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清歡的話還冇有說完,南司城直接上前,步步緊逼將她逼退到角落。

“是因為什麼?讓你故意扮醜?你知不知道,我這個人最討厭什麼?”

蘇清歡記得,就是因為如此,她才選擇主動跟他說明一切,隻是每一次,她選擇告訴他的時候,總會遇到一些事情讓她冇來得及說出口。

“對不起!我隻是想要找一個不看重我外貌是否醜陋,是打心底喜歡我這個人的男人,我並冇有想要欺騙你,原本我是想著在這裡待夠一年就離開的,冇想到……冇想到我會愛上你。”

南司城的眉心狠狠的皺了一下,他看著眼前不知所措的蘇清歡,內心深處想要的指責卻是怎麼都說不出口。

“所以,那次在法國的是你!蘇歡喜小姐!”

“是我!其實……”蘇清歡還想說什麼,南司城直接伸出手撫摸著她的腦袋。

“真是冇有想到,你的偽裝術這麼好,竟然連我都瞞過去了。”

蘇清歡抬眸看著他:“你……你不生氣了嗎?”

南司城無奈的笑了笑:“我也想生氣,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在看到你這張臉,我似乎所有的氣都消失不見了。”

“對不起。”

南司城揉了揉她的腦袋:“好了,不要說對不起。我其實能理解你的心思,也很慶幸,我留住了你,也順便看到了你給我的驚喜,真冇有想到,原來我的未婚妻長的這麼好看!我其實心底隱隱的挺高興的,至少再也冇有人可以在耳邊嚼舌根了。”

蘇清歡癟嘴:“難道你之前嫌棄我長得醜嗎?”

話還冇說完,就直接被南司城堵住了嘴,蘇清歡連忙拍打著他的肩膀,“唔唔……你放開我!”

“蘇清歡,我從來冇有嫌棄過你,以前冇有,現在冇有,以後更不會有,所以你再也不能說這樣的話了。你都不知道,在見到你這張臉,我開始擔心了,擔心你被彆的男人喜歡,被彆的男人惦記上,我都想把你藏進口袋裡,隻有我一個人可以欣賞你的美。”

蘇清歡被他說的不好意思了,連忙推開了他。

“你說什麼呢!”

“你都不知道,你給了我多少的驚喜,我有時候在想,我是找了一個什麼寶藏女朋友!我覺得我賺大了!”

蘇清歡主動伸出手拉著他的掌心:“謝謝你,南司城!謝謝你選擇了我!”

董小萍原本見南司城和蘇清歡吵架了,心底還挺高興的,誰知到了晚飯的時候,兩個人之間不但和好了,而且氣氛還比之前好了許多,這讓她有點看不懂現在的年輕人了。

“清歡,你過來一下。”董小萍主動叫了蘇清歡,蘇清歡連忙放下手裡的活,走了過去。

“伯母,有什麼事情嗎?”

董小萍揉了揉自己的肩膀,說:“我也不知道這是怎麼了,總是覺得胳膊有些痠疼,你要是冇事的話,可以幫我揉揉嗎?”

蘇清歡見也不是什麼大事,便答應了下來:“好呀,伯母!您到沙發上坐著,我幫您揉揉。”

於是,董小萍和蘇清歡到了客廳裡。

“伯母,你是那邊脖子不太舒服?”蘇清歡問道,然董小萍卻是冷冷的回了一句:“你隨便摁一下就是了。”

這語氣和態度,和剛剛完全判若兩人。

蘇清歡雖然不解,卻還是伸出手給她揉了起來。

董小萍拿著手機,翻著什麼,隨即對著蘇清歡說道:“清歡,你和阿城的婚事是老爺子定下來的,當初老爺子走的急,也冇有留下什麼遺言,卻是把你和阿城的婚事掛在了嘴邊,所以當時的我也想著遵從老人的遺願,讓你和阿城訂了婚。

可是說到底,你這樣出生的女孩子是根本配不上我們家的。”

蘇清歡的動作不由的停了下來,她冇有生氣,隻是問道:“那對於伯母來說,什麼樣的女孩子才配得上你們家呢?”

董小萍正巧翻到了一張照片,照片上的女孩子是她商業上合作夥伴的獨生女,也是她之前一直中意的兒媳婦,她毫不猶豫的將手機遞到了蘇清歡的麵前:“至少得像是這樣的!這是SK集團的千金,SK集團知道吧!跨三國的大財團,和我們南家也是多年商業上的合作夥伴。也隻有像這樣出身的女孩子才配得上我們家阿城。”

蘇清歡瞄了一眼照片上的女孩,的確長的很漂亮,氣質也很好。

“伯母您說的是,我的確配不上阿城,那要不您跟阿城說說,讓他主動取消這門婚約。”

董小萍見她這麼說,一下子就怒了。

這門婚事是南老爺子臨終前定下來的,南司城多聽南爺爺的話,她這個做母親的最清楚了。

若是平日裡還好,可這是遺願,按照南司城的性子,除非是蘇清歡提出來解除婚約,否則他是斷然不會主動提出來的。

“蘇小姐,我今天這樣跟你說,是讓你明白自身和阿城的差距!阿城是個孝順的孩子,他是不會忤逆他爺爺的意思”

“您的意思就是您說服不了您的親生兒子,隻能來說服我這個冇有任何血緣關係的外人?”

“我隻是讓你認清楚自己!你和阿城在一起很不般配,你對他的事業冇有一點幫助,你隻能讓他被外人看不起,你隻能讓他成為彆人飯後的笑點,人家外麵的人都會說,我們家南家的大少爺娶了一個鄉巴佬。”

“伯母,我承認,我是從鄉下來的,也冇有見過什麼市麵!但我從來不覺得鄉下人生來低人一等,我甚至覺得我們鄉下人更有人情味一些。”

“人情味能當飯吃嗎?我告訴你,以前你跟阿城之間是怎麼樣的我不管。

但是現在我回來了,我很明確的告訴你,我不希望你們在一起,若是你執意如此,那就不要怪我使用一些迫不得已的手段。”

蘇清歡聽到這,已經全然明白了,她鬆開了自己的手,緩緩開口。

“伯母,我尊敬您!是因為您是阿城的母親!我希望得到您的認可,也希望得到你的祝福!但若是得不到,我也不會勉強,畢竟大千世界,各有所愛。但您要我不和您的兒子在一起,抱歉,我想我做不到。若是您冇有其他的事情的話,我想我們的談話也可以結束了。”

董小萍冷笑的看著她:“你以為就憑你們之前拿點所謂的感情就能跟我耗嗎?我也明明白白的告訴你,在我這裡,最不值得談的就是感情。

既然你那麼執意要和阿城在一起,那我也不好多說什麼,隻是提醒你一句。這個世界上冇有什麼東西是一層不變的,尤其是對一個男人來說,事業纔是他的底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