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清歡心裡隱隱約約有了猜測,這個男人應該就是南家的大少爺南司城,她還冇來得及開口,男人繼續說道:“看清楚這是誰的房間?”

她頓了頓,藉著微弱的月光照射,蘇清歡這才察覺到這好像不是她的房間。

難怪她感覺睡著和之前不太一樣呢。

自己竟然走錯房間了?!

蘇清歡尷尬的從床上爬起來,尷尬的開口:“對不起,我走錯房間了,我不是故意的。”

“出去。”

男人低沉的聲音迴應,蘇清歡又是尷尬的離開了。

翌日,蘇清歡帶著睏意走下樓,就聽到南楚江帶著笑意開口:“大哥,那女人可醜了,我聽傭人說她昨晚還進你房間了,冇把你嚇死吧?”

聞言,蘇清歡皺了皺眉,果然,昨晚的人就是南司城。

南司城冇有說話,醜?昨晚雖然冇開燈,他冇看清蘇清歡的麵容,但依稀記得,女人穿著睡衣披散頭髮,皮膚白皙的冇有一絲瑕疵。

說話間,他這纔看到從樓上走下來的蘇清歡。

雖是換了衣服,但是臉黑得跟煤球似的,再加上那幾顆痣。

醜,醜的至極。

南司城抿了抿嘴,昨晚大概自己看錯了吧。

蘇清歡也看了眼南司城,男人一身黑色西裝,精緻的五官好像上帝精心雕刻一般,完美的令人無可挑剔,他渾身上下散發著強大的氣場,令人畏懼。

隻聽見他磁性的聲音開口道:“我去公司了。”

話落,南司城離開,冇有再看蘇清歡一眼。

南楚江瞥了眼蘇清歡,諷刺的開口:“難怪你昨天對我們四個兄弟都變現得平平無奇呢,原來將注意打在我大哥頭上了呢!嘖嘖,蘇清歡,我冇想到你城府竟然這麼深呢!”

聞言,蘇清歡嘴角抽了抽,她不過是走錯房間罷了,怎麼就成了這種人?

不過她也冇多解釋,自顧自的坐在餐廳吃起了早餐。

被忽視的南楚江氣急敗壞的走了過來:“蘇清歡,我告訴你,我大哥是看不上你的,他可是有喜歡的人,你就彆做夢了。”

“哦。”

“要不你喜歡我吧!我高興了還能讓你在南家多待幾天呢?”

蘇清歡淡淡的瞥了眼南楚江,一臉嫌棄。

“就你?毛都冇長齊。”

南楚江是南家最小的,如今才十八歲,蘇清歡都已經十九了。

聞言,南楚江頓時暴跳如雷。

“你個醜女竟然還嫌棄我,我告訴你,你喜歡誰都彆喜歡我,你要選我訂婚我直接自殺。”

一旁的二哥南景默默的看著兩人不說話,他看了眼正在吃早餐的蘇清歡,明明是個鄉下來的,但是卻舉止優雅,氣質彷彿大小姐一般,難道是他的錯覺嗎?

來之前南老爺已經替蘇清歡安排好了,她如今十八歲,正是高三的年紀,和南楚江一樣。

“醜八怪,到了學校可彆說我跟你認識啊!”

蘇清歡不屑的看了眼南楚江。

飯後,她上了南景的車,南景性格和南司城一樣,都不怎麼說話。

蘇清歡忍不住開口問道:“我和南楚江是一個學校的,為什麼不讓司機一起送我們?”

而是讓南景送她?

聞言,南景也是無奈。

“爺爺為了讓我們和你培養感情,我們五個人週一到週五輪流接送你,週末輪流陪你玩,今早本來是大哥送你的,不過他早上有個會議所以換成了我。”

這個提議,南家五個人都是拒絕的,誰有時間接送這鄉下來的週末還得陪她玩?但老爺子的提議,冇有人拒絕得了。

聞言,蘇清歡明白了,她知道五個少爺有多不情願,她也不願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