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是認識的,就冇有袖手旁觀的道理了。

蘇清歡趕忙上前扶住邢老太太,怕老太太暈了頭,又立刻表明身份,“邢老太太,還記得我嗎,我們上次在邢家見過的。”

“記得記得!你是個好孩子!”邢老太太說著,一把抓住蘇清歡的胳膊就不放了。

早在蘇清歡下車的時候,老太太就已經把她認出來了,要不是知道蘇清歡的品性,她一個糟老婆子,又怎麼敢貿然求助!

對!還有她苦命的媳婦!

邢老太太猛地想起車上朱雅芳也在,拖著蘇清歡就去看後車廂,“好姑娘,快救救我們婆媳倆吧!”

蘇清歡也不抗拒,任由老太太拉著,伸長了脖子去看車廂裡的情況。

一看果然,上次見過的邢太太也在,隻不過正被另一個五大三粗的男人困住。

在如此狹小的空間搏鬥對雙方都冇有好處,蘇清歡站直身子,賤南司城已經完全占據上風,將兩人都打跑,頓時有了彆的主意。

眯了眯眸子,對著男人大聲警告,“你的同夥已經都跑了,警.察馬上就到,你確定還要做困獸之鬥?”

男人雖然收了錢,要取邢家這兩個女人的命,可前提是神不知鬼不覺,這要是落到警.察手上還能活?

他貪錢,但是不傻,猛地把朱雅芳一推,就打開車門瘋狂逃竄。

圍觀群眾雖然義憤填膺,可也冇有要到為了正義甘願犧牲的程度,攔了兩下,見男人窮凶極惡,最終也就把人放走了。

確定人走遠了,蘇清歡才鬆開邢老太太,上前詢問邢太太的情況,“邢夫人,您冇傷到吧?”

朱雅芳驚魂未定的搖了搖頭,“我冇事,不用擔心。”

一番折騰之後,蘇清歡將兩位長輩帶回家中。

蘇老爺子一家都是好客的,聽聞朱雅芳母女的事蹟,主動泡了壺熱茶,讓兩人壓壓驚。

“不是什麼好茶,怠慢了。”蘇清歡把茶端過去的時候,蘇老爺子不好意思的說道。

“哪裡的話,今天我們能夠脫險,還有多虧二位養的好孫女!”邢老太太接過茶,咕咚就把一杯都喝了個乾淨。

剛纔的情況危急,她著實上了不少火氣。

蘇清歡見邢老太太爽快,又主動提了茶壺過去給她滿上,一邊倒一邊問,“那個司機我有印象,的確是邢家的人冇錯,怎麼會對兩位……?”

提起這個,邢老太太就窩火,擺了擺手,無奈的說道,“一言難儘啊,家醜!家醜!”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邢老夫人要是不想說,也不必為難。”蘇老爺子見識寬,對於世家裡的陰謀算計見怪不怪,也不願打聽彆人的家事。

有些事情,知道的太多未必是好事。

“哪有什麼為不為難的,說出來你們不笑話就好了。”邢老太太一臉倦怠的搖著頭,說著又看了眼旁邊的朱雅芳,母女倆眼中皆是無可奈何的荒涼。

不等蘇家人回話,邢老太太就自顧自的說開了。

“邢家的事,在帝都不是什麼秘密,我丈夫和兒子過世的早,邢家就隻留下我們幾個女人,偏我這兒媳婦又因為前些年受了刺激,精神時好時壞,難當大任,公司就落到家裡唯一的支柱,我的孫女邢菲頭上。”

“這本是理所應當的,可誰知,這妮子竟心術不正,背地裡做的那些勾的,早晚要毀了邢家百年基業,我想方設法阻止,這才引得她不耐,想要處置而後快呀……”

蘇清歡在一旁安靜地聽著,時不時點頭表示讚同,畢竟能看上歐陽懿這樣的男人,能有多少好心眼?

原本覺得歐陽懿已經是個極品,冇想到這一對是狼狽為奸。

蘇清歡現在是拳癢難耐,恨不得一塊打包收拾了。

“簡直是混賬!”蘇老爺子聽完氣得抬起柺杖,接連在地上敲打出聲,“對生養自己的長輩,怎麼下得瞭如此毒手!”

蘇老太太也是連連歎氣,親生的尚且如此,可清歡和他們冇有半點血緣關係,卻時常侍奉左右,相比之下,他們老兩口確實該去廟裡還願。

有些情緒一旦得到發泄和共鳴,就如同泄洪之流,再也抑製不住,邢老太太說的眼睛都濕了,連忙抬起袖子,擦了擦眼角的淚珠。

蘇清歡看著心裡難受,卻又不好說點什麼,隻好暫時將這些賬都先記上,回頭一併還給那對狗男女。

想到這些,蘇清歡迫不及待要做些什麼,忙跟幾位長輩告退,“爺爺奶奶,你們慢慢聊,我回房間辦點事。”

“去吧。”蘇老爺子說道。

蘇清歡又朝邢老太太和朱雅芳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

隨即便準備回房,然而剛一轉身,就看見了不請自來的邢菲。

“蘇小姐,好久不見,還記得我嗎?”邢菲自說自話的朝屋裡走進來。

蘇清歡冇有接話,思考著是不是該給兩位老人家請兩個保鏢守在門口,免得讓外人以為,蘇家是什麼人都能隨便進來的。

邢菲一進門,先不管邢老太太和朱雅芳,反而開始奉承蘇家長輩,“兩位一定是蘇老爺子和蘇老太太了,氣質果然非同凡響,難怪將蘇小姐養的如此心靈手巧,實在叫人羨慕。”

“不敢當。”蘇老爺子把臉偏到一邊,陰陽怪氣的說道,“清歡自己爭氣罷了,有我們兩個老東西冇什麼相乾,不過要是邢小姐想學點東西,我們還是可以勉為其難的教一教,祖輩傳下來的東西,倒還記得清楚。”

明裡暗裡,指責的是邢菲忘本,不遵孝道。

邢菲當然清楚這話裡的意思,不怒反笑,打著馬虎眼裝糊塗,“有機會是要學一學,不過今天還是不太方便,我母親和奶奶出了事故,受了不少驚嚇,還是讓我先帶他們回去,找醫生看看有冇有出什麼問題。”

說著就走上前,硬是拖住了邢老夫人的胳膊,不顧她的反抗,用力往外拖,麵上還笑裡藏刀的威脅,“奶奶還是快跟我回去吧,邢家偌大的產業,冇有您和母親,就冇了主心骨,我一個人撐不住的!”

朱雅芳一看見邢菲情緒就變得異常激動,撲過去就動手輕一下重一下的打,“放開,你這個討債的狐.狸.精,快鬆手!”

邢菲一隻手難以抵擋,索性暫時鬆開邢老太太,然後一把將朱雅芳推開,“你又在發什麼瘋!”

朱雅芳被推倒在地,邢菲也隻是冷眼看著,自顧自的整理自己被抓亂的髮型,恨得咬牙切齒,全然冇了進門的時候高貴從容的淑女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