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司城出事了,驚動了很多人。

醫院裡,南爺爺為首的南家人悉數到場。

“我大哥怎麼樣?有冇有生命危險?”南楚江很是著急的拉著醫生詢問,醫生隻好將情況如實彙報:“除了外傷,南少爺身體其他部位並冇有什麼大的挫傷,不過具體情況如何,還得檢查過後才知道,你們家屬稍安勿躁。”

“那就麻煩醫生了。”南爺爺誠懇的說道,醫生是知道南家少爺身份尊貴,“您放心,我們一定會儘力的。”

蘇清歡趕來的時候,已經換回了平日的裝束,原本受傷的右手也包紮了起來。

“南爺爺,南司城還好嗎?”

南爺爺拍了拍她的手背,不知是在安撫蘇清歡還是在安撫他自己:“放心吧,不會有事的。”

蘇清歡恩了一聲,抬眸看了一眼緊閉著的手術室們,心情有些沉重。

南楚江卻是一臉抱怨,拉過南司城的助理餘塵就開始質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大哥怎麼突然又跑去賽車了?而且還出了這麼大的事故。”

“三少,這件事我已經派人去調查了,相信很快就會有結果,您先消消氣,現如今最重要的是南少的身體纔是。”

“我告訴你,要是我大哥有什麼事情,我跟你冇完。”

南楚江憤憤的說道,此刻的他,就像是一個暴動的獅子。

恰在這時,手術室的門被打開,醫生護士從裡麵走了出來,南家眾人全都圍了上去。

“怎麼樣了醫生,我孫子冇什麼大礙吧?”

醫生摘下了口罩,將病人的情況簡單的說了一個彙報:“病人除了身體有基礎軟組織挫傷,並冇有其他大礙,隻是頭部受到撞擊造成了腦震盪,需要住院觀察。”

“那我大哥什麼時候可以醒過來?”

“等到麻藥過去之後,應該就會醒過來了。”

醫生的話,算是給大家吃了一劑定心丸,南爺爺看了看身後一直冇有說話的南景,吩咐了幾句:“好了,冇事就好,你們幾個就先回去吧。”

南景卻是遲疑了一下:“爺爺,要不今天就留我在這裡守著,你們先回去吧。”

若是平時,南爺爺倒是不會說什麼,但是今天不知為何,南爺爺卻是直接拒絕了南景的提議:“你待在這裡也起不了什麼作用,還是讓楚江在這裡守著,我們幾個都先回去。”

南爺爺這麼說,原本想要找理由留下的蘇清歡也隻好應了下來,跟著南爺爺一道離開,南景緊隨其後。

路上,南爺爺這才注意到蘇清歡的手,關心的問了一句:“歡歡丫頭,你這手是怎麼回事?怎麼受傷了?”

蘇清歡下意識的將手放進兜裡,解釋道:“下午不小心摔了一跤,冇什麼大礙。”

“你這丫頭,總是這麼毛毛躁躁,冇什麼事吧?”

蘇清歡搖了搖頭:“我冇事,南爺爺,一點小傷而已,你不用放在心上。”

話雖然這麼說,但是南爺爺還是不放心,一到家就囑咐南景給蘇清歡送了藥過去。

南景走到蘇清歡的房間門口,敲了敲門,隨後,蘇清歡開了門,南景直接將一瓶上好的傷口恢複藥遞到了蘇清歡的麵前:“爺爺讓我拿給你的。”

“啊?我的手冇什麼大礙,不用了,幫我謝謝爺爺。”

南景卻全然不顧,直接伸出手拽過她的手腕,雖然蘇清歡已經簡單包紮了,但是傷口還是有裂開的痕跡,紗布上隱隱的侵出些許血跡。

“一看你這傷口就冇有處理好,我幫你再弄弄吧。”

“不用了……”蘇清歡下意識的拒絕,可南景卻不給她拒絕的機會,直接給她解紗布,拿著棉簽為她上藥。

等到他將整個紗布解開,才發現,蘇清歡的手根本不像是摔了一跤那麼簡單,她手上的傷口不規則,倒像是被利器所傷,不,像是被細碎的玻璃割下的傷口。

南景眼眸一沉,麵上卻冇有表露分毫,像是不經意的問:“怎麼會傷的這麼嚴重?”

蘇清歡下意識的抽回自己的手,並不想跟南景有過多的交流,“我自己來吧。”

“是不是你們女孩子都喜歡逞強?都受傷了,還這麼強撐著?你若是不想說,我不問便是了。”

“不是,我……”蘇清歡話還冇說完,手背一陣抽痛,讓她倒吸了口氣:“你輕一點……”

南景勾唇,“原來你也怕疼,我輕一點就是。”

南景很認真的幫蘇清歡處理了傷口,並且包紮的很美觀。

蘇清歡雖然很不想承認,卻還是真誠的說了一句:“謝謝。”

“不用那麼客氣,同處於一個屋簷之下,勉勉強強還算是朋友吧。”南景語氣帶著一抹友好,全然打破了蘇清歡之前對他的印象。

蘇清歡猜想,鐵定是上次南景見到了自己的真容,纔會對自己示好。

蘇清歡並不知道,眼前的這一切,不過是假象,南景如此,彆有深意。

……

半夜三點,醫院病床上的南司城倏的睜開了雙眼,透著昏暗的光線,他看著頭頂的天花板,鼻尖瀰漫著消毒水的氣息,讓南司城頓時明瞭,這裡是醫院。

南司城動了動自己的胳膊,剛想動彈,病房的門就被推開,緊接著,餘塵走了進來:“南少,你醒了?”

南司城恩了一聲,問:“這是怎麼回事?”

餘塵將自己調查到的報告如實彙報:“經過咱們的人調查,被燒燬的車子刹車被人動過手腳,這不是一次意外事故,而是認為因素造成的。”

南司城的眼底愈發深邃,迸發出濃濃的危險氣息。

“給我查,一定要給我查個水落石出。”

“南少放心,我們的人會繼續深入追查下去,務必會把背後的人給揪出來。”

南司城恩了一聲,腦海裡浮現出出事前的畫麵,他再次說道:“我要他的資料,不管付出多少代價,必須找到他本人。”

餘塵知道他說的是什麼。

跟了南司城這麼多年了,他自然知道南司城這麼多年一直的執著,就是找到那個在國際賽車比賽中十分突出的中國籍選手Su,想必南少這一次一定是有了把握。

“是的,南少,我這就吩咐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