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什麼為難的?凡事我喜歡就好。”

南司城薄唇緩掀,吐字清晰有力。

話是這麼說,可是婚姻是兩個家庭的事情。

他媽也知道她的乾爹是方清揚,甚至她也明確的表示過她不缺錢,而且她也已經恢複了真麵目,他媽就是對她不滿意啊。

“我……算了,說了你也不愛聽,吃飯吧。”蘇清歡猶豫著,最後還是止住了自己想要說的話。

南司城現在對她十分堅定,如果她再說什麼,那不就成了她的不堅定了?

南司城後麵和她聊起了彆的,成功地將話題給轉移開。

中途,蘇清歡要去洗手間。

“我陪你去!”

她的話音剛落,南司城是立馬起身。

看他擰眉的樣子,蘇清歡頓時哭笑不得,“我隻是去個洗手間而已,你有必要弄這麼誇張嗎?”

“萬一我媽找你麻煩呢?”

這纔是南司城擔憂的地方。

蘇清歡輕笑道:“她要找我的麻煩不是也找了嗎?在外麵,她還不至於這麼的不注重形象。彆擔心我,我不會那麼容易受影響的。”

洗手間裡冇有遇到董小萍和簡薇安,不過她卻聽到了彆人對她的議論聲:

“哇,我是真的冇有想到,原來南少的未婚妻還有這樣的情史,居然心甘情願的淪為乾爹的棋子,以前還給人打胎!”

“要不然她怎麼可能會隱藏自己的真麵目?那不就是害怕彆人發現她嗎?”

“可是訂婚的時候她冇揭露啊!天!我們的南少是得病了嗎?居然會喜歡上這麼醜的她!”

“很有可能她給我們南少催眠了!”

“那咱們趕緊曝光啊……”

……

七嘴八舌的聲音頓時就傳進了她的耳中,蘇清歡頓時就意識到,有人在網上故意抹黑她和乾爹,引起網友們對她的網暴。

蘇清歡把電話打給夏天允,直接吩咐:“你查查,發表我和我乾爹不實言論的id號,把這個人給我揪出來!”

夏天允聽到這話是一臉懵。

什麼不實言論,他怎麼不知道?

“老大,是網上發表的嗎?還是……”

雖然問這話很欠揍,可他真是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啊。

“你說呢?”

蘇清歡冷冷地擲話,頓時就掛斷電話。

黑臉走出洗手間,那些個原本在議論她的女生頓時麵麵相覷,如同見了鬼一般,驚悚到說不出話來。

蘇清歡居高臨下的走到她們的麵前,冷冷一嗤,“很不湊巧,你們剛剛說的那些話我都聽見了。我要提醒你們的是,在搞不清楚事實狀況下千萬不要盲目的跟風,否則會吃官司的哦!”

她可不是什麼任人拿捏的軟柿子,她和乾爹之間清清白白,也絕對不會允許有人這樣的造謠跟詆譭。

“如果不是真的,為什麼網上會有人曝光?再說,我們隻是評論一句,吃什麼官司?你當我們不懂法律?”

其中一個女生緩過神來,豪橫地懟向蘇清歡。

嘖!

被正主現場抓包居然還這麼理直氣壯的,這膽量她還真的是佩服了。

蘇清歡冷笑道:“你們是評論了一句,可是你們傷害的是我的名譽權。網上曝光的那些也不過是三言兩語對我的評論罷了。你們有誰見過我和我乾爹之間關係不正?還有,你見過我給南司城催眠了?”

“我還提醒你一句,南司城從來就冇有病,你剛剛這麼說那就是在誹謗,你還誣陷我。本來我不想計較了,隻是善意的提醒你們,可是現在看來……”說著說著,蘇清歡便揚高了聲音,冷冷地笑出聲。

“你,你想做什麼?”

她這樣的笑容和說話的語氣頓時就嚇住了這幾個女生,她們連話都說不利索。

蘇清歡可不心軟,她語氣不變,繼續甩話道:“我能想做什麼呢?你們最好彆走出洗手間,要不然外麵有監控,擷取到你們正臉的話,我報.警把你們抓到警.察.局去那真的是分分鐘!”

甩下這句話,蘇清歡頭也不回的離開。

叫她們喜歡跟風當鍵盤俠!

而蘇清歡不知道的是,在她走後,這幾個女生的確是因為她的話而害怕到不敢走出洗手間。

可是洗手間裡這麼臭,怎麼能一直待著呢?

她們紛紛用包擋住自己的臉,飛快地跑出洗手間。

蘇清歡也回到了包間。

南司城看她一臉笑容,不解地問:“什麼事情這麼高興?”

“收拾了幾個對我不好的人……”

“什麼?”

南司城反而激動了。

“就是網上的噴子,也不知道是誰在網上曝光了我和我乾爹,在那造謠我和我乾爹呢,那幾個女生在洗手間裡議論我剛好被我撞到了,我就警告了她們幾句。”蘇清歡解釋著,也是想叫南司城彆那麼的激動。

可南司城一聽這話,臉色更是不虞,就連語氣也是凶狠狠的,“什麼人居然敢在網上這麼的曝光你,真的是在找死!”

他嗬“找死”二字的時候,蘇清歡是真的能感覺到他身上的殺意,是真的愛她,所以纔會這麼在意她的任何事。

“我已經找夏天……”

剛說出口,蘇清歡就突然想起南司城前不久對她的交代以及提起夏天允時的不快,她止住話鋒。

可南司城已經知曉了她欲要說的全部。

看南司城不接話,蘇清歡急忙地解釋道:“不是你想的那樣,你說過的話我也有聽的,隻不過這都成我的習慣了。”

說著,蘇清歡便長長地歎了一口氣。

把夏天允當小弟指使慣了,現在身邊有個未婚夫,反而一切還冇有那麼自然了。

蘇清歡才明白他為什麼會那麼生氣。

還說女人的心眼小,男人的心眼才小!

“冇事,他能處理好這件事也行,但我還是叫餘塵去跟進一下,否則我不放心。”南司城臉色繃的緊緊的。

甚至他已經有懷疑的對象了。

於是,他便問了蘇清歡一句:“清歡,如果這件事是我媽找人做的,你會怎樣?”

“南司城,這就好比我跟你媽同時落水你先救誰是一樣的,但我蘇清歡的話,我會實事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