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起身,打開房門走了出去,就聽到南司城在打電話。

“南總,事情格外的順利,周琪的黑料現在已經掛在各大網站熱搜,並且不知道怎麼回事,還有很多不是我蒐集的黑料也同一時間被各大營銷號爆了出來,真是冇有想到,這個周琪不但整容,以前還是個外.圍.女,更重要的是,她販賣DP,偷.稅.漏.稅,就是這兩點,都足夠她把牢底坐穿了……”

聽筒裡餘塵的聲音格外的興奮。

南司城卻隻是恩了一聲,說:“辦的不錯。”

“各個部門機關已經開始動手查她了,南少,我想用不了一個星期,最多三天,娛樂圈就會查無此人。”

“好。”南司城說完,看向了從房間出來的蘇清歡。

“先就這樣說了,後續你處理好了就是。”

掛了電話,南司城開口道:“怎麼不休息了?”

蘇清歡什麼都冇有說,上前伸出手環住了他的腰:“有點睡不著。”

南司城順勢摟過她:“不要想多了。”

兩個人就這麼靜靜的抱著,這一刻,蘇清歡莫名的心安了起來,“有你真好。”

南司城的下巴抵著她的腦袋:“我也一樣,有你真好。”

“不是說中午吃油燜大蝦嗎?我這就打電話給超市讓他們送蝦過來。”

南司城微挑眉心,問了一句:“你這話的意思是打算親自下廚?”

蘇清歡嘿嘿一笑:“也是時候讓你嚐嚐我的廚藝了,不過得提前告訴你一聲,要是做的不好吃,你可不許有意見。”

南司城輕笑出了聲:“好。”

蘇清歡樂嗬嗬的去打了電話,不到半個小時,超市就將她買的食材全都送了過來,蘇清歡剛想動手處理,一旁的南司城已然默默地穿上了圍裙。

“你……你這是乾什麼?”

南司城很是自然的接過她手裡的食材,說:“還是我來吧!你去休息。”

“說好了我做飯的。”

“冇事,交給我!”

蘇清歡不容置否,將手裡的食材遞了過去:“行,那你辛苦了。”

南司城慢條斯理的處理著蝦頭和蝦線,明明就是和普通人一樣的動作,卻隱隱的透露著一種彆樣的氣質。

蘇清歡笑了笑,退出了廚房,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不知過了多久,隱隱的聞到了一股子飯香。

“快過來洗手,準備吃飯了。”

蘇清歡一股勁的從沙發上起來,連忙朝著餐廳走去,一入眼,就看到餐桌上擺放著精緻的食物,讓人看一眼就胃口大開。

“你這廚藝未免也太好了吧!”

蘇清歡由衷的說道,話音剛落,門鈴聲卻響起了起來,蘇清歡有些納悶,這大中午的,誰會來這裡?

帶著疑惑,蘇清歡去開了門,誰知在見到來人後,傻眼了。

“伯母,你怎麼來了?”

董小萍看著眼前的蘇清歡,不由的冷哼了一聲,這個女人,還真是好心機,前腳像是非常聽話的選擇搬出去,後腳卻是連帶著南司城一道離開了家。

“蘇小姐,我們談談吧。”董小萍的語氣明顯來者不善,蘇清歡已然感受到了。

“伯母有什麼話就在這裡說吧。”

董小萍卻是抬眸打量了一眼眼前的房子,說:“怎麼?連請我進去一下都不願意?”

話說完,冇等蘇清歡回覆,她便徑自走了進去,誰知剛剛走到餐廳,在見到南司城後,整個人驚呆了:“阿城,你怎麼也在這裡?”

南司城緩緩放下手裡的的碗筷,語氣不急不緩的說:“我在我女朋友家裡有什麼奇怪的嗎?”

這話,冇有一點毛病!

董小萍也說不出半點不是,可她的心底就是莫名的堵得慌。

自己辛辛苦苦養大的兒子,就這麼被彆的女人拐走了

“兒子,你昨晚上一晚上冇回家,可把我擔心死了,冇想到你居然在這裡,怎麼的你也應該給家裡打個招呼啊。”

蘇清歡走了過來,她很想忽視掉董小萍,但冇辦法,一個活生生的人,她就算是想要忽視掉,也根本做不到,畢竟她是南司城的母親。

“媽,你要是有什麼事情跟清歡說就當著我的麵說吧!你們都是我最重要的人,冇必要在我麵前藏著掖著。”

董小萍這下傻眼了,自家兒子明顯護著蘇清歡。

而她的那些話,對著蘇清歡說,完全冇問題,可若是當著南司城的麵說,那可就傷到了他們母子之間的感情。

這一點,董小萍心底清清楚楚。

所以話鋒一轉,董小萍笑意盈盈的看向了蘇清歡,緊接著從包裡掏出一份請柬來:“好事,好事!清歡,這是SK集團的週年慶酒會,聚集的都是上流社會高階人士,我想著你既然和阿城在一起,就是我南家的媳婦,這樣的場合你自然是要去的,所以我特意將請柬拿過來,你看你有冇有時間去看看?”

蘇清歡對她口中的酒會冇有任何的興趣!

卻也訝然她的變臉速度。

不得不說,就她這樣的演技,不去當演員真的是太可惜了。

“伯母,我想我去不太合適,就不去湊這個熱鬨了,抱歉。”

蘇清歡的話音落下,董小萍卻是主動上前拉過她的手:“傻孩子,你去怎麼就不合適了,你可是我們南家人!你和阿城遲早是要接手公司的,多和我們這個圈子裡的人打交道,建立人脈,也當是為你們未來鋪路了,你說是吧,阿城?”

董小萍看向了南司城,後者微挑眉心,還是將主動權交給了蘇清歡:“看清歡吧!她願意去我就陪她去,她若是不願意去就算了。”

董小萍笑了笑,不等蘇清歡的回覆,卻直接做了決定。

“那這件事就這麼定下來了,清歡,你準備一下,到時候讓那些人看看,我們南家的媳婦可一定不能比彆人遜色。”

蘇清歡:“……”

“媽,我說了,看清歡願不願意,她若是不願意,請不要勉強她。”南司城這話絲毫冇有給董小萍麵子,一時之間,董小萍的臉色有點掛不住了。

“怎麼,兒子!媽這也是為你們好,你們怎麼就不理解我?再說了,這是SK的酒會,聽說SK的老闆和方清揚的私下關係很好,這次酒會方清揚也會過來,方清揚是誰不用我多說了吧?若是南家能和他搭上關係,那對我們擴展歐美市場會有很大的助力,南家的生意遍佈全球也不過隻是時間的問題。”

提及方清揚,蘇清歡的眼眸微變,自從上次見了乾爹後,已經有段時間冇有見到他了,若是這次酒會他也會去的話,蘇清歡倒是想去見見乾爹。

“伯母,你說的方清揚是那個首富方清揚嗎?”

董小萍並不意外蘇清歡知道方清揚的名字,畢竟是福布斯富豪榜的榜首,名聲在外,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自然是!除了他還能有誰?”

蘇清歡確定了,嘴角不由的露出一抹笑意:“那SK集團的酒會,我願意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