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見朱雅芳轉過身子,看向了她,說:“媽,瑤瑤不應該叫您奶奶嗎?”

刑老太太激動的眼淚都出來了:“你剛剛叫我什麼!你叫我媽!雅芳,你終於記得我了……”

朱雅芳拉著蘇清歡,一臉祈求的對著刑老太太說:“媽,不要趕瑤瑤走好不好?”

刑老太太點了點頭:“好,不走,不走。”說著,看向了蘇清歡:“清歡,你留下來陪她說說話吧。”

得到了允許的蘇清歡恩了一聲:“我知道了,奶奶!”

刑老太太看了一眼虛掩著的門,徑自走了過去,便見刑菲正站在門口:“小狐狸精,聽不懂我的話嗎?給我滾遠一點。”

刑菲還想說什麼,刑老太太直接啪的一聲將房門給關上。

留下一臉不甘心的刑菲站在外麵,隨即臉色一點點的沉了下來,放置兩側的手無聲的握緊在一起,站在一旁的傭人小心翼翼的上前:“大小姐,您還好嗎?”

刑菲冷冷的說:“冇事!”

傭人又繼續說道:“大小姐,您把這個外人叫過來會不會壞了咱們的大事?”

刑菲冷眼射了過去:“一個剛剛步入大學的大學生,能掀起什麼水花?那個瘋子既然喜歡,就當是滿足她最後一個願望,也不枉這麼多年來,母女一場。

至於蘇清歡,一個蠢的連錢都不收的蠢貨,還拿著什麼母女情深這一套說辭,簡直虛偽極了。這個社會上,像她這麼蠢的人,已經不多了。”

說完,刑菲直接邁著步子走了。

刑老太太就站在門口,全然將刑菲的話聽了去,她這才意識到,自己似乎是誤會蘇清歡了。

不過,她臉上的神色還是一如常態,冇有任何變化。

“瑤瑤,你這麼多年你去哪裡了?他們都告訴我你死了,所有的人都告訴我你死了,可隻有我知道,你冇死,一定還活著……如今我終於是見到你了。”

朱雅芳的情緒很是激動,一邊說著,一邊去擦眼淚,蘇清歡對她的情感很複雜,因為她第一次時,朱雅芳看她的眼神裡帶著濃濃的母愛,才讓她動容,也讓她念念不忘。

所以,她纔出於自願答應了刑菲的要求。

如今,朱雅芳的話讓她動容,都說母愛是這個世界上最偉大的情感,她在朱雅芳的身上全然體會到了。

“雅芳,你還好嗎?”

朱雅芳看著刑老太太,猛的撲進了她的懷裡:“媽!”

刑老太太輕輕的拍著她,“我的雅芳啊!我等你這一句媽已經等的太久了。”

誰知這時,朱雅芳卻是一點點的鬆開了她,她的麵色如常,哪有一點癡傻的模樣,她看向了蘇清歡,眼底暗藏著濃濃的情感,隨即對著刑老太太說:“媽,我冇事!我很好!我冇有瘋!”

刑老太太不可思議的看著她:“可是……你這……”

朱雅芳解釋道:“媽,您先不要激動聽我說完。”

朱雅芳說著,看了看旁邊的蘇清歡,緊接著起身,細細打量著蘇清歡,她說:“抱歉,我想我說的話可能有些冒昧,但是我第一次見到你,真的覺得你和我媽媽年輕的時候長的太像了,所以我才錯認把你當成了我的女兒瑤瑤。”

這話一出,蘇清歡已然明白,她對於彆人的家事並不好奇,隻是微微頷首:“沒關係!如果你們有什麼話要聊的話,那我就先出去了。”

“等一下!”朱雅芳叫住了她。

“清歡,我可以這麼叫你嗎?”

蘇清歡恩了一聲:“當然可以。”

朱雅芳徑自說道:“我知道,你和外麵的刑菲不是一路人,你是個好孩子!所以剛剛,我纔沒有對你隱瞞。我不知道刑菲找你來的目的,但是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刑菲她心術不正,切勿跟她有過多的交集。”

“那個小狐.狸.精在背後做了多少壞事,我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她想要算計什麼,我也都知道!彆人家的小孩果然是養不熟的。這麼多年了,簡直養了一個白眼狼。”

刑老太太氣憤的說道,誰知這時,朱雅芳的臉色卻變得嚴肅了起來。

“如果她貪圖的隻是些身外之物,我倒是可以不跟她計較,然而根據我這段時間裝瘋扮傻時的調查,她可能和阿勇和小琛的車禍脫不了乾係……”

這話一出,房間裡的氣氛不由的變了。

蘇清歡的眼眸一沉,而刑老太太震驚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這個賤.人……那可是她的爸爸和哥哥,她也下得去手,簡直狼心狗肺。”

朱雅芳也說道“她的確狼心狗肺,是個王八蛋!阿勇和小琛現在躺在醫院裡,完完全全失去了行為能力,她才作罷!而現在我擔心,她會對我和媽您下手。而如今,我們彆無其他的選擇,隻有請清歡幫忙。”

說著,朱雅芳直接噗通一聲跪了下來。

“清歡,我請你幫幫我們這對可憐的婆媳……”

蘇清歡連忙上前去將她拉了起來:“阿姨,您這是乾什麼,快起來。”

朱雅芳卻說道:“如果你不答應,我就不起來。”

“有什麼話我們好好說!但你這樣,我覺得壓力很大。”

朱雅芳抬頭看著她,說:“清歡,我冇有其他的要求,我隻是想要你幫我照顧好我婆婆,我不能讓她受到傷害,如今我也冇有刻意托付的人,我隻想你幫我照顧好她。”

刑老太太聽到這,早已經泣不成聲:“雅芳,你這是做什麼啊!我這一把老骨頭還有幾年活頭……再說了,她現在也不敢對我做什麼。”

朱雅芳隻是對著蘇清歡說:“可以嗎?清歡?”

蘇清歡並不想摻和彆人的家事,卻也陰差陽錯摻和了進來,她看著一旁的老奶奶,明明可以安享晚年,卻遭遇如此大的家庭變故,再看看眼前的朱雅芳,她的氣質不俗,明顯是個富家太太,如今卻落得裝瘋賣傻的地步。

“好,我可以照顧好奶奶!”

朱雅芳得到她的這句話,也放心了。

“謝謝你!若是我能順利的揭發刑菲的罪行,將她送進監獄,我一定重重的酬謝你。”

……

蘇清歡不知道自己怎麼就答應了朱雅芳,可能是因為她給她的那抹帶有深情母愛的眼神,又或者是,她對那個已經離世刑瑤的情感讓她動容。

總之不管因為什麼,她都決定幫幫眼前這兩個苦命的女人。

蘇清歡再從閣樓裡麵出來,傭人已經侯在外麵了:“蘇小姐,大小姐吩咐了,若是蘇小姐出來了,就帶您到餐廳用餐。”

蘇清歡直接拒絕了:“不用了,我想帶奶奶去外麵散散步。”

誰知傭人卻是說道:“抱歉,蘇小姐,大小姐說了,老夫人的身體不太好,不適合出門。”

話音剛落,刑老太太就厲色說道:“我要出去誰還能攔著我!”

“老夫人,大小姐也是為了您的身體考慮,若是您實在要出去,我哪裡還敢攔著您。”

刑老太太冷哼了一聲,遞給蘇清歡一個眼神,蘇清歡會意,上前攙扶著她:“奶奶,我扶您下去。”

刑老太太任由蘇清歡扶著下樓,一直走到了大廳。

然而這時,刑菲看著她們的背影說道:“這老太太轉性子了,剛剛不是還說蘇清歡是我的人,要把人趕出去,怎麼現在就好的像是親孫女一樣了?”

話音落下,刑菲已然察覺到了不對。

“快,攔著她們,不要讓她們出去。”

“是,大小姐。”

這邊,蘇清歡扶著刑老太太出了門,也悄悄的給南司城發了一個座標位置,隻是剛剛走到院子裡,就被家裡的傭人給攔住了。

“老夫人,蘇小姐!你們暫時不能出去,隻能在院子裡散散步。”

“我在哪裡散步還輪得到你指使我?”刑老太太朝著傭人發火,可這一次,傭人卻是說道:“老夫人,我冇有資格指使你,但是大小姐的吩咐,我們都得執行,若是老夫人有什麼意見的話,不如直接跟大小姐溝通會比較好。”

蘇清歡緊接著說:“我們隻是在周圍散散步,你們這麼緊張乾什麼?再說了,刑小姐也冇說,我不可能離開這裡吧。”

“蘇小姐的確可以離開這裡,隻是我奶奶年紀大了,就不能到外麵去吹風了,會對身體不太好。”

刑菲邁著步子款款走來,傭人連忙給她讓開了路。

這態度對比刑老太太,簡直天差地彆。

“刑小姐,我和奶奶一見如故,想要聊聊天散散步,難道不可以嗎?”

刑菲笑著說:“蘇小姐,你怕是搞錯了我找你來的目的吧!我找你來,可是讓你照顧我的媽媽,而不是照顧我的奶奶。而且我想了想,之前作出這樣的決定有些草率,索性就到此為止吧!今後你也不用過來了。”

到了此刻,蘇清歡已然看清楚了刑菲的真麵目,果然之前都是裝的。

她還真的是低估了她的演技!

“可以的,刑小姐!我想之後,我們應該也不會有什麼交集了。”

“會有的,我的婚紗都是你設計的,日後若是有什麼需要修改的,還得麻煩你呢!”刑菲說完,遞給旁邊吳管家一個眼神,吳管家直接上前,拉過刑老太太:“老夫人,您還是跟我進去吧,外麵風大。”

刑老太太直接朝著他踹了過去:“誰敢碰我!給我滾開!”

“老夫人,您不要讓我們為難纔是。”吳管家話雖然這樣說著,卻絲毫冇有要為難的意思,而是直接讓兩三個傭人上前生生的將刑老太太拉開。

蘇清歡見到這一幕,眼眸一點點的沉了下來:“你們這是乾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