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飯之後,蘇清歡一如既往的待在房間裡寫作業,寫到一半的時候,就突然接到姑姑的電話。

“歡兒,在忙什麼?”

“寫作業。”

那邊的蘇影還以為自己聽錯了:“啥時候我們家歡兒也需要寫作業了?”

“姑姑……”

“好了,我的乖崽,我在MISS酒吧,有冇有時間出來陪姑姑喝一杯吧。”

蘇清歡看了看時間,直接合上了自己的課本:“好啊,我這就過來。”

掛了電話,蘇清歡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裝束,確定一如既往的醜,這纔拿著包包出了門。

蘇清歡是打車去的MISS酒吧,酒吧裡,燈紅酒綠,音樂聲嘈雜,蘇清歡找了一圈,纔在最裡麵的角落找到了喝的爛醉的蘇影。

“姑姑!”

蘇影迷迷糊糊間睜開了眼睛,見是蘇清歡,連忙摟過她的肩膀:“歡兒來了啊!來,陪姑姑和兩杯。”

“姑姑,你都喝成這樣了,不能再喝了,走,我送你回去。”

誰知蘇影直接掙脫了她:“我不要,我纔不要回去,我還要喝,繼續喝……”說著,又拿了一瓶酒繼續喝了起來,蘇清歡見攔不住,索性就不攔了,她是瞭解蘇影的,平日裡睿智,灑脫,今日明顯感覺到她的情緒不太好。

索性蘇清歡坐了下來,拿著麵前的酒陪蘇影一起喝了起來:“來,姑姑,乾杯!”

蘇影笑了:“這纔是姑姑的好歡兒,來,乾!”

兩個人你一杯,我一杯,一連幾杯酒下肚,蘇清歡感覺有些受不了,可蘇影全然像是個冇事人一樣,一邊端著酒杯,一邊拉著蘇清歡滑入了舞池當中。

蘇影毫無顧忌跳起了熱舞,蘇清歡也難得放肆一回,索性這裡也冇有人認識自己,也跟著蘇影跳了起來。

姑侄兩個人十分默契,一連惹得周圍的人頻頻尖叫,口哨聲響了不停,幾乎吸引了在場百分之八十的男人,當然,這百分之八十的男人都是為蘇影著迷,至於蘇清歡,光是那張臉就讓人望而卻步。

“美女,可不可以請你喝一杯?”男人上前跟蘇影搭訕,若是以往,蘇影早就把對方拍走了,誰知今天,蘇影卻是笑了笑,說了句:“好啊!”便任由男人將她從舞池拉了下去,蘇清歡想要追上去,卻一連被好幾個男人圍住。

“你們要乾什麼,給我讓開!”

“哈哈哈,放心吧,我們是不會對你乾什麼的,隻是你做人還是得識趣一點,不要破壞彆人的好事。”

蘇清歡隻想爆粗:“給我讓開。”

“喲,真是看不出來,長的這麼磕磣,脾氣卻這麼爆,我喜歡。”

蘇清歡臉一沉:“喜歡你大爺,給我滾開。”

幾個男人痞氣一笑,絲毫冇有要讓開的意思,蘇清歡冷哼一聲,一腳朝著男人踹了過去,三下五除二就將其中一個男人打趴在地。

蘇清歡的動作太快了,快到幾人根本就冇有反應過來就已經被撂倒了。

“你這個臭女表,看我不好好收拾你。”說著便要上前,蘇清歡眼疾手快,側身躲了過去,再一腳直中要害,隻聽到空氣中一聲慘叫,男人捂著自己要害之處,臉漲成了豬肝色,其餘幾人見此,哪裡還敢去攔蘇清歡。

蘇清歡直接大步追了上去,隻見男人對著蘇影動手動腳,蘇清歡眼眸一沉,一把將蘇影拉了過來,一拳砸在男人的臉上。

男人吃痛的鬆開蘇影,嘴裡罵罵咧咧,想要好好收拾蘇清歡,蘇清歡一手護著蘇影,失神間,男人的拳頭就要過來,蘇清歡眼見著男人的拳頭朝著自己砸了過來,下一秒,就聽到空氣中傳來“哢擦”一聲,男人“啊——”的慘叫聲充斥了整個酒吧。

隨即整個人被重重的扔了出去。

“滾!”

對方連忙從地上爬了起來,屁滾尿流的跑了。

“你們冇事吧?”低沉的嗓音簡直快要讓人耳朵懷孕了,蘇清歡回過神來,看著眼前這個陌生的男人,下意識的搖了搖頭:“謝謝你~”

男人勾唇一笑:“不用客氣,她還好嗎?”

蘇清歡一愣,看向懷裡的姑姑,敢情眼前的男人跟姑姑認識?不對,這眼神不對啊!

蘇清歡輕咳了一聲:“那個……請問一下,你是?”

男人冇有解釋,直接從蘇清歡的懷裡摟過蘇影,緊接著打橫抱將她抱起,蘇清歡想要阻止,奈何醉醺醺的蘇影朝著她眨了眨眼睛,蘇清歡明白了,姑姑是願意跟他走的。

“幫我照顧好姑姑。”

蘇清歡不忘叮囑,男人回過頭看了她一眼:“我知道,小侄女。”

一句小侄女,毫不客氣的宣示主權,表麵身份,蘇清歡看著二人離開的背影,喃喃道,這就是未來姑父?

等到兩人走了後,蘇清歡看了看時間,也不早了,她該回去了,誰知剛剛走到門口,就被一道熟悉的身影給攔住了:“蘇清歡?”

蘇情話眨巴眨巴眼睛,看著眼前的男人,南司城?他怎麼會在這裡?

南司城深邃的眼眸裡全然是打量,他早就發現蘇清歡了,並且全程目睹了蘇清歡到這個酒吧的全部經過,真是看不出來,這個平日裡看起來的乖乖女,舞倒是跳的格外妖嬈,而且,蘇清歡的身手還不錯,看得出來是練過的。

“好巧啊,你也在這裡。”蘇清歡一臉淡定的說道,南司城恩了一聲,問:“要不要一起喝兩杯?”

“不了,我要回去了。”蘇清歡直接拒絕,直覺告訴她,今晚上的南司城有點危險,她還是不要去招惹他為好。

“那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蘇清歡的話還冇有說完,就直接被南司城打斷了:“爺爺說了,照顧你是我們幾兄弟應該做的事情,你也不想我交不了差吧。”

用爺爺當藉口,蘇清歡是全然冇有拒絕的餘地,隻好答應了。

回去的路上,蘇清歡打開窗戶吹著冷風,整個人已然清醒了不少,南司城看著她這張臉,愈發覺得眼前的蘇清歡似乎很神秘,他以為像蘇清歡這樣的人,他可以一眼看穿她的想法,可是漸漸的,他發現,他看到的隻是蘇清歡想要展露出來的表象。

蘇清歡,是一個有秘密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