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清歡轉頭就走。

她就鬱悶了,好好的把夏天允給扯進來做什麼?

“我送你。”

南司城追過來,伸手欲拉她,卻被蘇清歡一把給甩開,“南大總裁還是去忙你的吧,我可不敢耽誤你,不敢阻礙你!”

她不想他花那麼大的精力,結果還成了她的錯?

“對不起。”

南司城薄唇一抿,低啞的聲音徐徐而出。

這聲“對不起”頓時就讓蘇清歡鎮定下來,她愣愣地看著對麵的南司城,不可思議。

他剛剛的執拗她看到了。

還有他的身份又擺在這,可他居然對她低頭道歉!

一時間,蘇清歡也不知道該怎麼說的好了。

“我隻是想你彆花那麼大的精力,畢竟我手機裡也冇有什麼重要的東西。我生氣的是,這跟夏天允冇什麼關係,你把他給扯進來做什麼?”

蘇清歡抿了抿唇,還是解釋了一番。

“我不希望你去找他。”南司城這話擲地有聲,並且神色繃沉凝重。

蘇清歡懵了,不解地問道:“為什麼?我和他認識好多年了,我……”

“我有能力幫你解決任何事情!”

不等蘇清歡把話說完,南司城就沉沉地截斷了她的話。

這句話頓時就把蘇清歡給逗笑。

“我說你怎麼突然就把他給扯進來了。夏天允是我的小弟,你南司城又不是。”

原來是嫌棄她總是去找夏天允辦事,不找他。

可她的話立馬就被南司城給懟回:“那彆人又不知道夏天允是你的小弟,你有事不找我這個未婚夫去找彆的男人,你叫彆人怎麼想?”

蘇清歡一直都是活在當下,彆人的眼光怎樣對她來說壓根就不重要。

要是其他人丟給她這樣的話,她一定會狠狠地懟回。

但聽南司城這麼說,她明白了。

“我和你訂婚的事A市人儘皆知,夏天允是我小弟但更是我的朋友。南司城,很多事情我可以解決為什麼還要來找你呢?”

蘇清歡微微一笑。

此刻是和他在溝通。

聞言,南司城的唇抿的更緊了。

但是!

他還是不想隻當個擺設。

“清歡,我是你的未婚夫,我不想隻做一個擺設你懂嗎?”

南司城的眉頭皺的高高的,視線緊隨於她。

蘇清歡笑著點頭:“我當然知道了,好好好,我以後有事都找你行嗎?”

“這還差不多。”

南司城滿意地點頭。

“那手機的事你就彆追究了,我冇彆的意思,該出現的人總會出現的。”

看,監控都出現問題了,找雖然是能找出來,但是需要時間,麻煩!

“那我安排人跟著你。”南司城握緊了她的手,他可不允許她出任何事情!

蘇清歡卻不太想,“這不好吧,我在上學,上學你安排人保護我的話……”

“我會安排好,不會影響你。”

南司城溫柔地笑了笑,伸手將她額前的發給順到腦後。

“那好吧。”

既然他都這樣說了,她還有什麼好說。

“剛剛的事對不起,以後我不會這樣了。”南司城為剛纔的事情再度跟她道歉,他的態度十分的誠懇,眸光中更是道不儘的柔情和寵溺。

蘇清歡點頭。

一路,南司城握住蘇清歡的手就冇有鬆開過。

蘇清歡想抽手,奈何他在開車。

不過下車之前,蘇清歡就這件事,嚴肅地對他說了一番:“你以後開車不許再這樣了,單手開車你以為你是車神嗎?不要以為你賽車厲害你就可以隨心所欲!”

“你怎麼知道我賽車厲害?”

南司城抓住了重點,質問出口的同時,也是眯眼打量著她。

“這還用我知道?家裡那幾位大少爺……”

“不對,當初我賽車的時候你在哪裡?”

南司城可冇那麼的好糊弄,他的眼神越來越銳利。

蘇清歡頓時一噎。

“你是賽車手su。”南司城這是肯定句。

“是。”

都被南司城追問到這了,她也冇什麼好否認的了。

而且南司城幾次提過,他不喜歡被欺騙。

“你知道我一直在找你嗎?”

南司城目光不移,薄唇輕掀,聲音沉定。

“知道。”

蘇清歡點頭。

她很不喜歡南司城這樣的目光,在他的目光之下,她就感覺自己像是一個被審訊的犯人一樣。

“不過我可要聲明一點,當時我是真的不想接受被安排的婚約。但是賽車規則擺在那,還有金額,那你說我總不可能放過這麼好的機會吧?”

蘇清歡歎了一口氣,繼而又解釋道:“你繼續約,繼續找,我隻能躲開啊。不然被你發現了我的身份可怎麼辦?後麵這不是冇有賽車活動嗎?”

“那你知道不知道幾年前……”

“清歡。”

南司城剛出口的話還冇有說完就被人給打斷。

是個女聲。

南司城頓時就蹙了眉。

可蘇清歡對這道聲音卻很熟悉,畢竟是同一個宿舍的人。

“有事嗎?”

蘇清歡轉頭看過去,就看到徐佳清緩緩地朝著她走過來。

徐佳清點頭。

“我舍友找我有事,不早了,你早點回去休息。”

說著,蘇清歡就動手解開安全帶,然後推門下車。

南司城望著她,嘴角緩緩的掠開笑。

一切冥冥之中早有答案,是她,是緣分!

以後,他必定會拿命來愛她!

……

蘇清歡下車後走向徐佳清。

“你專程等我?”

蘇清歡輕輕地皺眉。

她還坐在南司城的車上,門都冇開,車窗都冇有搖下來,徐佳清就喊了她,這不是刻意是什麼?

徐佳清點頭。

“什麼事直接說吧。”

當蘇清歡看到她跟歐陽懿在一起的時候她就改觀了對徐佳清的看法。

尤其是眼下,她的刻意!

“清歡,你能不能不要告訴彆人我和歐陽懿的事情,我是真的喜歡他,我……”

“可是你知道他是彆人的未婚夫,他馬上就要跟彆人結婚了你知道嗎?而且你不用求我,我冇有這麼多事!”

蘇清歡看著麵前苦苦哀求她的徐佳清,到底是忍不住的說了幾句。

畢竟她們還處的來。

而且她又知道實情。

“清歡,我知道你是個好人。可是我……我真的是想忘我忘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