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了這話,董小萍的眼底滿是鄙夷,果然是鄉下來的土包子,就想著攀龍附鳳,一聽到能夠搭上世界首富這點關係,就主動往前湊,這臉皮倒是真的挺厚的。

董小萍嗬嗬一笑:“行,那到時候你跟阿城一起過去。”

等到董小萍走了之後,南司城這纔看向了蘇清歡,問:“你不是對這個酒會不感興趣,怎麼突然想去了?”

蘇清歡如實說道:“伯母剛剛不是說了,我乾爹也會去呀!我已經很久冇見到乾爹了,所以想去看看乾爹啊!”

南司城已然想到剛剛董小萍說的話,若是她知道,自己嘴裡一直想要高攀的對象方清揚就是蘇清歡的乾爹,她的表情會怎麼樣?

南司城想,那一定很精彩!

不過他不打算告訴董小萍真相,他想讓他的母親真正認識到自己對蘇清歡的偏見,並且打心底的接納她。

“那我陪你一起去。”

蘇清歡連連點頭:“好啊!”

……

SK集團的年度酒會,在簡家名下的一座莊園裡舉辦。

這場酒會,聚集了A市百分之九十的商業名流,凡是能接到邀請的,無不攜家眷親臨,可見簡家在A市的商業地位不凡。

“南夫人,南公子……”簡濱一見到董小萍和南司城就主動上前打著招呼,作為主人,他全然忽視了一旁的蘇清歡,熱絡的和董小萍攀談著。

董小萍很享受這種被人重視的感覺,一臉傲然,嘴角擒著淺笑,儼然一副富家太太的模樣,一旁的南司城主動摟過蘇清歡的腰,兩個人緊挨在一起,十分的親密。

簡濱見此,這才注意到旁邊的蘇清歡,開口問了一句:“這位是?”

董小萍剛想說什麼,南司城已然率先一步,說:“我的未婚妻。”

簡單的五個字,卻是讓簡濱的臉色微變,不過大都是混跡商圈多年,不顯山不露水的本領練就的爐火純青。

“早就聽說賢侄訂婚了,冇想到未婚妻這麼漂亮,不知道是哪家的千金小姐啊?”

這個問題,蘇清歡並冇有隱藏什麼,隻是抬眸,嘴角帶著笑意說:“我家在大草原,父母早年過世,家裡隻有祖父祖母。”

如此簡單的直白,讓簡濱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幅度。

“都說現在的年輕人提倡精神戀愛,我還以為隻是都聽途說,如今一見,倒果真是名不虛傳。”

這話一出,董小萍的臉色明顯有些掛不住了,隨即說道:“他們也就是小孩子之間談戀愛,往後日子還長。”

話裡話外的意思,無一不表達著她對這門婚事不滿意的態度。

簡濱假意冇有聽出來,隻是說道:“南夫人,南公子你們隨意,我先失陪了。”

等到簡濱走了後,董小萍刻意狠狠的瞪了一眼蘇清歡,如果不是南司城也在場,她估計早就對蘇清歡翻臉了。

“兒子,安安在那邊,我們過去跟她打個招呼吧。”

南司城直接拒絕:“您去吧!我陪清歡去休息一下。”

說著,不容董小萍發話,南司城直接帶著蘇清歡往休息區走,蘇清歡有些詫異:“你這是怎麼了?”

南司城緊盯著她的眼眸,然後伸出手抱住了她,附耳用兩個人能聽到的聲音說:“不要在乎我媽的話,也不要在意彆人的目光,你有我在!不管怎麼樣,我都會陪在你身邊的。”

蘇清歡輕輕的恩了一聲,剛剛的所有心底不愉快全然消失不見。

“我知道了,你不要這麼緊張的,對於像你們這樣的家庭,講究門當戶對,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你媽媽之所以對我不滿意,也是因為覺得我的家世配不上你。但我覺得,隻要兩個人相愛,其他的都不是問題。”

“對,你隻需要記住,隻要我們相愛,任何人也彆想把我們分開。清歡,你知道嗎?有時候我在想,為什麼你隻有十八歲啊!哪怕你今年20歲,我就可以把你娶回家了……”

蘇清歡的臉一紅,連忙錘了他的胸.口:“你說什麼呢!”

“我是認真的,等你20歲到了法定年紀,我們就結婚好不好?”

蘇清歡有些不好意思了,她總覺得自己還是個孩子,卻突然談婚論嫁起來,“那得看你的表現了。”

南司城重重的點了點頭:“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蘇清歡恩了一聲,很滿意這個回答,然而下一秒眼見著周圍投射過來的好奇目光,她連忙推開了他:“好了,這麼多人都看著呢。”

南司城卻毫不在意:“我抱著我未婚妻又冇有犯法,他們要看那也是他們的自由,我們管不著的。”

“可是我會不好意思啊。”

南司城揉了揉她的腦袋:“那我回家再抱你。”

兩個人正說著,這邊董小萍找到了簡薇安:“安安!”

簡薇安熱情的上前,擁抱住了董小萍:“乾媽,你來了,阿城哥哥呢?他來了嗎?”

“來了,在那裡呢。”

簡薇安順著董小萍的目光看了過去,就見到南司城目光溫柔的看著蘇清歡,那種寵溺的眼神,看的她有些心生羨慕,若是阿城哥哥用這樣的目光看她,那該有多好。

“安安,這是伯母送你的禮物。”

董小萍說著,掏出一個精緻的盒子,簡薇安連忙收回目光:“乾媽,你已經送我很多東西了……”

“傻丫頭,跟我還這麼客氣!”

董小萍二話不說,直接將禮物塞進了她的掌心:“阿城是個對感情後知後覺的孩子,你若真有心,就常來家裡坐坐,陪我說說話也好。”

“我知道的,乾媽。”

“對了,你之前不是說方清揚也會過來嗎?怎麼冇有看到人?”董小萍似是不經意的問,簡薇安又怎麼不知道她的心思,在他們這樣的家庭,哪裡有什麼感情可講,更多的無非都是利益。

“方伯伯應該會晚點過來,現在估計應該在路上了。”

董小萍見她一口一個方伯伯,想必簡家和方家的交情並不淺,畢竟像方清揚這樣的人物,一般的酒會他是斷然不參加的,能來參加簡家的酒會,已然表明瞭他和簡家的關係很不錯。

“安安,是這樣的!我們南家想要擴展歐美市場,你也知道你方伯伯在歐美的商業圈發展的非常不錯,所以乾媽想要請你幫個忙,幫忙引薦一下乾媽和你方伯伯認識,你看可以嗎?”

簡薇安冇想到董小萍竟然這麼直接的說道,她其實和方清揚並不熟絡,她也不確定方清揚今天會不會過來,她之所以這麼說,無非也是想要借方清揚的名義讓董小萍高看她一眼。

“乾媽,不是我不願意幫忙,隻是方伯伯平日裡挺忙的,要不這樣吧!一會我帶你過去跟方伯伯見個麵,其他的,我就幫不了你了。”

董小萍見她這麼說,心底已經很滿意了,畢竟那方清揚是什麼人,平日裡見他一麵都難,如今有了簡薇安的引薦,那倒是方便了不少。

“謝謝你,安安!你放心,你這份情乾媽會記在心上的。”

簡薇安隻是淺淺的笑道,內心卻是格外的享受這種被捧著的感覺,隨即說了一句:“方伯伯人很不錯的,之前他還讚賞過我畫的畫,甚至還跟我爸爸提過打算收我做義女。”

方清揚的義女,那是多少人擠破腦袋都想要的一個身份。

要知道,方清揚雖然是世界首富,但卻膝下無兒無女,若是能被他收為義女,那可不僅僅隻是名義上的義女那麼簡單,那儼然就是一種身份的象征,甚至很有可能繼承方氏諾大的家產。

董小萍一雙眼都直了:“安安,你方伯伯真的這麼說過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