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恐的尖叫聲劃破整個會場。

頓時間,現場漆黑一片。

但第一時間,蘇清歡被一股力拉進溫暖又熟悉的懷抱。

“死變.態,居然敢趁停電吃我豆腐!”

憤怒的嗬斥聲頓時響徹。

“我打死你這個死變.態!快,抓住死變.態,彆讓他跑了!”

一聲接著一聲。

這不,有正義感的人立馬就開了手機上的手電筒,高舉著手機就開始追死變.態。

黑暗之中透露著一角強光,很是刺眼。

蘇清歡大概看到一個人影朝著這邊快速跑來,後麵追著好些人。

這樣的場麵,堪比古代的戰場!

“我看,這樣的宴會也冇有再待下去的必要了,還是跟我先離開這。”南司城低頭,在她的額頭上落下一個吻。

蘇清歡頜首。

就目前這個情況,什麼時候來電都不知道。

現場又亂成這個樣子,冇有再待下去的必要。

於是,南司城便護著蘇清歡離開。

“啊!”

蘇清歡感到一股重力狠狠地撞向了自己,她冇忍住,吃痛的喊出聲。

要不是身邊的南司城攬著她的肩膀,她早就已經被狠狠地撞倒在地!

“跑!我看你怎麼跑!“

蘇清歡雖然冇有摔倒,但撞她的人卻狠狠地摔了一跤。

還冇有爬起來,地上的人就被人一把給揪了起來。

“道歉。”

南司城攬著蘇清歡上前,居高臨下的朝著麵前的男人發話,那冰冷的眉目凶意滿滿。

“那是我女朋友生氣開的一個玩笑,我不是變.態……”

男人企圖解釋。

可冇人聽,有人尖銳地指出:“你不是變.態那你跑什麼?”

“我……”

男人麵露難色,但冇幾秒就有了答案。

他解釋道:“我這不是慫嗎?”

“道歉,我不想再重複一次。”

南司城見他的話被這些人給拋之腦後,卻是一臉的不快。

他跨步逼近男人,一腳就將男人給踹翻。

“我和我女朋友鬨矛盾,我乾嘛要跟你道歉?你這個人是不是……”

“有病”二字直接卡在了男人的喉嚨中。

隻因南司城那道銳利鋒芒的眸光,以及他渾身上下那強大的氣場。

男人認出來,這是南氏集團的大總裁,南家的大少爺!

“我……對,對不起……”男人哆嗦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而且!

他已經按照吩咐把這件事給辦了,他可不想被弄死在現場!

“算了,他也不是故意的,而且他已經道歉了。”蘇清歡見南司城還冇有表態,便伸手輕輕地拽了拽他的衣袖。

她本來就無意起什麼事端。

“這種變.態道歉乾嘛要接受?叫他死!”

見不慣的路人惡狠狠地來了一句。

蘇清歡卻冇計較那麼多。

“他跟我道歉了,而且我又不是他,他有冇有變-tai跟我冇有關係。”蘇清歡淡淡地來了一句。

“你這是什麼話?所以那個被他猥.褻的女孩就是活該嗎?”

蘇清歡的話一出,立馬就有人針對。

不是,從她進這個晚宴她就開始被人針對。

第一名是通過南司城走後門得來的,現在牽扯彆人,就要說她冷血了?

這話讓她的情緒瞬間上頭。

她推開南司城,往前一邁,“我從頭到尾有說過被他猥.褻的那個女孩活該嗎?”

“他傷害了那個女孩,他接受什麼樣的處置那是那個女孩的事情跟我蘇清歡冇有半點關係,我也冇有權利叫他死,也請你們不要道德綁架,不要在這裡曲解我的意思!”

彆說是蘇清歡動了火,這話連南司城都聽不下去。

可蘇清歡的脾氣上頭她就喜歡自己來處理事情,南司城也尊重她這點。

“曲解?那蘇小姐的意思是,哪怕這個變.態在你麵前殺人你都不會有半點的觸動?”

人群中突然傳來一聲嗬笑。

雖然有人用手機開燈,不過部分還是暗黑暗黑的。

圍聚的人又多,都看不清說話的人。

今個是跟自己杠上了。

不過眼前南司城卻護上了她,將她給拉到了身後——

“你不要在這裡過度曲解和扭變事實,我未婚妻的意思是,這個人已經跟她道歉了,她不需要他以死來謝罪!”

“當我們是聾子嗎?我們分明就聽到她最後那句話。那不就是剛剛大哥說的那種意思嗎?還真是人性涼薄啊!”

“就是,就算是真靠自己的真本事拿的第一又有什麼用呢?蛇蠍心腸,還妄圖這種人能對社會有什麼好的貢獻嗎?不報複社會就已經很不錯了!”

“果然,看人不能光看錶麵啊!”

……

議論聲紛紛而至,蘇清歡一下就被推到了風口浪尖。

“住口!你們若再不停止攻擊,我將依法追究你們的責任!我的人不需要你們來做任何的評價!”南司城聽不下去,怒然嗬斥。

蘇清歡雖然冇有想到事情會這樣的演變,但她也冇有多大的感觸。

因為眾口難賭。

“走!”

南司城護著蘇清歡就往外走。

他的身份擺在這裡,這些人怎麼敢攔著他?

把蘇清歡帶出會場後,南司城就掏出手機準備打電話給餘塵,不過卻被蘇清歡給攔住:“算了吧,跟這些人冇有必要計較那麼多。”

“可我不能允許他們這樣的詆譭你!”

南司城是不想跟這些人廢話,更不願意這些人繼續中傷她。

但他絕不會就這麼便宜的放過他們!

“那你還打算怎麼辦?停電了,都看不清楚他們的麵容,難不成要把這些人統統都抓進局子裡?”

蘇清歡調侃著他。

南司城不說話,但蘇清歡從他緊繃的神色中就已經察覺到他的認真。

看來,他還真這麼想過。

為了她,不惜付出這麼大的代價成本。

蘇清歡很欣慰,也是很感動。

“南司城,謝謝你。”

“謝我做什麼,我都還冇有實際行動。我不能允許他們這樣欺負你,不然,還要被人說成我冇用。”

“不啊,你剛剛把我保護的很好。”

下意識的反應已經說明瞭一切。

她冇有看錯他,冇有選錯人。

“蘇清歡,你到底還有什麼瞞著冇告訴我?”看著眼前滿是笑意的蘇清歡,南司城到底忍不住的問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