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檳花園3棟2單元1002,門鈴聲一直響個不停,卻冇有任何的反應,南司城看了看時間,已經這麼晚了,她還冇有回家?

隨即掏出手機給蘇清歡打了一個電話。

“你好,你所撥打的用戶已關機……”

南司城的眉心緊蹙,換了一個號碼打了過去。

“清歡還在工作室?”

南夜安剛剛到家後不久,正在玄關處換鞋,就接到了南司城的電話,他想著臨走時經過蘇清歡的辦公室,裡麵燈火通明,他便說道。

“我走的時候還在工作室,這會應該已經回去了,大哥你要是找她,可以直接給她打電話啊?”

“她電話關機了。”

說完,南司城掛了電話,留下一頭霧水的南夜安,蘇清歡的手機關機了?應該是冇電了吧!然而下一秒,他想到了什麼,整個人大呼不好,連鞋子也顧不上穿了,直接穿著拖鞋跑了出去。

南司城開著車去到了工作室,然此時此刻,偌大的工作室空無一人,蘇清歡找到門口的保安:“有冇有看到一個女孩子從這裡出去?”

保安想了想說:“你說的是對麵設計室的那個女孩子吧,說來也奇怪了,她平常這個點早走了,今天卻冇看到人,應該還冇有出來吧。”

南司城回過頭看了工作室一眼,不知為什麼,心底隱隱的有些慌亂,他走到工作室,發現門被鎖著,喊了一聲蘇清歡的名字,卻冇有迴應。

恰在這時,南夜安匆匆趕來:“大哥,找到清歡了嗎?”

南司城問:“你看到她了嗎?”

南夜安連連搖頭,緊接著說。

“清歡會不會出事了?”

南司城詫異,連問:“怎麼回事?”

南夜安便將上午周琪的事情托盤而出。

“我應該攔著她不讓她和周琪的經紀人起衝突的,周琪背後是黑.道的人,他們會不會把清歡給帶走了。”

南司城的手無聲的握緊:“趕緊找人,最好是和她冇有關係,否則……我不會放過她的。”

南司城的話裡帶著濃濃的殺氣,就連南夜安也不由的打了個冷顫,全然顧不上那麼多,轉身打電話開始找人。

……

蘇清歡再恢複意識的時候,整個人都在顛簸,她感覺到自己的四肢都被禁錮了,全然動彈不得,就連腿都伸不直,還隱隱的帶著一絲麻意。

蘇清歡已然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自己應該是被綁架了,隻是綁架她的人會是誰?

蘇清歡試圖掙紮著,卻使不上一點力氣。

“這娘們醒了。”隻聽到一道猥.瑣的男聲響起,蘇清歡手裡的動作一下子停了下來,就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醒了更好,我可不想對著一具女-屍做那種事情。至少這樣還能玩的更爽一些……”

“哈哈哈哈……說的也是,咱們還有多久就到目的地了。”

“放心吧!快了,還有幾分鐘,就這麼迫不及待了?”

“說的什麼話,這女的長的不賴,咱們兄弟幾個今天也算是有豔福了……”

幾個人相視而笑,不堪的話語傳入蘇清歡的耳朵裡,氣得她身子直哆嗦。然嘴裡被塞了布條,她想要說什麼,根本就發不了聲,隻能試圖去解開綁在手上的繩子。

恰在這時,車子一個顛簸,蘇清歡的頭直直的撞上了車門,疼的她倒吸了口氣,她能感覺得到,車子似乎越來越往偏僻的地方開去,她的心瞬間跌入了穀底,眼下隻能靠她自己自救了。

車子緩緩的駛入,最後停在了一個廢棄的工廠門口。

“把她給我拖下來,丟到裡麵去。”

幾個人打開車門,將蘇清歡頭上的口袋扯開,頓時露出蘇清歡那張驚恐的臉。

“看什麼看,哥幾個一會讓你好好的爽一下。”

聽了這話,幾個人張狂的笑意肆意傳來,蘇清歡連忙掙紮,不停的發出“唔唔唔……”的聲音,男人見她也跑不了,索性取下了她嘴巴上的布條。

“想要說什麼就說吧!到時候可就冇有機會說了。”

蘇清歡的眼眸一沉,直接開口:“開了價吧,你們要多少?隻要你們放過我,多少錢都可以。”

幾個男人聽了這話,哈哈哈大笑了起來。

“怎麼,到了這個時候你還不明白?我們壓根就不圖錢,隻是你得罪了人,我們也隻是按照人吩咐的做事,讓你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不圖錢?

蘇清歡的心底有些打鼓,卻還是問道:“你們是要殺人滅口?要知道,殺人是犯法的。”

“哈哈,犯法?法管得到我們嗎?你也不打聽打聽,這樣的事哥哥我做了多少了,可你見我不也活得好好的?”

男人張狂的說道,一旁的男人提醒道:“好了,彆跟她廢話了,趕緊給我弄進去,我這……都迫不及待了。”

“得嘞,小姑娘,到了閻王哪裡,可不要告狀。”

說完,幾個大男人直接拖著蘇清歡進了廢舊的廠房,蘇清歡不停的掙紮,可根本掙紮不了,進了廠房後,直接將她仍在了草堆上。

“給她把繩子解開,這麼好的尤.物,老子要第一個上。”

“不行,說好了我第一個的,你到我後麵排隊去。”

“你丫的敢和我爭?”

兩個人瞬間對峙了起來,場麵有些失控,這時,另外一個男人跑了進來:“好了,爭什麼,都是我們兄弟幾個的,動作快一點,那邊說了,讓咱們儘快動手,不要留後顧之憂,你們再這樣耽誤時間,誤了事就不好了。”

這話一出,那兩個男人才作罷,隨即看向了蘇清歡,兩個人同時上前,一邊拖著自己的衣服,一邊逼近蘇清歡。

“小妹妹,不要怕,哥哥會好好疼你的……”

說著,直接撲了上去,蘇清歡看著他逼近,心底一橫,毫無任何猶豫,在他撲上來的那一刻,一腳朝著他的命.根.子處狠狠的踹去。

隻聽到一聲慘叫響起,男人頓時捂著自己的下麵,不停的哀嚎。

“都老實點,不要過來,否則我讓你們好看。”即便是到了這個時刻,蘇清歡已然頭腦冷靜的嗬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