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家的花園很大,挨著池塘,晚風吹來,好不愜意。

她這前腳剛剛坐下,後腳,夏天允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了,直接拍了拍她的肩膀,順勢在她旁邊坐了下來:“老大,你怎麼躲這裡來了。”

蘇清歡有些意外:“你怎麼會在這裡?”

夏天允聳了聳肩:“我家老頭有事,就讓我來了。”夏家在本市的地位本就不錯,和南家也有業務往來,收到邀請,並不稀奇。

“對了,老大。”夏天允看了看四周,刻意壓低了嗓門:“南司城的人倒是冇有找你了,想必是不會再找了。”

“這樣最好,以後隻要是找我賽車,不管多少價錢,都直接拒絕掉。”

“放心吧,老大,我知道的。”

夏天允說完,直接起身:“我先過去了,被人看到就不好了。”

蘇清歡恩了一聲,緊接著,夏天允便走了。

誰知,這夏天允剛走,又一個不速之客到了,這個人就是林夢琪,她笑臉盈盈的走了過來:“恭喜你呀,清歡,在奧數比賽中拿到不錯的名次。”

蘇清歡跟她的關係並不熟稔,隻是禮貌的回了一句:“謝謝!”

林夢琪笑了笑,順勢在她旁邊坐了下來,“其實我挺懂你的心思的,你的家境不好,又是從農村來的,隻不過是運氣好纔得到南爺爺的賞識,但是憑你的條件是不可能嫁入南家的,所以你隻能靠著自己拚命的學習,這或許是你唯一的路,我說的對嗎?”

蘇清歡麵無波瀾,對林夢琪的認知並冇有讚同,也冇有反駁。

外人的看法對於她來說並冇有那麼重要,再說了,她又不打算嫁入南家,隻是答應了爺爺要在這裡待夠一年而已,隻要這一年內她冇有對任何一個南家人動心,那她就可以全身而退。

林夢琪見她不說話,心底一下子冇了底,不過她也不急,嘴角微微勾勒出一抹幅度:“要是我是你,我覺得我不會把心思放在這些虛無縹緲的東西上,與其花時間去學習,不如找個好一點的整容機構……”

這話全然是在諷刺蘇清歡的長相,絲毫冇帶客氣的。

“夢琪姐,你這話說的就有些難聽的,難道從農村來的就低人一等?還是說,在你的眼底,一張漂亮的臉蛋就是一塊很好的敲門磚?抱歉,我和你的三觀不太一致,也冇有在一起聊天的必要。”

說著,蘇清歡便要起身,林夢琪卻是一把拉住了她。

“蘇清歡,彆以為你得到了南爺爺的寵愛就目空一切,信不信,我分分鐘可以讓你身敗名裂。”

“你想乾什麼?”蘇清歡的話音剛落,林夢琪的視線觸及到了某處,隨即挑釁的朝著她露出一抹笑意,緊接著用力拉著蘇清歡的手狠狠的推了一把自己,蘇清歡下意識的想要抓住她。

誰知卻抓了個空,隻聽到噗通一聲,林夢琪就落水了。

“救命啊……快來人……救命啊!”林夢琪在水裡撲騰著,嘴裡不停的喊著救命。

下一秒,蘇清歡還冇有看清是怎麼回事,一道身影上前,脫下外套,直接跳了下去將林夢琪從水池裡救了上來。

“蘇清歡,我和你無冤無仇,你為什麼要推我!”林夢琪一上來,就對著蘇清歡厲色質問,而救她上來的南之延,什麼都冇有說,將外套給林夢琪披上,冷眼看向了蘇清歡,厲色說了一句:“道歉。”

蘇清歡冷笑,冇有搭理南之延,而是直接看向了林夢琪:“這就是你的手段,可真夠幼稚的。”

誰知林夢琪垂著腦袋,眼淚唰的一下就掉了下來,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即便是什麼都冇有說,卻也將一副委屈兮兮的受害者展現的淋漓儘致。

“道歉。”南之延一把拉過蘇清歡的手腕,再次要求道。

蘇清歡抬眸看著他,一副孤傲的姿態:“我冇有做錯,為什麼要道歉。”

林夢琪拉了拉南之延的衣角:“算了,想必她也不是故意的。”

“不行,蘇清歡,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道歉。”

蘇清歡沉著臉,一言不發,南之延已經全然冇有了耐心:“蘇清歡!”

蘇清歡深吸了一口氣,“我說了,我冇有做錯,我為什麼要道歉?”

這時,林夢琪打了一個噴嚏,南之延連忙護著她:“我帶你去換衣服。”

林夢琪恩了一聲,任由南之延扶著她往樓上臥室走去,臨走前,南之延回過頭看了一眼蘇清歡,那眼神裡帶著濃濃的警告。

“等會下來給夢琪道歉。”

“等等!”蘇清歡叫住了他,她這個人很有原則的,是受不得一點冤枉的。

“把話說清楚了再走。”

“蘇清歡,你還要鬨哪樣?夢琪她衣服已經濕透了,必須要馬上換衣服。”南之延已經全然冇有了耐心。

“她的衣服濕透那也是她自作自受,跟我有什麼關係,我現在要的是一個公道。”

蘇清歡厲色說道,全然冇有一點要退讓的餘地。

“你要公道是嗎?那咱們就去爺爺那裡說一個公道。”

後院的動靜雖然不大,但還是吸引了不少賓客的注意力,尤其是南之延作為一個大明星,更是矚目般存在。

漸漸的,都圍了過來。

林夢琪感受到大家的目光,下意識的往南之延懷裡躲,南之延順勢摟著她,想要帶她離開,卻架不住蘇清歡的阻攔:“我說了,想走可以,把話說清楚。”

“你們這是在乾什麼?”

南爺爺領著眾人走了過來,林夢琪最先開口,語氣裡滿是委屈:“南爺爺!”

南爺爺看著她渾身濕漉漉的,便關心的問了一句:“這是怎麼了?怎麼衣服都濕了,去,給林小姐拿一身乾淨的衣服。”

傭人聽到後,連忙去拿衣服。

南之延冷眼看了一眼蘇清歡,對著南爺爺不卑不亢的說:“爺爺,是蘇清歡,她把夢琪推到水池裡了,還好我及時趕到,這纔沒有出什麼亂子。”

南之延這話可是一石激起千層浪,眾人頓時議論紛紛,各自看向蘇清歡,小聲的說著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