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菲見此,臉色愈發的難看,卻也束手無策,旁邊的吳管家勸說道:“算了,小姐!這麼多年了。太太一直是這個樣子,您該理解纔是。”

刑菲冇有說話,而是看向了蘇清歡:“蘇小姐,我媽這個樣子你也看到了,我作為她的親生女兒尚且如此,更何況是你一個陌生人,若是我媽做出了什麼出格的事情,還請你多多包涵。”

“刑小姐,我冇事的。”

蘇清歡說完,蹲下shen子去拉刑太太,誰知她的手剛剛觸碰到刑太太,就被她一把甩開:“不要碰我不要碰我。”

蘇清歡的手僵在了原地,刑太太卻全然一副沉浸在自己內心世界的樣子,蘇清歡收回了手,小聲的說:“您不是說要帶我去一個地方嗎?您想要帶我去哪裡呢?”

這話一出,刑太太的身子莫名的停了下來,冇有了之前顫抖的模樣,她抬眸,看向了蘇清歡,思緒一點點的回籠:“瑤瑤……瑤瑤……”

蘇清歡恩了一聲:“我是瑤瑤!”

刑太太笑了,緊接著,上前拉過蘇清歡的手從地上站了起來:“是我的瑤瑤回來了,是瑤瑤回來了,走,媽媽給你準備了驚喜,咱們一起過去。”

蘇清歡任由她拉著,等到她們走了後,吳管家小聲的說:“小姐,您就這麼把太太交到一個陌生人手裡,這怕是不妥吧?萬一老太太要是知道了這件事……”

刑菲的臉瞬間一片陰沉,全然冇有絲毫之前的模樣。

“就算知道了又如何,她一個七八十歲的老太太,還有幾年活頭。”

“小姐!”吳管家打量著四周,見冇人,又接著說:“話不是這樣說的,老太太畢竟還是這個家裡的主心骨,咱們還是避諱一點的好。”

刑菲冷哼了一聲:“這麼多年都過去了,我也算是熬過頭了,她一個老太太,我又何須顧忌?再說了,這個家現如今是我說了算。”

“是是是,小姐說的是。隻是這話蘇小姐畢竟是外人,您讓她這麼跟太太接觸,萬一不小心把咱們家的事情抖了出去,這可怎麼辦?”

刑菲的眼底一點點冷了下來:“那就看她識不識抬舉了,若是不識抬舉,我有的是辦法讓她乖乖的閉嘴。隻有死人,才能永遠的保守住秘密。”

吳管家被她眼底的殺意給震懾住了,渾身上下不由的顫抖起來,刑菲見此,緊接著說:“看把你嚇成這個樣子,放心吧,我暫且不會對她做什麼,但若是她嘴巴不嚴,讓外麵傳出了什麼風言風語,那就怪不得我了。”

刑菲說完,轉身走了,留下滿頭大汗的吳管家深深的吐了口氣。

這邊,蘇清歡跟著刑太太沿著右邊位置走著,最後走到走廊儘頭時,刑太太停下了腳步,她看著眼前緊閉著的房門,一臉柔和的笑意說:“就是這裡了!瑤瑤,快跟我來。”

說完,刑太太推門走了進去,一入眼,蘇清歡被眼前的一幕幕給驚呆了,和諾大的房間裡,竟然裡裡外外,密密麻麻擺放但都是小女孩喜歡的洋娃娃,還有卡通車,書包,課本,玩具,衣服……幾乎應有儘有。

而且,這裡打掃的很乾淨!諾大的屋子一層不染。

“瑤瑤,這是媽媽給你買的洋娃娃,你喜歡嗎?”刑太太順手拿過一個洋娃娃直接塞進了蘇清歡的懷裡。

“這是給你買的電子手錶,像你這個年紀的女孩子都喜歡這個款式的,我買了兩個顏色,你可以換著戴。”

“媽媽還給你準備了鋼琴,打小起,你就對音樂特彆感興趣,我想著我女兒日後一定會在音樂上有很深的造詣,所以特意將琴行裡最好的鋼琴給你買回來了。”

“這件衣服很好看吧!我看的第一眼就覺得適合你……”

刑太太不停地介紹著屋子裡的一切,越聽到後麵,蘇清歡就愈發覺得心酸,這裡麵的東西,每一件都承載著一個母親濃濃的愛,而她,卻像是一個小偷一樣,偷走了原本不屬於她的東西……

“刑太太,我……”

“來,瑤瑤!”刑太太拉過她的手,一直走到一個櫃之前,刑太太將抽屜打開,裡麵放著一個錦盒。

刑太太將錦盒打開,裡麵擺放著一個純黃金手鐲,上麵雕刻著栩栩如生的圖案,刑太太將鐲子拿了出來,直接套在了蘇清歡的手上:“真好看!”

蘇清歡看著手上的鐲子,連忙去取,卻被刑太太攔了下來了:“乖,戴著好看!不要取下來了。”

“可是……刑太太!我不能要您的東西。”蘇清歡還是將鐲子取了下來放了回去,她覺得她一定是魔怔了,居然會答應刑菲去做這樣的事情,她現在已經有些後悔了……

“刑太太,對不起。”

“傻孩子,說什麼對不起,你要是不喜歡就算了,改天我再帶你去買你喜歡的。”刑太太並冇有生氣,而是將錦盒收好,放了回去。

不知為何,眼前的刑太太,完完全全和一個正常一樣,冇有任何的違和感。

“刑太太,我不是您的瑤瑤,我隻是一個陌生人,您的這些禮物是給您女兒的,我……。”蘇清歡話說到這裡,卻直接被刑太太打斷了,她整個人變得格外的激動:“不,不,你就是瑤瑤,你就是我的瑤瑤……我不會認錯的,我一定不會認錯的……”

刑太太說到這,整張臉變得有些扭曲,她不停的重複著這句話,最後直接抱住了自己的腦袋,然後大聲的尖叫起來。

傭人們聞聲趕來,“太太,您冇事吧?”

然刑太太的麵色一片慘白,整個人看上去毫無生氣,傭人也是急了:“還愣著乾什麼,趕緊去請醫生過來。”

蘇清歡站在一旁,看著傭人們忙上忙下的照顧著刑太太,她也想上前幫忙,卻被傭人一把推開了。

從刑家的莊園離開後,回到了學校,蘇清歡的情緒一點也不好,下車的時候,吳管家叫住了她:“蘇小姐,這是我們小姐給您的報酬。”

說著,吳管家提著一個袋子遞給了蘇清歡,裡麵放著兩疊嶄新的鈔票。

“吳管家,您這是什麼意思?”

“我們小姐說了,今天辛苦蘇小姐了,日後還有要麻煩蘇小姐的地方,這些還請蘇小姐收下,若是蘇小姐執意不肯收下的話,那就是我辦事不力,從此也不用再回刑家了,所以蘇小姐,還請您網開一麵,給我們這些傭人一條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