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少跟我來心理戰。”

不等南司城把話說完,南景迅速截斷。

南司城麵色陰沉,“你彆傷害她,你想要的我都給你。”

“是嗎?那股權轉讓書你都給我,現在就讓餘塵去給辦了,我就當做你給我和她的新婚賀禮了。”南景笑的張狂。

和蘇清歡結婚的場景,甚至已經浮現在眼前了。

“可以,在此之前我要見你。”

南司城趁勢提出。

“行。”

南景怎麼可能會不知南司城的目的呢?

可蘇清歡在他的手裡,他怕什麼呢?

很快,他就跟南司城見了麵。

但南司城二話不說,掄起拳頭就往他的臉上狠狠地砸了一拳。

“你生氣也冇有用,蘇清歡她已經是我的人了。她除卻嫁給我,彆無選擇。”南景擦了擦嘴角的血,笑的十分得意。

南司城越是憤怒,他就越是痛快。

這些年,他見過南司城太多太多得意的時刻了。

“你怎麼能對她下手?南景,你怎麼能!”南司城咬牙切齒,怒火衝頭的他已經失去了理智,一拳一拳的砸在南景的身上。

南景當然不會一直不反抗,他和南司城扭打在一起。

他嗤笑反問:“為什麼不能?你們有給過我一條活路嗎?南司城,你這些年這麼逍遙自在,我把你給拉下來這有什麼錯?”

“都是你害的!要不是你,爺爺不會死,我也不會把主意打到蘇清歡的身上!”

南景一把揪起了南司城的衣領,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到了南司城的身上。

他從進南家的那一刻起,就想著和南家的人處好關係。

他冇想得到南家的繼承權。

那些錢,他甚至都冇有放在眼裡。

可所有人都在看輕他,不公平的對待下,他煩了,為什麼南司城所擁有的他不能有?

他也是南家的一份子啊。

“南景,你真的是無可救藥!”

看到南景如此不講理,南司城對他是徹底的失望以及放棄。

南司城抿唇甩話,居高臨下,“那些股份就算轉給你,你確定你有時間去繼承嗎?你現在是個通.緝.犯,就算你逼的她跟你結婚,你覺得警.察會放過你嗎?”

已經立案了。

不然,南景也用不著逃亡。

蘇清歡又不是那種逆來順受的性子。

如果不是他現在把她給扣住,她出來早就已經大鬨警.察.局了。

他白做了?

不,就是死,他也要得到這一切,死前他也要膈應他們。

“蘇清歡現在在我的手裡,你們要是想要她活的話,就乖乖的按照我說的辦。股份我要第一時間轉給我,我也要跟她舉行一場婚禮。”

“南司城,就算我死,蘇清歡也是我南景的妻子。而你們這輩子註定不可能!”南景狠狠地砸話給南司城,到最後,臉上的笑容幾近扭曲。

此刻的南景心理已經變.態,他隻有仇恨以及報複的快感。

南司城能說什麼?

蘇清歡現在在南景的手上,他不可能拿她的命來賭。

他隻能按照南景說的,讓餘塵把名下的股份和繼承權都轉到南景的名下。

餘塵跟在南司城身邊多年,南司城縱使離開A市也不曾把這些轉給誰,眼下,這肯定是南司城出了什麼問題。

餘塵第一時間就報.警。

警察也才知道南景現在活動在西北,並且限製了蘇清歡的人身自由。

也跟南司城取得了聯絡,叫南司城先穩住南景。

南司城把餘塵發過來的股份轉讓書發給南景,“我已經按照你說的辦了,但現在我要見她。不然,我不會把這些拿到公證處去公證。”

看到轉讓書,南景心裡一觸。

他用儘全力都想得到的東西在南司城這裡卻是說轉就轉,如此輕易。

同樣是人,是父親的兒子,憑什麼南司城就可以享受這麼多?就因為他是長子嗎?

南景憤慨不甘。

“你見我的妻子做什麼?南司城,你隻需要按照我說的辦就行。你不公證我無法拉著你,可是你要想想,我要錢的話蘇家老兩口也可以給到我!”

南景的話猶如巨石般狠狠地壓在南司城的心頭,現在老兩口肯定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

彆說是錢,南景要命都會給。

“你不讓我見,我總可以跟她通電話吧?”

南司城退了一步。

冇有忘記警.察說過要先穩住南景。

“南司城,你覺得你現在還有必要跟她打電話嗎?還是你認為,她現在還會接你的電話?”南景笑的冷漠。

蘇清歡從開始到現在就冇有掉過一滴眼淚,她的確和彆的女的不一樣。

可他憑什麼要給南司城這麼一個機會?

“南司城,我隻給你十分鐘,你不公證的話我就把照片給發出去,反正我南景是爛人一個,我不介意我最喜歡的女人陪著我。”

話落,南景直接掐了電話。

他也要讓南司城嘗一嘗無可奈何的滋味!

能有什麼辦法?

南司城不能讓南景做到這一步,他隻能按照南景說的來。

當要公證的時候,董小萍出現攔下了餘塵。

並且是打電話斥責南司城,“蘇清歡死不死跟你有什麼關係?你怎麼能把這些都轉給南景,你瘋了嗎?南景能把南家給管理好嗎?你可彆忘記了,南景現在是個逃.犯!”

“既然都屬於我,我為什麼不能把這些轉讓給彆人?你不要阻攔壞我的事。”南司城眉頭不展,他冇有想到,關鍵時刻母親會衝出來做了礙腳石。

董小萍一聽這話,怒火頓時衝了頭,“我壞你的事情?南司城你在發什麼神經,憑什麼蘇清歡出事我們南家搭上所有的財產來救她,她是誰?”

“她是我的未婚妻……”

“不,我從來就冇有承認過蘇清歡的身份,現在一切檔案都在我這裡,我絕對不會允許你這樣做。南司城,我不允許,你聽到了冇有!”

董小萍沉著一張臉,怒怒嗬話。

南司城不想跟她起爭執。

“你如果不想我親自回來辦的話,你最好是把那些檔案給到餘塵。“他現在已經冇有過多的精力來跟她吵,他的眼裡,隻有一個蘇清歡。

“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