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清歡無視他的挑釁,徑自的翻開課本,預習今天要上的新課,似乎不太在乎奧數的成績。

南楚江冷哼了一聲,回過頭期待的看著張老師,還不忘說了一句“張老師,咱們班是不是考的不太理想?其實這也不難預料,畢竟市區奧數比賽難度在哪裡,想要得高分還是需要一定實力的。”

張老師嗬嗬一笑:“南楚江同學說的不錯,這次比賽的難度的確比以往的難度更深,但是,我們班蘇清歡同學考的不錯,百分製的試卷拿了滿分。”

張老師的話宛如一塊巨石扔進水裡,在每個同學的心底激起了層層水花。

“這怎麼可能?這根本不可能!”南楚江的臉色十分難看,怎麼都冇有想到,他居然輸了,而且還輸的這麼難看。

班上其他同學也都不可思議的看向了蘇清歡,這個長相無奇,全然拉低班級顏值平均水平的蘇清歡竟然在市區奧數比賽中考了滿分,簡直就是神一樣的存在。

也不知是誰帶頭,給蘇清歡鼓起了掌聲。

緊接著,全班沸騰了,紛紛給蘇清歡鼓掌,隻有南楚江,鐵青著臉坐在那裡。

“蘇清歡同學,來給大家分享一下經驗。”

蘇清歡預估了自己的成績,至少有95分,全然冇有想到,最後一道大題的第二問,她居然做對了,這得多虧了南司城的筆記。

蘇清歡站了起來:“謝謝大家,我的經驗就是題海戰術,隻有見多了各種題目,並且能夠舉一反三找到方法,那麼在數學這一門科目上就一定有所成就。”

“清歡棒棒噠,難怪之前一直看你在刷題目,都快刷了十幾本練習冊了吧,簡直太棒了。”小魚由衷的說道,數學老師也表示讚同:“希望大家多多向蘇清歡同學學習,能夠在數學這一門學科當中突破自己。”

蘇清歡坐回了座位上,下意識的對上了南楚江的眼眸,她微微一笑,南楚江很是不情願的彆開視線,一雙手放在兩側緊握在一起。

下課後,全班同學都圍在蘇清歡的麵前,紛紛討教學習方法。

這時,南楚江撥開人群,直接走到蘇清歡麵前:“蘇醜女……不是,蘇清歡。”

南楚江第一次改口,不再對她的稱呼上加上醜女兩個字。

“這一次打賭是我輸了,願賭服輸,以後我絕對不會在找你的麻煩,另外,我南楚江從今天起,認你做老大,以後隻要在學校裡見到你,我都繞道而行。”

這話,南楚江是發自內心的。

他之前一直看不起蘇清歡,認為她就是一個徹徹底底的土包子,經過這件事情,他算是長記性了,以後也絕不再作妖了。

“願賭服輸真君子,說真的,我挺佩服你的,南同學。”

南楚江抿了抿嘴唇,心底很不情願,嘴上卻還是乖乖的叫了一聲:“老大。”

蘇清歡見他這麼憋屈的樣子,之前心底窩著那股火總算是消失殆儘了。

“好啦,以後和平相處,井水不犯河水就OK。”

南楚江恩了一聲,表示自己知道了。

南楚江輸了賭注,一直悶悶不樂,而群裡南之延還一直艾特他,問他蘇清歡考的怎麼樣?南楚江很是煩躁的將手機扔在一旁,全然不理會,這一次,他的臉可算是丟大發了。

……

因為蘇清歡拿了奧數比賽市區第一名,成為了奧數史上繼南司城之後唯一一個拿滿分的學生。

一時之間,蘇清歡成了各科老師的香餑餑,幾乎每節課都有老師抽蘇清歡回答問題,尤其是英語老師,她發現,蘇清歡的英語底子很不錯,而且口語很好,發音很標準,這讓她十分的欣賞。

下課後,英語老師把蘇清歡單獨叫到了辦公室:“清歡,你的英語是你之前在農村學習的嗎?”

蘇清歡想了想,點了點頭。

其實,她從小到大讀的都時私立國際學校,采用雙語教學,所以她的英語從小基礎就好,後來她還去國外做了一年的交換生,日常口語發音肯定會比一般的學生要好很多。

但老師以為她以前是在農村上學,她也不好過多的解釋什麼。

“算是吧。”

英語老師笑了笑:“說真的,你的英語水平全然已經超過一個高中生的水平,而且你的膽識也很不錯,正巧我們學校下個月要舉辦英語周演講比賽,我們班我想推薦你和阮安然同學一起去參加,你看可以嗎?”

英語周演講比賽?

蘇清歡並冇有很大的興致,所以直接拒絕了:“不好意思,老師,我對這個比賽冇有多大的興致,就不參加了吧。”

英語老師冇有想到蘇清歡會拒絕,畢竟這是其他同學都夢寐以求要參加的,學校的英語周演講比賽其實隻是一個初試篩選,若是表現優異,是很有可能去省會參加決賽,而在省會決賽上能獲獎的話,是可以直升省一本的外國語大學,完全不用參加高考就能上重點大學,對於一般人來說,可是一個很重要的機會。

英語老師想,蘇清歡鐵定不知道這裡麵的關係,便說道:“沒關係,距離英語周演講比賽還有一些時間,你可以再考慮考慮再做決定。”

蘇清歡是真的冇有這個想法,卻也冇有拂了英語老師的麵子:“好,我知道了,那我先下去了。”

“行,你回去吧。”

蘇清歡從辦公室出來,直接就被阮安然給堵住了。

“蘇清歡,英語老師找你有什麼事?”

蘇清歡挑眉,“這和你有什麼關係?”

阮安然可不依不饒:“蘇清歡,彆以為英語老師對你好一點就自視甚高,你最好是告訴我英語老師跟你說了什麼,否則的話,有你好看。”

蘇清歡並冇有把阮安然的話放在眼底,丟下一句:“隨你的便”便直接岔開她走了,留下一臉氣憤的阮安然看著她的背影直跺腳。

蘇清歡,咱們走著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