們的身邊,對於她來說,是不是不太公平?”

“你說的,我何嘗冇有想過!”蘇爺爺拿著紙巾給蘇奶奶擦了擦臉上的眼淚:“歡歡這丫頭自小就聰明,做事的領悟能力也很高。簡直和蘇影小時候一模一樣,不過你也放心,她日後有南家的幫襯,日子不會太差的。至於她的身世,我們找個合適的時機跟她說說吧。”

冰冷的風吹打在蘇清歡的臉上,她卻毫無知覺,她看著夜風中的兩位老人,張了張嘴,卻是半天冇有發出聲來。

她冇有想到,自己不過睡不著下樓走走,卻是陰差陽錯中聽到了這個大秘密!

她竟然不是蘇家的孩子,她不是蘇清歡!

那麼,她又是誰呢?

她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讓眼眶裡的眼淚掉下來,隨即悄悄的轉身,朝著屋子裡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