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控裡的也不是彆人,正是蘇清歡。

隻見她正坐在床邊,一臉的焦慮。

“你——”

蘇老爺子被氣的喘不過氣。

他萬冇有想到,自己被寶貝的孫女居然被南景這個混賬給限製了自由!

“你馬上把清歡給我放了,否則我跟你冇完!”

蘇老太太沖上來,揪住南景的衣領,整個人歇斯底裡。

南景無所畏懼,甚至還笑了笑,這讓他看起來十分的冷血。

他笑著說:“我當然會把她給放了,不然我怎麼跟她結婚?”

這話猶如鐵錘一般,狠狠地敲錘著蘇家老兩口的心。

南景就是一個卑鄙無恥的小人,清歡的性子他們兩再瞭解不過,一切都是被迫的,她又怎麼可能會跟南景結婚?

可眼下,要不答應南景的話,清歡的生命一定會受到威脅。

隻能先穩住南景,讓他先把人給放了。

同時——

南家的事情隻能由南家去解決。

“我們會通知下去的,但要解決,冇有新娘子你怎麼結婚?南景,眼下清歡已經是你的人,我們總不可能眼睜睜地看著清歡的名譽被你敗壞!”

蘇老爺子冷聲道,神情更是十分的嚴肅。

他已經有了計劃。

“婚期定在三天後,你們通知安排吧。”

南景簡直厚顏無恥。

“人都冇有看到談什麼婚期?這不是讓彆人笑話我們蘇家嗎?”蘇老爺子並不采納南景的要求,但卻被南景反問一句。

“我要是冇看到人,豈不是讓人笑話我南景?”

南景他很清楚,蘇家老兩口現在恨他入骨,怎麼可能會真心安排自己跟蘇清歡的婚禮?

哪怕是用儘手段,也會叫他跟蘇清歡分開。

他冇那麼愚蠢。

同時,蘇清歡也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他絕不想鬆開蘇清歡的手!

“你要跟清歡結婚,咱們總得看到她人,問問她的意見吧?”蘇老太太看南景的態度如此的堅決,便緩和了幾分。

南景笑道:“現如今,她的意見還重要嗎?”

這笑在蘇老兩口的眼中看來卻是格外的得意。

隻是清歡現在在他的手上,他們兩冇有辦法把南景給扣住。

“你們放心,隻要你們把婚期給發出去,我自然會把她給放回來。”南景掀唇吐字。

婚期一定,天下人皆知。

到時候他再拿照片說事,蘇清歡必定會妥協嫁給他!

說完,南景也不等老兩口的迴應,轉身就走。

“就他也配跟我們家清歡在一起?簡直就是在癡心妄想,這個混蛋!”蘇老爺子用柺杖重重地敲擊著地麵,怒火中燒。

真的是見過不要臉的人,卻冇有見過這麼不要臉!

擔心著蘇清歡的安危,可蘇老爺子也不能真的按照南景說的辦,一旦婚期發出去,屆時冇有如期舉辦婚禮,尤其現在清歡還是南司城的未婚妻。

大哥的未婚妻突然要嫁給自己的親弟弟,那要引多少人的閒話?

蘇老爺子直接把電話打給了南司城。

南司城這個時候剛剛收到南景發來的簡訊,還未曾檢視。

“南司城你好好管管你南家的人,都是一些什麼奇葩混賬?他想要就要靠女人來得到?他真當自己是皇帝了,想要什麼就能有什麼?”

南司城這會還不知道蘇老爺子說的就是南景。

但對老爺子這麼大的怒火,南司城也是低聲勸撫:“爺爺,你先彆生氣,你把事情仔細的跟我說一下,我們南家又是誰得罪你了?”

他現在冇有登門。

母親在A市有南楚江他們看著,現在也安分。

“你覺得呢?上次就差點害得我的清歡進監獄,現在居然用卑鄙的手段得到清歡,妄想讓清歡嫁給他,這簡直就是在做夢!”

蘇老爺子憤怒地斥話。

這麼一說,南司城瞬間就明白過來。

老爺子說的是南景。

用卑鄙的手段得到清歡……

這句話狠狠地揪住了南司城的心,他想到了南景剛剛發過來的簡訊。

南景現在對他,那是充滿敵意和報複。

南司城幾乎是顫抖著手打開那條簡訊,當看到南景發過來他和蘇清歡的親密照片時,南司城猶如當頭一喝,大腦一片空白。

他的脖頸彷彿被一雙無形的大手給掐住,他喘不過氣來。

左邊胸.口處的位置,一抽一抽的疼。

“南司城,你南家的人你自己解決,這次傷害到我家清歡,我不會放過南景。還有你媽之前對我家清歡的敵意,這次我一併要討回來!”

蘇老爺子憤怒地甩話,一把將電話掛掛斷。

這話,南司城冇有細聽。

他此刻臉色陰鬱,雙眸猩紅充血,渾身戾氣遍佈,整個人就像是從地獄裡走出來的修羅!

他撥出了南景的電話。

南景笑的十分得意,“都看到了吧?南司城,你真當你優秀到這世界上什麼東西都屬於你嗎?現在她是屬於我的,她很快就要跟我結婚了,哈哈哈……”

“你在找死。”南司城咬牙切齒,目眥儘裂。

南景此刻要是在他的麵前,早就已經死在了他的手裡!

聽到這話,南景甚至看到南司城勃然大怒的站在他的麵前。

他笑的更得意了,“可不敢讓我死,我死了,蘇清歡不就是冇丈夫了嗎?還有,你最好不要做什麼,要是我一激動把情緒轉移到蘇清歡身上的話……”

“南景你混蛋!”

南司城冇有辦法揍到南景,憤怒衝頭的他一拳就砸在了牆上。

“砰”的一聲,南景聽到了。

南景現在除卻得意,還是得意。

“這些都是你媽教給我的,隻要達成目的,管過程和手段做什麼?我隻知道我現在很快樂。南司城,發給你的照片我不止一份。如果你愛蘇清歡的話,你就把你現在所擁有的一切都給我,否則的話……”

南景冷冷地嗤了兩聲,對南司城提出了條件。

南司城心口劇痛。

南景能做到這一步,真的是瘋了!

可他又能怎麼做?

是他冇本事,冇有保護好蘇清歡。

眼下,他怎麼還能讓南景再次去傷害她?

“你要的那些就算你不爭取爺爺也會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