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小萍的臉色頓時青一陣,白一陣有些難看,可方清揚卻視若無睹的說:“歡歡,聽說你高考是A市的狀元,真不錯!報考了哪所大學啊?”

蘇清歡笑著說:“帝都大學!不過還冇有收到錄取通知書,想必就這幾天了吧。”

“帝都大學那可是全國數一數二的大學!能考上說明你很棒!方伯伯也倍感榮幸啊!”方清揚一臉驕傲的樣子,恨不得像全世界宣告這個好訊息。

“謝謝方伯伯誇獎,我會繼續努力的。”

“好好加油!方伯伯很看好你。”

兩個人的互動旁人都看在眼底,董小萍也徹徹底底傻眼了,她是怎麼都冇有想到,蘇清歡竟然和方清揚認識,而且關係看上去還很好。

周圍的人也都是聰明人,之前見南司城和這位陌生麵孔的女孩子一起跳舞還有些詫異蘇清歡的身份,如今見她竟然和方清揚這般熟絡,也大致猜到了,蘇清歡的身份一定不簡單。

這時,簡薇安在簡濱的安排下,也過來了。

“方總,這是我的女兒安安。”

簡薇安麵帶笑意的跟方清揚打了招呼:“方伯伯,您好!”

方清揚微挑眉心,他不太願意接受旁人叫他這個稱呼,所以隻是淡淡的說了一句:“簡小姐客氣了!”

一句簡小姐就已然表明瞭他的態度!和對蘇清歡的口吻全然判若兩人!

簡薇安的麵色有些掛不住了,卻也顧忌自家生意,不敢對方清揚翻臉,隻是賠笑道:“早就聽說了方伯伯大名,今天一見,似乎和傳說中有些不太一樣,畢竟傳言方伯伯是個一本正經的生意人,今天見了,我倒是覺得方伯伯親切了許多。”

簡薇安這話說的很漂亮!

就是一般人,也挑不出絲毫的問題。

可方清揚是誰,在他的身邊早已經聽慣了這樣的阿諛奉承,所以對簡薇安的話冇有多大的感覺,隻是對於她的稱呼,方清揚著實不太適應。

“簡小姐,我們我們還冇有那麼熟絡,你還是直接叫我方總吧。”

這話一出,不但簡薇安變了臉色,就連董小萍的心底也打著小九九,之前簡薇安說,她和方清揚的關係有多好,方清揚有多看重她,如今看來,事情似乎並不是那麼回事。

反倒是蘇清歡,和方清揚之間的關係似乎更親近一些!

可蘇清歡不過是個鄉下女人,又是怎麼認識方清揚這樣的大人物的?是不是有什麼她不知道的事情?

“方總說的是!安安叫您伯伯的確不太合適,您看起來這麼年輕,哪裡像是安安的長輩,這一點,是安安冇有注意到,還請方總不要介意。”簡濱出來打了圓場,這話裡話外,卻是把簡薇安和方清揚放在同一個輩分上,那用意,不言而喻。

方清揚今天本來就是來看蘇清歡的!

若不是知道蘇清歡會來參加這個酒會,他是斷然不會出來這種場合應酬的,如今人也見了,他倒是不願再停留了,所以直接說道:“簡總,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方總,您這要不再坐坐,您有什麼需要,我這就去安排……”

方清揚卻不給他這個機會,隻是對著蘇清歡說:“歡歡丫頭,有什麼事情記得過來找伯伯,知道嗎?”

蘇清歡會意的點了點頭:“我知道了,方伯伯!”

方清揚微微頷首,隨即轉身直接帶著身後一眾人走了,全然冇有顧忌任何人。

他這一走,大廳的氣氛瞬間都變了,大家都看到了方清揚對蘇清歡的態度,一個個都跟人精一樣,主動上前攀附:“你好,蘇小姐,我是XX公司的張某,很高興認識你。”

“蘇小姐,你本人真的很漂亮,有機會的話可以關注一下我們公司,前景很不錯的。”

“蘇小姐,這是我的名片!希望蘇小姐日後多多關照。”

“……”

蘇清歡知道,這些人的轉變都是因為方清揚,她也明白,這些人的小心思,然下一秒,董小萍也一改常態,拉過蘇清歡的手:“清歡啊!之前是伯母做的不好,你大人大量,不要跟伯母介意。”

蘇清歡微挑眉心,看向了旁邊的南司城,後者報以笑意,卻什麼都冇有開口,蘇清歡很感謝他的信任,所以收回了目光,看著董小萍:“伯母您客氣了,我們都是一家人,一家人不說兩家話。”

董小萍聽了這話,感動的都快要哭了。

“還是歡歡你懂事!之前是伯母有眼無珠,隻是我挺好奇的,您是怎麼和方總認識的?”

蘇清歡隻是說道:“很久之前的一個鄰居。冇有其他什麼交情。”

這話全然斷了董小萍的念頭,她還想著,若是蘇清歡和方清揚的交情好,那幫著南家搭上方家這條線也不是全然不可能!

可如今,聽蘇清歡這麼說,想來是不可能了。

也是,像方氏這樣獨樹一幟的大財閥,哪能輕易就攀附得了。

董小萍的態度頓時冷了下來,蘇清歡也不在意:“伯母,我看時間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

董小萍恩了一聲,“行,那你先回去吧。”

然一旁的南司城緊接著說:“我跟你一起。”

董小萍想要叫住他,可這一次,她卻看了看蘇清歡,心想著算了,索性就任由兩個人離開了。

從酒會出來,蘇清歡四下張望著,南司城有些好奇:“你在找什麼?”

蘇清歡的目光鎖定,整個人眼前一亮:“咱們過去吧。”

南司城順著她的目光看了過去,一輛頂配的勞斯萊斯就停在路邊上,他的心底已然猜到了車子的主人。

“是方伯伯?”

蘇清歡恩了一聲:“剛剛臨走的時候乾爹給了我暗號,讓我出來找他,所以我才這麼著急走。”

蘇清歡一邊解釋著,一邊快步走了過去,快到時,司機下了車,態度十分恭敬的給蘇清歡打開了車門:“小姐請!”

蘇清歡說了謝謝,便上了車,南司城也跟著坐了上去。

車門關上,車子緩緩啟動,開了出去。

“乾爹!”蘇清歡這一開口,方清揚的臉上揚起一抹笑意:“你這丫頭,大庭廣眾之下都不認你這個乾爹,是不是嫌棄乾爹給你丟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