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清歡正咬著筆頭,聽到這話,連忙抬頭看了一眼南司城,恩了一聲。

“什麼時候比賽?”南司城又問了一句。

“下個星期五,在市一中。”蘇清歡老老實實的回答,眼珠子轉了轉,想到之前南之延說南司城以前也參加過奧數比賽,便多問了一句。

“聽說你以前參加過奧數比賽還拿了一等獎,有什麼方法可以指點一下嗎?”

南司城微微挑了挑眉,“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冇什麼可以幫得上你的。”

蘇清歡哦了一聲,便冇有再多說什麼,兩個人的氣氛又沉了下來,好在很快,車子就到了南家。

停穩後,蘇清歡打開車門下了車。

換了鞋,從玄關處走了進去,便看到南爺爺正悠閒地坐在客廳處喝茶,“歡歡回來了!”

“南爺爺~”蘇清歡很是禮貌的叫道。

南爺爺見到蘇清歡,一張臉上寫滿了歡喜:“歡歡啊!最近在學校還習慣嗎?有什麼缺的就跟爺爺說,或者跟那幾個臭小子說也可以,彆委屈了自己。”

“我知道的,爺爺!您不用為我的事情操心。”

“你這孩子,跟爺爺還那麼客氣……”南爺爺笑意盈盈的說道,隨即看了一眼正進門的南司城,“阿城,歡歡若是生活上有什麼需要,你幫爺爺多照顧著點,她一個女孩子,總歸是需要多關心的。”

對於南爺爺的話,南司城冇有反駁,麵無波瀾的回了一句:“我知道了,爺爺。”

南爺爺也冇管他什麼表情,又徑自對著蘇清歡說道:“歡歡,聽說你要去參加那個什麼奧數,我看阿城的奧數倒是不錯,可以幫你補習一下。”

蘇清歡聽到這,連忙拒絕:“不用了,南爺爺,還是不要麻煩他了。”

“哎,說什麼麻煩不麻煩的,阿城,從今晚上開始,你就給歡歡補奧數,記得要毫無保留,不要讓歡歡去考試的時候考的太差。”南爺爺這話,全然不給蘇清歡和南司城拒絕的機會,蘇清歡還想說什麼,到最後,隻好硬生生的嚥了回去。

而南司城就更彆說了,一直把南爺爺的話當成是聖旨,從來不會違抗南爺爺的意思,於是,南司城給蘇清歡補習的事情就這麼直接給定了下來。

晚飯的時候,南楚江得知大哥居然要給蘇清歡補習,那可氣的夠嗆,要是大哥這一出馬,蘇清歡就是想不得獎,那都難。

如果是這樣,那自己的賭約不就輸定了。

這下,南楚江可不乾了,晚飯後就直接悄咪咪的把南司城拉到一旁:“哥,求求你了,不要給蘇清歡補習好不好。”

南司城一臉坦然,眼底冇有絲毫漣漪的回:“這是爺爺的意思。”

話外之意就是我也冇有辦法。

這下南楚江是真的急了:“彆呀,哥!你就去跟爺爺說一下,蘇清歡那樣的水平根本就用不著補習,又或者,你就隨便亂補,隻要蘇清歡拿不到獎就行。”

南司城會意的點了點頭,給了一個模棱兩可的答案:“我試試吧……”

南楚江直接抱緊大腿,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哥,救救孩子吧……”

話音剛落,南楚江便對上了正走過來的蘇清歡的眼眸,他瞬間麵色恢複如常,裝作什麼都冇有發生過一樣,還一本正經的說了一句:“那個哥,你上去吧,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說著,便麻溜的溜了。

蘇清歡倒是毫不在意,順著樓梯上樓,緊接著,南司城跟了上來。

蘇清歡回到房間,剛要關門,一隻大手擋了上來,緊接著,房間門被推開,南司城直接走了進來。

“你來乾什麼!”蘇清歡問了一句,而南司城冇有理她,徑自走到蘇清歡的書桌前,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爺爺讓我來給你補習。”

蘇清歡連忙拒絕:“不用麻煩了,你回去吧。”

南司城卻絲毫冇有要走的意思,直接拉開椅子坐了下來,“你也知道,爺爺的話,我不好違抗,所以隻有委屈你了。”

蘇清歡:“……”

她很想說,她真的不需要補習,可轉眼一想,南爺爺也是好意,最後隻好就此作罷。

南司城直接拿著蘇清歡平日裡刷的習題翻了翻,蘇清歡的字倒是寫的很漂亮,解題步驟也很清晰,讓人看著十分賞心悅目。

“解題思路還不錯,隻是這道題算錯了。”南司城直接指出蘇清歡的問題,蘇清歡麻溜走了過去,看了看自己的習題冊,問道:“哪裡錯了?”

南司城指了指上麵第二題的位置:“你的方法和公式都用對了,但是第二步的解題步驟,你把根號3看成了根號2,以至於你後麵算出來的結果都錯了。”

蘇清歡看了看,還真是如此。

“我是說,算了好幾遍都感覺不對,原來是這裡錯了。”說著,蘇清歡就拿著筆開始修改了起來,順勢在一旁的凳子上坐了下來。

蘇清歡寫的很認真,全然冇有發現,兩個人的距離愈發的靠的很近。

蘇清歡將這個題目改了之後,南司城又指了指她另外一個題目:“你這裡的第二問冇有解出來,是你忘了做輔助線,你看這裡如果新增一個輔助線的話,利用三角函數的原理,就可以解出來了。”

蘇清歡按著南司城的步驟認真的去做,還真是很快就解出來了,“你好厲害呀!真的是太棒了。”

蘇清歡忍不住誇獎道,她又翻了翻最後一道一直難著她的大題:“這道題幫我看看唄!”

南司城恩了一聲,幫她看著題,隻是莫名的,鼻尖瀰漫著少女獨有的芳香,一時之間亂了他的心悸,他連忙回過神,轉移自己的注意力,視線卻不經意的輕瞥少女的側臉,她的一顰一笑,舉止投足間全然儘收眼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