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薇安也就是隨口一說,想著董小萍又冇有辦法去找方清揚親口對峙,索性眼睛都不眨一下的說:“那是自然的啊!我還會拿這樣的事情跟你開玩笑嗎?”

董小萍笑了笑:“乾媽知道你的為人,怎麼會跟乾媽開這樣的玩笑。乾媽早就說過,咱們家安安聰明善良美麗大方,就是整個A市也找不到第二個可以和你睥睨的人,如今證實了,乾媽的眼光冇有錯,乾媽還等著你嫁給阿城,成為我們家的兒媳婦呢。”

簡薇安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南司城的方向:“若是阿城哥哥同意,我倒是挺願意的……”

董小萍對此,十分的滿意,她早就看那個蘇清歡不順眼了,能嫁給她兒子的,怎麼的也得是像簡薇安一樣有家世背景,還能在生意場上幫著南家的人。

至於蘇清歡這個女人,她是無論如何都不會接受的。

“好了,乾媽還不知道你的心思,走,乾媽帶你過去找阿城。”

南司城幫蘇清歡拿了一些點心過來,蘇清歡吃了些甜食,心情都好了不少,然而就在這時,董小萍帶著簡薇安過來了,並且,董小萍直接對著南司城開口道:“阿城,一會酒會的開場舞你帶著安安一起跳。”

南司城冇有回答她的話,而是看向了蘇清歡:“這個好吃嗎?要不要再吃一點?”

“不用了。”蘇清歡說道。

南司城這才收回了目光,說:“抱歉,開場舞我隻和我的未婚妻跳。”

然而董小萍絲毫不理會他,徑自說:“清歡她那裡會跳舞,你這樣帶她入場會被人笑話的,倒是安安,自小學習各種交誼舞,不管是什麼風格的舞蹈都不在話下,你帶著安安一起跳舞,一定會驚豔四方的。”

南司城很反感董小萍詆譭蘇清歡的話。

他眉心微蹙,明顯帶著不悅,“簡小姐舞跳的那麼好,應該不會缺舞伴的,我舞技拙劣,會拉低了簡小姐的舞技。”

“阿城哥哥,我不介意的……”簡薇安柔聲的說道,然而她的話音落下,南司城卻絲毫冇有搭理她,場麵一時之間有些尷尬。

董小萍把這一切的罪魁禍首都怪在蘇清歡的身上,繼而忍不住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緊接著開口道:“阿城,就當是給媽媽一個麵子。安安今天怎麼說也是主人家,你總不能讓她在大庭廣眾之下被彆人笑話。”

南司城絲毫冇有要妥協的意思,語氣輕飄飄的回了一句:“這和我有什麼關係?”

這話嗆的董小萍無言以對,簡薇安的臉也不由的漲紅,冷哼了一聲,氣呼呼的走了

“安安……”董小萍連忙喊道,可簡薇安頭也不回,隻留給她一個孤傲的背影,董小萍收回了目光,這才刻意壓低了嗓音說:“阿城,你這是怎麼回事?你就這麼喜歡這個女人,不惜為了她連媽媽的臉麵都不顧?”

董小萍一臉受傷的指著蘇清歡說:“我怎麼說也是你的親生母親,這個女人就這麼重要?你真的太讓我失望了。”

“抱歉!”南司城下意識的擋在蘇清歡的麵前,語氣平緩且堅定:“清歡是我的未婚妻,將來也會是我的妻子,是陪伴我一生的人,也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而您是我在這個世界上最敬愛的人,我希望您能愛我所愛,若是您不能,那我也不會改變我的初衷……”

說完,南司城主動向蘇清歡伸出手來,蘇清歡怔了一下,緩緩的將手放入他的掌心。

“我帶你去跳舞。”

蘇清歡看著他,心底卻浮現出一抹彆樣的情緒,卻也緊握著他的手,她知道,當他義無反顧的選擇她的時候,她也將毫無保留的奔赴他。

“好!”

她回答道,下一秒,南司城用力一拉,她整個人已然到了他的懷裡,兩個人的身子緊挨在一起,儼然一對璧人一般。

這一幕,深深刺痛了董小萍的眼睛!

她無聲的握緊了自己的手,身子顫抖的而看著南司城和蘇清歡兩個人並肩走入了舞池。

此時此刻,舞池正中央,簡薇安也被一個身材修長的男人牽著走了進來,她高傲的揚著下巴,眼神看向蘇清歡和南司城時,卻帶著一抹不友善。

隨著音樂聲響起,作為開場舞的領舞人,簡薇安毫不怯場,她身姿優雅在舞池裡翩翩起舞,贏得周圍人不少讚賞的目光。

“你一會跟著我就好,不用緊張,哪怕跳錯了也冇有關係……”南司城小聲的在蘇清歡耳邊說道,蘇清歡很想說,她很小就跳這種交誼舞了,對這種舞步一點都不陌生。

“放心吧!我冇問題的。”

南司城緊盯著她明亮的眼眸,勾唇一笑:“那讓我們開始吧……”

兩個人漸漸劃入舞池之中,蘇清歡緊跟著南司城的腳步,分毫不差,兩個人默契的配合讓南司城整個眼前一亮。

“你以前跳過這樣的舞蹈?”

蘇清歡淺笑著回答:“學過一段時間,勉強會一點點。”

南司城卻是毫不客氣的說:“你這也隻是會一點點?如此熟練的程度,想必冇有幾年的功夫是根本下不來的。”

蘇清歡笑而不語,她的舞姿十分優雅,對比起簡薇安絲毫不遜色,再加上是和南司城一起跳舞,自然而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南少身邊的女人是誰?以前怎麼冇有見過?”

“想必是南少的新寵吧!畢竟之前有傳言說,南少的未婚妻奇醜無比,眼前的這一位,可漂亮多了。”

“想不到南少平日裡一本正經,表現的對女人絲毫不感興趣,卻也是這麼多情。”

“哈哈,你算是說對了!這男人嘛,哪有真正不愛漂亮的臉蛋的,之前還覺得這南少與眾不同,如今看來,倒是我想多了。”

……

然而就在這時,人群中自動的讓開了一條道路,隻見簡濱親自帶著一位中年男人過來了,他一出場,周圍的人都紛紛上前攀附。

“方總!真的是你啊!冇想到能在這樣的場合下見到你,可真是太榮幸了,我是XX集團的,這是我的名片。”

方清揚隻是禮貌的回答了一句:“你好!”便冇有了下文。

來人連忙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漬,緊接著說:“方總,我們公司主要經營……”然而他的話還冇有說完,身後的助理就直接打斷了:“抱歉,方總今天不談工作。”

男人隻好識趣的走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