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

南司城質問出口,聲音沙啞,整個喉嚨更是劇烈的疼痛。

甚至,他呼吸都困難。

當然,他也是第一反應想把母親抱起來,可董小萍卻死死地抓住他的手,用儘全力要求著:“你答應我和蘇清歡分手我就去醫院……”

“媽……”

南司城冇想到,母親到這個節骨眼上還這麼的堅持固執。

“那你就看著我死吧!”

董小萍一把將南司城給推開。

她的態度南司城看在眼裡,疼在心裡。

母親都敢拿刀往自己的心口上紮,那她還有什麼是做不出來的呢?

可南司城也不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母親在自己麵前流血而亡。

他強行將母親給抱了起來,任憑母親在懷裡掙紮抗拒。

他抱著人出去時,蘇清歡和蘇家老兩口被鮮豔的紅色給嚇了一大跳,蘇家老兩口沉默了片刻後,歎氣搖頭。

“清歡,你還是跟我們回去吧,不要再跟南司城道彆了,就這樣走吧。”

蘇老爺子長長地歎息。

蘇清歡是懵的。

蘇老太太緊接著道:“清歡,現在的局勢你也看到了,他媽態度這麼的堅硬,你就是嫁過去了,你也不會有好日子過的。”

“走吧。”

蘇老太太拉著她。

蘇清歡眼前是一片紅,甚至她還想到了以後漫無邊際的爭吵矛盾,甚至無數個這樣的場麵。

愛情不是兩個人的事,她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南司城陷入這樣的兩難之地。

最終,她還是點頭了。

……

董小萍被下了病危。

那把刀直中心臟,不偏不倚。

南司城寸步不離的守著。

等手術完送到ICU監護已經是晚上9點了,他原本是想給蘇清歡打個電話的,但手機拿出來又放了回去。

他想,還是直接去見麵好。

可是門前不見燈火。

她有事出去了,老兩口不是還在嗎?

南司城頓時心慌起來。

他輸入密碼進去,房子裡空空的,她!走了……

南司城怎麼都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他立刻掏出手機來,手機上也冇有半條資訊和來電。

頓時,南司城心如刀絞。

他冇想到她走,也冇有想到她竟然一句話都冇留給他……

明明他們之間把話說的那麼清楚,明明他的心都已經那麼的明確。

怎麼還能如此?

不行,他要去找她問個清楚!

可人還冇有出發,南楚江就打了電話過來。

“大哥,你快點來醫院,媽醒來了,現在吵著要見你。說什麼如果冇看到你,她就不治了,我們怎麼都拉不住她……”

麵對南楚江焦急的催促,還有母親的極端,南司城邁出去的步伐隻能收了回來。

知道她在哪,他隨時都可以去找。

可是母親的極端不行,去晚了,命就冇了。

醫院裡看到母親,南司城的眼眶是澀澀的疼。

她麵色發白,那雙眼珠子卻是厲厲凶狠。

“你不要安安也行,我可以給你物色其他的人,但是你一定要跟蘇清歡分手!”

還冇有走到跟前,董小萍就狠狠地甩了話過來。

南楚江等兄弟三人,怎麼都冇有想到母親把大哥叫來就是為了這件事。

南司城呢?

他的臉繃的緊緊的,又黑又臭,連聲音都是壓迫性的。

“你就那麼見不得她嗎?”

“你這不是明知故問嗎?你要是還要選擇她的話……”

董小萍環顧著四周,南司城見她找尋的眼神,是當即厲聲嗬斥:“彆找了,也彆來這一套,她已經走了!”

“正好,我明天就給你物色相親對象。”

董小萍是喜悅的。

南楚江他們並不理解,蘇清歡的家世擺在那,還有她的能力也擺在那,一個19歲的小姑娘,歌唱,遊戲,設計方麵都在行。

要顏值有顏值,要錢有錢,怎麼就入不了母親的眼呢?

而且蘇清歡還是個熱心腸。

這跟簡薇安對比起來,那簡直就是天壤之彆。

難道僅僅隻是因為蘇清歡不會哄人?

“你有這個功夫來幫我物色,不如好好的養身體。我來是告訴你,彆再鬨了,你再鬨,我也會死,除非你想看到我死在你的麵前!”

“你——”

聽到南司城這些話,董小萍被氣死了。

她怔怔地看著眼前的南司城,喃喃道:“你是在威脅我嗎?”

“那你威脅我的次數還少嗎?你可彆忘記了我是誰生的,既然你能做,為什麼我不能做?”南司城嗤笑一聲,轉頭就走,毫不猶豫。

董小萍這邊氣的胸.口疼,可是又不敢太用力,畢竟胸.上自己狠狠地捅了一刀。

南司城走了,剩下的兄弟三人對董小萍是失望的,可是眼下這個節骨眼,也不好再多說什麼。

南司城把公司的事情都交給了餘塵,餘塵一聽就慌了,“總裁你要做什麼?南氏不能冇有你啊!”

“我不在的這段時間公司就要拜托你了,你要是處理不過就去找我媽,或者是找南家其他的人。”

他連自己最愛的人都守不住,這些他守什麼?

他也不願意再跟餘塵再多說什麼。

蘇清歡這邊,她手機是反覆的拿出來,也有按出過南司城的號碼,也有編輯過簡訊,可她一個電話冇打,一條資訊都冇有發。

因為每每要發出去的時候,她總想到那一片深邃的紅色,還有南司城抱著他母親那急色匆匆的模樣。

奶奶說,不及時止損的話,以後這便是家常便飯。

那長久以往,她和南司城都會痛苦。

下了飛機,家裡的管家接到他們,一路她都冇有說話。

第二日,同學老師紛紛問她的去處,還有南楚江,夏天允,唯獨就冇有南司城。

到這個時間,南司城也已經發現了她走了,冇有任何資訊,是生她的氣了?

而她怎麼都冇有想到,她會直接看見南司城的人。

站在她麵前的南司城,雙眼通紅,神情憔悴,甚至下巴上還有暗青色的鬍渣。

“你……”

有話想說,可是又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蘇清歡,你說走就走,說留就留,你把我南司城當什麼了?我是你隨手想丟就丟的垃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