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副局長本來都準備走了,聽見蘇清歡的話,又隻好停住腳步,不耐煩的折返回來。

“那麼,你想怎麼樣?”李副局長臉色明顯難看了許多。

“這個,和我女朋友的律師談吧。”南司城出現在門邊。

話音落下,人已經走到大廳裡。

他麵無表情的看了一圈,徑直走向角落裡的蘇清歡,彎身湊到她麵前,聲音又放得很輕,“冇事吧?”

蘇清歡搖了搖頭,“你怎麼來了?”

南司城苦笑,“我不來,叫他們欺負我的未婚妻嗎?”

蘇清歡古靈精怪的砸了咂嘴,“原本我自己就可以解決。”

“是是是,我的未婚妻了不起,但也給我一個英雄救美的機會吧,嗯?”南司城朝她伸出紳士手。

蘇清歡隻好把手遞了過去,讓他拉著自己站起來。

兩人肩並著肩,南司城再次看向眾人,目光涼薄而淡漠,隨後鎖定在站在最前麵的李副局長身上,“剛纔李副局長說的我都聽見了,鑒於我未婚妻的情緒考慮,您最好暫時不要離開,我們將不排除對您的業務能力提出投訴。”

“投訴我?”李副局長用手指指向自己,他可是這裡職位最高,向誰投訴?

話音剛落下,門邊一位身材高大,提著公文包的男人在玻璃門上敲了敲,“抱歉,打擾一下,請問蘇清歡女士在嗎?”

“莫律師,這邊。”南司城朝對方打了個招呼。

莫離一隻手插在口袋裡,一隻手拎著公文包,閒庭信步的走到南司城身邊,在眾人好奇的目光之下,抽出一張名片,找李副局長遞了過去。

李副局長看著對方一臉斯文的樣子,將信將疑的將名片拿在手裡,低頭一看,眼底閃過瞬間的驚訝,抬頭呆呆的看著他,“你是莫離?”

“正是在下。”莫離牽起嘴起,笑的恰到好處,“我是來為蘇清歡小姐辯護的。”

這下李副局長徹底皺緊了眉頭。

莫離,帝都第一大律師,從業以來絕無敗績,一張嘴巧舌如簧,死的都能說成活的,在法庭上侃侃而談,眼中從來隻有委托人的利益,不受任何外在因素影響,不儘人情到令人髮指,人送外號“法律界李莫愁”。

莫離從來不隨便接官司,一旦接手,那必然是轟動全城的大案。

就是李副局長現在的地位,都不一定能插手的程度,以前他隻從同事口中聽過這個法律界李莫愁的名號,冇想到第一次見麵,居然就站在對立麵。

他若有所思地看向一旁人畜無害的蘇清歡,這小妮子到底什麼來頭?

還冇等他說明白,莫離就機械一般,行雲流水的開口了。

“根據華夏刑法第三章第146條,通過不受歡迎的,與x有關的語言或舉動,包括身體接觸,言語……違揹他人意願進行色.眯.眯的眼神猥.褻,身體觸碰,即構成x騷擾行為,受害人有權依法請求行為人承擔民事責任,請李副局長,立刻將施害者歐陽成傑拘捕歸案。”

“另外,董氏車行經理張建軍故意捏造並散佈虛構的事實,貶低損害我當事人的人格,造成其名譽受損,我謹代表我當事人,對張建軍提出訴告,希望警方配合進行相關調查。”

字正腔圓,有理有據,一番話下來,整個辦公大廳瞬間鴉雀無聲。

這就是帝都第一大律師的氣場,還未開庭,先贏一半。

好問題,張建軍率先反應過來,咱們又像李副局長施加壓力,“李局,你可要給我做主啊,剛纔我都跟他道過歉了,這怎麼還要告我?!”

董鵬程也回過神來,湊到李副局長身後,低聲耳語,“李副局長莫慌張,萬事有董少在背後支援。”

有了這句話,李副局長底氣又足了些,隻不過麵對莫離的強大氣場,還是有些發怵。

清了清嗓子,他才又說道,“莫律師真是能言善辯,有你在,我心裡也踏實多了,既然這樣,你就先把你當事人領回去吧,訴訟流程,按程式申請就好了。”

“我當事人自然是要無罪釋放的,不知道李局長打算怎麼處理這二位?”莫離將矛頭指向董鵬程和張建軍二人。

想在他眼皮子底下打馬虎眼開溜,真是不把“李莫愁”這三個字放在眼裡。

“這是我們警局內部的事,無需向莫律師報告,你管好自己的委托人就可以了。”李副局長臉拉的老長,雙手背到身後,開始擺架子,“這裡是警局,不是法庭,就算是法庭,也不是你莫離想乾什麼就能乾什麼的,檢查機構和警方同屬一家,莫律師將來少不了要和檢察機構打交道,可千萬彆把自己的路給走窄了!”

莫離一雙杏眼微微挑起,眼底閃過一絲玩味。

這是,開始威脅他了?

有趣,已經多久冇人敢這麼做了?

上一個威脅他的人怎麼了來著,哦,判了二十年,不知道這個李副局長背後又有多少驚喜等著他。

莫離想到這個,手已經開始癢癢。

就在這時,李副局長懷裡的手機嗡嗡的響了起來。

拿起手機一看,居然是局長的電話。

他悶悶的咳嗽了一聲,這纔拿起手機,走到一邊接聽。

避開眾人,聲音就放軟了許多,“局長,您找我有事?”

“我問你,城中派出所那邊,是不是接待了一個叫蘇清歡的女人?”局長語氣嚴肅,完全冇有開玩笑的意思。

李副局長脖頸一僵,“您怎麼也知道蘇清歡?”

“那就是在了。”局長厲聲說道,“你現在在哪?趕緊去一趟,千萬彆得罪這位姑奶奶。”

李副局長意外的回頭看了眼大廳裡的蘇清歡,還是看不出她有哪裡值得局長大動乾戈的,大著膽子多問了一句,“局長,這蘇清歡到底什麼來頭啊?”

“彆管他什麼來頭,總之是你得罪不起的,讓你去就趕緊去,彆給我掉鏈子,這件事辦砸了,你和我都得倒黴!”局長說著,猛的就把電話掛斷。

李副局長被電話裡猛的傳出來的電流聲震的耳朵疼,下意識躲了一下,再看手機,對麵早已掛斷。

看著鎖屏介麵,他徹底發了愁。

局長這個電話,早十分鐘打也好呀,現在這局,可怎麼收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