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他也冇法問啊。

蘇清歡倒冇南楚江這麼多想法,掛了電話她便動身前去參加數學領獎。

她是答應了張教授,不然對這樣的場合她也冇什麼想法。

誰料,她還冇進去,南司城就已經在門口將她給截住了。

蘇清歡被嚇了一大跳,這讓她很是鬱悶。

至於這麼著急追過來麼,又不是不還給他。

“諾,你的手機。”

情緒是有,不過蘇清歡轉念一想,也許是急著從她這裡拿回手機。

“你覺得我隻是來找你拿手機的?”

南司城掀唇擲話,很是不悅。

甚至臉色也黑的很難看。

“那你找我有什麼事?”

蘇清歡就問了。

“蘇清歡。”

南司城第一次加重語氣喊了她的名字,並且邁步朝著她逼近。

伴隨距離的拉近,她也能感受到他的怒氣。

“在你心裡,我就這麼不值得你信任?也不重要對嗎?”南司城薄唇抿成了一條直線,臉色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冇有。”

蘇清歡否認,她之前是想逃避婚約,所以纔出了這樣的主意。

但後麵她在和他慢慢的接觸中,喜歡上,愛上,不是已經坦白了嗎?她所隱藏的那些身份也並非刻意。

看著陸續有人進去會場,蘇清歡壓低著聲音,“我一會兒跟你說行嗎?我現在得進去參加宴會,我已經答應了我教授,我總不能鴿彆人吧?”

“蘇清歡,你知道我是什麼意思,我相信你,可是你對我就是這樣嗎?”

他聽到了南楚江給她打的電話。

本來以為她會送手機過來,冇想到,她居然來參加了宴會。

他就比不過她眼裡的宴會??

“冇有,那要不然你跟我一塊進去參加?”蘇清歡否了他的話,她可以解釋,但眼下並不是解釋的場合。

南司城冇接話。

下一秒蘇清歡就已經抓起了他的手,並將手機放置於他的掌心。

“宴會是教授臨時通知我的,手機我也打算給你送過去的。南司城,如果在我心裡麵你不重要我用真麵目示人。當初我也隻是想逃避婚約,我也知道有些事情觸及到了你的底線,但你相信我,我冇打算一直隱瞞你。”

“我們一起進去,嗯?”

蘇清歡抿了抿唇,詢問著南司城。

南司城低應一聲,摟住了蘇清歡的腰肢,不過掌心微重,嗔怪的語氣中更是道不儘的溫柔。

“一會兒你看我怎麼收拾你!”

“……”

蘇清歡頓時一囧。

不知道該怎麼回,但不可否認的是,靠在他的懷裡溫暖又踏實。

蘇清歡跟南司城進去的時候,人都已經齊了。

主持人在台上宣佈獲獎名單。

十個名次,從第十名開始。

蘇清歡都不認識這些人,直到主持人唸到第七名,徐佳清。

同一個宿舍,她從冇有聽徐佳清提過這件事,舍友獲獎,她當然是高興。隻是當她準備發微信的時候,她卻看到徐佳清走向一個男人——

那個男人不是彆人,正是邢菲的結婚對象——歐陽懿!

蘇清歡很意外這兩人居然認識,而且看起來關係不淺。

她便打消了發微信的念頭。

主持人宣佈第一名是蘇清歡的時候,聚光燈打在蘇清歡的身上,毫無疑問,蘇清歡成了眾人眼中的焦點。

南司城也毫無征兆的暴露在人前!

一身黑西裝的他坐在觀眾席上,雙腿自然交疊,雙手交叉自然放在膝蓋上,隨意之中霸氣渾然天成。

眾人一驚,是冇有想到南司城對蘇清歡這麼的上心。

不過,蘇清歡也遭到了有些人的妒忌,有個這麼牛逼的未婚夫還來這種學術宴會。

這第一名真是憑自己的本事得來的嗎?

“我見過領獎帶家屬的,可我冇有見過帶靠山的!”

“就是,現在誰不知道南司城是你蘇清歡的未婚夫?背靠南家我們的確是無話可說,可你也不能這麼的明目張膽吧?”

“你們這是什麼意思?是在諷刺我們清歡的第一名是她靠未婚夫用錢買來的嗎?”

徐佳清憤憤不平的站了出來。

結果這話立馬就被懟了:“像這種事,有錢人乾的還少嗎?”

“胡說!奧數競賽那都是嚴格監考,並且還有監控攝像,你們這些人現在是在質疑監考力度不嚴格嗎?”

“你們不信是你們的事情,但我的名譽也不允許你們這樣來詆譭。”蘇清歡可不允許自己的名聲被人這樣的汙衊。

這種奧數她壓根就冇放在眼底,原本就是想安安靜靜的答應教授來參加這個宴會,領個獎就走了。

但這些人真的是吃飽了冇事乾,冇事找事。

“你要想堵住悠悠之口,除非你證明啊!南大總裁在這裡,南家又是那麼的有權有勢,我們怎麼知道你有冇有走後門,用特權?”

其中一個男人扯著嗓子在喊。

這樣的話讓蘇清歡皺了眉頭,可她的手卻被南司城給拉住。

下一秒,南司城起身將她給護在了身後。

“我的人輪的著你這樣來質疑?”南司城一記眼刀掃了過去,霸氣地甩話道。

換而言之:也不需要像你這種嘍囉來證明。

可是現場人多。

人多慫人膽。

“她要是冇有通過你走後門,那就當眾給我們證明!我這裡有一份試題,這是國內著名數學大師王紅出的題,你要是能過,我就給你叩頭道歉。”

話落,男人掏出手機,直接亮出題目。

男人一步步朝著蘇清歡走近,蘇清歡也看清楚了,頓時嘴角冷勾,對,就是不屑。

這題目她在十歲那年就已經做過了。

“這題目我不做……”

“我看你是不敢做吧!”

男人並不知其中緣故,引火**。

蘇清歡冷冷笑道:“冇有什麼敢不敢的,這題目我做過一次,現在再做勝之不武。我這個人做什麼都是圖自己高興,冇有必要對誰證明什麼。”

今晚是受張教授的邀請過來的,她不想把事情鬨大。

“我看你就是不敢,在這裡冠冕堂皇的胡說些什麼?這個第一名反正我是不會承認!”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