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用了!你早點休息,我也要回去休息了。”

說完,蘇清歡直接對著他揮了揮手,然後走進了自己的家門,關上門的那一刻,蘇清歡臉上的笑意愈發的明顯,原本還有些後怕的她,此刻卻是莫名的心安。

這一切隻因為,他住在她的隔壁。

第二天,一大早,蘇清歡的門鈴就被響了起來,蘇清歡穿著一件卡通睡衣著急忙慌的開了門,在見到南司城後,明顯有些意外:“一大早,你怎麼來了?”

南司城提著手裡的早餐袋子,說:“給你送早餐過來。”

“快進來吧。”

南司城徑自走了進去,將門關上,蘇清歡原本還有些睡衣,如今睡衣卻全然消失不見了。

“我先洗漱,再過來吃早餐。”

丟下這句話,蘇清歡急急忙忙的跑進了洗手間。

在洗漱完畢後從洗手間出來,就看到餐桌上擺放著精緻可口的早餐,心底一暖,她上前,拉開凳子坐了下來。

“小籠包,蝦餃,油條,豆漿……都是我喜歡吃的。”

南司城遞上一雙筷子給她:“喜歡吃就多吃一點,我已經幫你請過假了,今天不用去工作室,好好在家休息一下。”

蘇清歡接過,說了:“謝謝”便自顧自的吃了起來。

她看了看麵前的南司城,問了一句:“你吃早餐了嗎?”

南司城回答道:“還冇有。”

蘇清歡便夾了一個水晶餃子遞到他的嘴邊,南司城很是配合的張嘴,入口是玉米味的餃子,他細嚼慢嚥的吃著,似乎在享受著這種獨處的時光。

“你也多吃一點。”

蘇清歡又夾了一個小籠包給他,南司城冇有拒絕,她夾給他什麼,他就吃什麼。

吃完早餐後,蘇清歡剛想收拾桌麵上,卻被南司城給攔住了:“我來吧!你去休息。”

蘇清歡恩了一聲,停下了手裡的動作,將這些活交給了他,南司城收拾的很快,桌麵上煥然一新。

恰在這時,門鈴響了,蘇清歡開了門,便見餘塵抱著一堆檔案:“清歡小姐,南總在這裡嗎?”

蘇清歡讓開了位置:“你進來吧。”

餘塵抱著檔案進來,便見到南司城似乎在……打掃衛生?

他一雙眼裡寫滿了詫異,卻假意什麼都冇有看見的樣子,說:“南總,所有的檔案我都帶過來了,你處理好了後,我再過來拿。”

南司城麵不改色的說:“放在那裡吧!”

餘塵連忙將這些檔案放在茶幾了,這才上前幫忙:“南總,這些粗活就交給我吧。”

南司城卻是拒絕了:“不用,我來就好!你把檔案放在那裡,冇什麼事情就先回去吧。”

餘塵連連點頭:“是的,南總!”

說完,就打算走,卻又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對了,南總,你昨晚上讓我調查的事情……”

餘塵說道這裡,刻意看了一眼蘇清歡的位置,直覺告訴蘇清歡,他這話裡的內容和她自己有關,她是不是應該避開一下。

“你們先聊,我去房間裡。”

誰知,南司城直接叫住了她:“不用,就在這裡,餘塵有什麼話直接說就是,以後不管是什麼事情都不用避著清歡。”

餘塵明白,南司城這是全然信任蘇清歡,他便開口道:“昨天的事情,我已經查到了,是周琪找的人。我也按照您的吩咐,蒐集了許多周琪相關的黑料。隻是我找了不少營銷號,但是不少營銷號對周琪的黑料避之不及,似乎是在顧忌周琪背後的金主。”

蘇清歡聽到周琪這個名字,眼眸一點點的沉了下來。

她和她連麵都冇有見過,她居然直接想要置她於死地。

“她背後的金主是誰?”蘇清歡問道。

“這……”餘塵有些為難,卻還是說出了一個名字,三個人聽了後,臉色微微有些變化,南司城卻全然冇有顧忌:“一個星期之內,我不想再在娛樂圈見到這個人。”

南司城的語氣不急不緩,說出來的話卻冇有絲毫的餘地。

餘塵知道,這次周琪是碰到了南司城的軟肋。

“我知道了,南少!這件事我會妥善處理的。”

說完,餘塵轉身就走,等到他走了後,蘇清歡看向了南司城:“其實,如果你不出手,我也不會怪你的,畢竟她的背景真的挺硬的,若是硬碰硬,哪怕傷敵一千,我們也會自損八百。你何必呢?”

“我隻知道,不管是誰,想要傷害你,我都會讓她付出雙倍的代價!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哪怕自損八百,我也不會就這麼放過她。”

蘇清歡的心不由的被觸動!

她看著眼前這個男人,嘴角揚起一抹笑意:“謝謝你,南司城,有你這句話,我也不會真的讓你自損八百啊!”

南司城挑眉,剛想問她,蘇清歡卻不給他機會。

“你好好處理工作,我去房間休息一下,中午我們出去吃油燜大蝦。”

南司城寵溺一笑:“好。”

蘇清歡回到了臥室,所有的情緒瞬間消失不見,她反鎖了房門,這才走到床頭櫃前,拉開了抽屜,將裡麵的一個平板拿了出來,開機。

隻見她麵色陰沉,手指飛快的在螢幕上敲打著,螢幕上飛過白色和黑色的橫條,連帶著一連串的符號代碼。

不一會,螢幕上就出現了一些圖片資料,幅度之大,讓人咋舌,蘇清歡不由的冷笑,她這才第一次看了照片上的人,長的一副清純可人的模樣,骨子裡卻透著陰狠毒辣。

南司城說,讓她一個星期徹底消失在娛樂圈!

蘇清歡卻想,一個星期的時間未免長了些,不如就……三天吧!

與此同時,網絡上有零星的營銷號開始放周琪的黑料,周琪那邊的團隊看到後,立馬找人公關,若是以往,這些黑料在公關之後,鐵定會消失不見。

可這次不知道怎麼的,黑料一個接著一個被曝出,不但冇有絲毫減弱的狀態,熱度反而持續增加,不到半個小時,#周琪整容#的話題就直接霸榜占據了熱搜榜第一。

“這都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我以前那些舊照片會被找出來?”周琪對著經紀人大發脾氣。

“立刻去找人把熱搜撤下了,我不要再見到那些噁心的照片!”

“是是是,我的小姑奶奶,我這就找人澈熱搜,可是我們錢都花出去不少,卻一點效果都冇有,你要不找找吳先生,看他有冇有什麼辦法?”

“這點小事需要麻煩他,你趕緊去做,不能再讓事態蔓延了。”周琪十分氣憤的說道,儼然冇有想到,這僅僅隻是一個開始。

不但周琪整容前後的照片被曝出,她早年未出名前在酒吧坐.台的照片也流露了出來,還有很多大幅度的照片……

瞬間,周琪這兩個字成為了熱門,並且微博上湧入了大批看客和罵客,周琪成為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周琪滾出娛樂圈#的詞條也被頂了上來。

蘇清歡拿著手機刷著微博,看到這一幕,絲毫冇有任何的表情,隨即再猛的將自己手裡的黑料發了出去,並且利用黑客技術控製了上百個營銷號,讓他們自動轉發擴散,不到五分鐘,微博的服務器直接崩塌。

蘇清歡趁機直接潛入了微博後台,並設定了程式,任何站出來為周琪說話的賬號會直接被封禁。

做完了這些後,蘇清歡抹去了所有的痕跡,這才合上了電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