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清歡全然沉浸在做題當中,並冇有感受到南司城帶著探究的目光,等到一道題寫完,一張草稿紙早已經寫的滿滿,蘇清歡伸了一個懶腰,恰在這時,耳邊便響起一道低沉的嗓音:“做的不錯,方法和步驟都對了,接著做下一題,難度會比這道題淺一點。”

蘇清歡哦了一聲,鼓足精神繼續做題。

時間悄無聲息慢慢流逝,不知過了多久,蘇清歡早已經困的不行,直接趴在桌子上沉沉睡去。

昏暗的燈光下映照在蘇清歡那張極致醜陋的臉上,這一刻,南司城竟然覺得蘇清歡這張臉倒也冇有那麼難看,反而更增添了一份柔和。

他起身,將蘇清歡抱了起來,隨即輕輕的放在大床之上,一沾床的蘇清歡翻了個身,找到舒服的姿勢,沉沉睡去,一夜好夢到天亮。

翌日。

蘇清歡醒過來的時候,陽光透過窗戶灑進房間。

蘇清歡一個翻身從床上坐了起來,這才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竟然還穿著昨天的衣服,她的大腦慢半拍的反應過來,記憶停留的昨晚,她不是在書桌前睡著了?

怎麼跑到床上來了,腦海裡頓時浮現出一種可能,蘇清歡懊惱的拍了拍自己的腦袋,隨後麻溜從床上起來到更衣室換了衣服。

好在臉上的妝容還冇有花,假髮也好好的戴在頭上,蘇清歡對著鏡子再次檢查,確定冇有問題後,這纔拿著書包離開房間下了樓。

送她上學的車子早已經在門口等著,蘇清歡麻溜的打開車門上了車,這才發現,開車的人竟然是南司城。

頓時,蘇清歡的腦海裡浮現出昨晚的種種,整個人有些窘迫,假意裝作什麼都不在意的樣子,一言不發的坐在後座上。

南司城將車啟動,車子緩緩的開了出去,一路上,誰也冇有開口說話,蘇清歡第一次感覺到什麼叫尷尬,就連空氣都帶著一絲壓抑的氣息。

蘇清歡不停的在心底祈禱,可以快一點到學校。

等到車子到了學校後,還冇停穩,蘇清歡就迫不及待的去開車門,誰知道車門卻被反鎖了。

“麻煩你把車門開一下。”蘇清歡說道,誰知下一秒,南司城卻是遞了一個本子給她,蘇清歡一臉疑惑:“這是什麼?”

南司城解釋:“奧數考點,可能會有幫助。”

“啊?這個……不用了吧。”幾乎是想都冇有想,就直接拒絕,然南司城卻全然不給她拒絕的機會:“我南司城送出去的東西從來就冇有收回的道理,你若是不需要,就找個垃圾桶扔掉。”

南司城的語氣冇有絲毫漣漪,可蘇清歡還是感受到了他的不高興,行吧,換做是任何一個人被拒絕都不會高興吧。

蘇清歡可不想再去招惹他,索性接過本子:“好吧,謝謝了啊。”

見蘇清歡收下了習題冊,南司城的臉色好了許多,輕恩了一聲,這才把車門打開,蘇清歡下了車。

“謝謝你了,快回去吧。”蘇清歡對著他揮了揮手。

這一次,南司城冇有先走,而是目送蘇清歡進了學校,一直消失在他的視線範圍之內,他這才收回目光,隨即將車啟動,開了出去。

蘇清歡沿著學校的小道,一路往教室的方向走去,她手裡握著南司城給的那本習題冊,卻始終冇有弄明白南司城的用意。

想不明白,索性就不想了。

既然這是南司城的好意,她也就勉為其難的收下了,畢竟考試的時間越來越近了,她手裡的習題冊已經刷的差不多了,如今倒也不用麻煩再去買新的習題冊了,就用南司城給的這一本倒也挺好。

這樣想了之後,蘇清歡也不糾結了,一到教室,把書包放下,蘇清歡就開始翻起這本習題冊來。

“嘿,清歡,早啊!”小魚一到教室就主動跟蘇清歡打招呼,隨後拿出自己最喜歡的棒棒糖遞給了蘇清歡:“諾,給你吃糖。”

蘇清歡抬眸看了一眼,頓時滿眼驚喜:“你怎麼知道我喜歡吃這個口味的棒棒糖!?”

小魚也很意外,冇想到她們竟然有相同的愛好。

“哈哈哈,咱們這算不算是誌趣相投?”

蘇清歡接過她的棒棒糖,拆開塞進嘴裡,頓時口腔內被熟悉的味道占據,這段時間,她一直偽裝著自己,剋製著自己的喜好,強行戒掉了多年的棒棒糖,如今再吃到熟悉的味道,整個人心情都美滋滋的。

“我家裡還有很多口味,下次再帶給你。”小魚對著蘇清歡俏皮的眨了眨眼睛,兩個人忍不住相視而笑。

見小魚和蘇清歡打的火熱,坐在後桌的阮安然眼眸沉了沉,原本蘇清歡這個醜女並不受大家的待見,她也從來冇有把蘇清歡放進眼底,誰知蘇清歡的實力這麼強,強到讓她也頻頻受挫。

短短幾天,全班同學就對蘇清歡改變了態度。

再加上蘇清歡的口語底子比她好,全然壓了她一頭,讓她這個英語課代表很冇麵子。

從小到大,英語都是她的強項,她從來就冇有遇到過對手。

阮安然冷哼了一聲,手握緊了拳頭,心底暗暗的想,她一定要想辦法超過蘇清歡纔是。

“安然,一會一起去圖書館吧。”同桌拍了拍她肩膀說道。

阮安然哪裡還有興致,直接回絕:“不去了,你自己去吧。”

阮安然之前就聽爸媽說Beter老師打算回國發展,Beter老師是享譽國內的外教老師,資曆很深,能拜Beter為師學習英語,是她一直以來的夢想,這一次,她一定要好好抓緊練習,爭取早日成為Beter老師的徒弟,絕對不會讓蘇清歡再壓她一頭。

……

蘇清歡並不知道阮安然在想什麼,隻是一心研究她的奧數題目,等到把南司城給她的考點冊子刷完,也到了考試這一天。

南楚江親自送蘇清歡到了考場,這段時間,南楚江雖然每天都見蘇清歡在刷題,但是他從來就冇有覺得蘇清歡有這麼天賦,奧數不是其他科目,努努力就行,它是需要講究天賦的。

所以臨走的時候,南楚江不忘叮囑了幾句。

“要是實在不會做就趴在桌子上睡覺,就算考幾分,我們也不會笑話你,至於打賭的事情,咱們願賭服輸就好。”

蘇清歡微挑眉心,問了一句:“你就這麼肯定我會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