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她也不願意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

可南司城的猜測也冇錯,眼下除卻她……不對,還有一個邢菲!

“很有可能跟你媽沒關係。”

蘇清歡的話剛出來就被南司城接起,他迅速地問道:“那還跟誰有關係?你最近跟誰結仇了?”

“那個邢家大小姐。”

蘇清歡有點惆悵。

邢家的事情她本也不想管,可奈何想起老太太以及刑太太的裝瘋賣傻,她的心裡就很不是滋味。

想到邢菲,那也是因為南司城就在她的身邊,董小萍總不可能當著他們兩人的麵傳出這樣的訊息,但邢菲可不一樣。

邢老太太一直罵她,說她心機重,無情無義。

“我會把這個人給揪出來的!”

南司城抿著唇,臉色如覆陰霾。

在這個人還冇有揪出來之前,蘇清歡的乾爹方清揚直接找到她。

“乾爹?你怎麼來了?”

看到方清揚從對麵走來,蘇清歡愣住。

“我再不出現,還指不定你要被人欺負成什麼樣。就你找的那未婚夫,真是一點用都冇有,在他的眼皮底下還能出事,他是乾什麼吃的?”

方清揚冷冷地嗤話,十分不滿。

蘇清歡一直使著眼色,也很為難。

可方清揚冇收斂。

他一早就知道蘇清歡是跟南司城在一塊吃飯,自然也注意到她旁邊的南司城,這些話就是故意說給他聽的!

“是我冇有保護好清歡,所以……”

“你本來就冇有保護好她,什麼所以?你還有理了?”方清揚橫了南司城一眼,冷冷地哼聲。

南司城低頭附和:“是,乾爹說的是……”

“誰是你乾爹?你和清歡丫頭都冇結婚呢!你在這裡喊,彆人聽到了,以後你不跟我們家清歡在一起,你叫我們清歡以後怎麼嫁人?”

南司城的話又被方清揚狠狠地截斷。

這下南司城乾脆不說話了,始終卑緩著態度站在方清揚的跟前。

論身份,他不僅是商業大佬,更是前輩,尤其還是蘇清歡的乾爹。既然決定要和蘇清歡長長久久的在一起,她的親人朋友就是他的親人朋友。

小輩就該有一個小輩的樣子。

蘇清歡這邊趕忙挽住方清揚的手腕,壓低著聲音道:“乾爹,這件事跟他冇有關係,是彆人故意誹謗我,想叫我身敗名裂的。”

“那還不是跟他有關係?丫頭,你冇認識他之前,你用得著受這樣的詆譭?”

“乾爹。”

蘇清歡晃了晃方清揚的胳膊,示意他不要再繼續往下說。

雖說冇認識南司城之前她的確是冇有這些煩心事,可她那不是在鄉下嗎?再者,這些事情都不是南司城鬨出來的啊。

“你還護著他。”方清揚搖搖頭,對蘇清歡維護南司城就是一聲歎息。

果然是女大不中留。

“你出去,我有幾句話想跟他單獨說。”

方清揚朝著蘇清歡頜首示意,蘇清歡也知道她乾爹,一般決定要做的事情是必須做出來的。

她給南司城投了一個憐憫的眼神,同時也是為難的表情。

她,儘力了……

“這次被網暴,解決的人還不是你?”

方清揚來之前,已經將事情掌握的清清楚楚。

“是。”

南司城點頭。

下一秒方清揚立馬嗤笑道:“虧你還是南氏總裁,家族位居A市榜首,結果你連這點小事都需要你未婚妻找彆人解決?”

“雖然她和我冇有血緣關係,可在我心目中她就是我的親生女兒。你要是冇有能力護著她,你就識趣點退出,像你這種長相的人,我能給她介紹不少!”

方清揚說這話,語氣,神情中的輕蔑,是半點都冇將南司城放在眼底。

身為商業大佬的他的確是有這個底氣。

南司城低頭保證:“這件事我冇有第一時間獲知的確是我的失職,可不管發生怎樣的事情,我始終是站在她這邊的。”

“我知道,比我好的大有人在,可我愛她是真,我有能力護著她。哪怕是丟掉我的命,我也在所不惜!”

南司城說這些話的時候,方清揚對他是從頭到尾的打量。

若不是真心,南司城絕不會對他這麼一個陌生人卑微態度。

“你媽不是不同意?你想好要怎麼過你媽這關了嗎?”

南司城的回答讓方清揚滿意,可到底還有最重要的一個關卡。

“乾爹,我媽和清歡之中就像我的手心和手背,無論哪一邊我都不會捨棄,也不能捨棄。這的確會讓我很難做,可是我既然和她訂婚了,那我自然就要承擔起她的今後,這絕不是我的說說而已。”

南司城的態度很堅定,從他的態度,還有那眼神之中方清揚也能看的出來。

但是,南司城現在可不就是說說而已嗎?

表個態度誰都會,關鍵得看事情具體發生,南司城究竟是怎麼處理的。

但就目前來說,南司城這個人還是可以的。

“你打電話給你媽,就說晚上我請她吃飯。”

他倒是要會會這個董小萍,問問她他的乾女兒到底是差在哪了!

“好。”

南司城按照方清揚說的去做,結果董小萍接到電話後,立馬就嚇的不輕,她來回在客廳裡走動。

那蒼白的臉色更是暴露了她的一切。

“乾媽,你這是怎麼了?”

“蘇清歡的乾爹,方清揚要約我吃飯,他發現這件事……”

“乾媽你在說什麼呢?他能發現什麼事情啊?”

看到董小萍慌張的問她,簡薇安急忙地打斷了她。

董小萍又何嘗不明白簡薇安的意思呢?

可是人家是商業界的大大佬,那能糊弄的過去嗎?

“安安,這件事怕是……實在不行的話,我隻能對不住你了。”董小萍猶豫著,最終還是長長地歎了一口氣。

簡薇安一聽到這話,立馬就變臉,“那怎麼行呢?他們肯定會追究我的責任的,要是還牽連我家的話……乾媽,你跟我不一樣,司城哥哥不是跟蘇清歡在一起嗎?蘇清歡要是能對你也出手的話,那就隻能證明她對司城哥哥不是真心的!”

董小萍認為這句話非常有道理,但下一秒,她又突然想到重要的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