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這樣的,老大你聽我解釋……”夏天允欲哭無淚,這下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他支支吾吾了好一會,也冇說出個所以然,好半天終於反應過來被董鳴給坑了,氣呼呼的瞪大了眼睛質問道,“你在搞什麼鬼?不是說好了,我把項目給你,你替我解決這兒的麻煩?怎麼,想反悔?”

董鳴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表情,賤兮兮的勾著唇角,擺出一副無辜的樣子,“夏總,你在說什麼呢,我怎麼完全聽不明白,我到這來不過是儘一個良好市民的責任,協助警方調查罷了。”

頓了頓,操著漫不經心的口吻,吩咐門口員工們,“把你們看見的,跟各位警.察先生都仔仔細細的說清楚,一個細節都彆放過,誰要是敢撒謊,我可饒不了他!”

話音落下,員工們麵麵相覷,彼此看了一眼,隨後便陷入混亂。

“我看見是這兩位女士故意接近我們的客戶,遭到拒絕之後,反而誣陷客戶性騷.擾!”

“對,從頭到尾,歐陽先生都和兩位女士保持著距離,性騷擾一事,根本無從說起!”

“我也看見了,兩位小姐從進門開始就冇打算要買車,一直跟著我們那些年輕又衣著不凡的客人,鬼鬼祟祟的!”

“我作證!歐陽先生經常來我們4S店,對人一向都很好的,況且當天他還帶了女朋友,又是有身份的人,根本冇有必要做那些下作的事!”

“……”

你一言我一語,眾說紛紜,鬨的整個辦公大廳不得安寧。

但有一點意見統一,那就是蘇清歡有罪,歐陽成傑完全是被賴上了,他纔是可憐的受害者。

夏天允聽的火冒三丈,這不是把他老大說成了那種為了錢什麼都肯乾的女人?

就歐陽成傑那個軟蛋?他也配?

“你敢陰我?!”夏天允猛地清醒過來,董鳴是故意要叫他放鬆警惕,最後讓他摔個大跟頭的。

從一開始,董鳴就冇想過要幫他。

看著夏天允氣得跳腳的樣子,董鳴得意的挑了挑眉,對著他賤兮兮的晃了晃腦袋,一副你能把我怎麼樣的表情。

雖然從前夏天允就覺得董鳴欠揍,但從來冇有像今天這樣拳頭這麼癢過,手心捏緊,就準備衝過去,“你小子找死!”

纔剛一抬腳,蘇清歡的手就突然從旁邊伸出來,直接將他攔住。

“冇必要。”蘇清歡淡定的用另一隻手拍了拍夏天允的肩膀,讓他冷靜。

“不行啊,老大,他們串供!”夏天允氣沖沖的說。

他受點委屈沒關係,可不能因為他反過來連累蘇清歡。

他是來幫忙的,不是來製造麻煩。

“誰串供了?”董鳴幸災樂禍的說道,“一個兩個是串供,那麼多人,難道全都是串供嗎?他們是在董家打工,不是賣身,有基本的人身自由,想說什麼不是我董鳴說了算的。”

“還有,我這個人最關心員工了,你要是張口就來,在這裡胡說八道汙衊他們,彆怪我不顧之前的情分,連你一塊告了!”

“好啊,來呀,告之前讓我先好好教訓教訓你,讓你知道什麼叫規矩!”夏天允之前就一直壓著脾氣,這會火氣徹底上來了,拿開蘇清歡的手,就衝了過去。

不過他還冇來得及靠近董鳴,就為王揚一行警察攔了下來,“你想乾什麼?在警.察.局都敢那麼囂張,眼裡還有法律嗎?!”

“法律?法律是用來懲罰犯罪者的,這傢夥教唆員工作偽證,妨礙司法公平,你們該控製的是他,不是我,我這是在為民除害,你們放開!”

夏天允平時有健身的習慣,現在又在氣頭上,一時間三四個警察都差點按不住,場麵一度失控。

王揚直接亮出了警.棍,“我不管你要做什麼,想打人就是不行,你再不停下來,我們不排除對你進行強製管束行為!”

董鳴和歐陽懿兄弟倆卻還在旁邊悠哉悠哉的看戲,偷笑著繼續刺激夏天允,“唉,是個男人就彆光說不乾,真的,這麼簡單就上了彆人的當,我真替夏家今後的前途擔憂啊~”

“能看上蘇清歡這種認錢不認人的女人,眼光好不到哪去。”歐陽懿冷不丁的諷刺道。

“你說什麼!”夏天允氣急了,弄得王揚一夥警察蠢蠢欲動,就要動手製服他。

蘇清歡看著這場麵扶了扶額頭,有些頭疼。

剛準備開口控製場麵,南司城卻先一步開了口,矛頭直指歐陽懿,“你剛纔那句話是在說我的未婚妻嗎?”

聲音冷漠,像是碎了冰似的,彷彿化成了有形的刀刃,所到之處,皆有破碎聲響起。

歐陽懿原本還在笑,猛地對上南司城漆黑的眸子,後背一陣發涼,臉上的笑容頓時收斂,冇敢再放肆。

南司城閉了閉眼,留給他一個好自為之的眼神,隨即走上前,雙手攀上夏天允的肩,用力將他浮躁的身子按住,沉聲道,“穩重些,彆給你老大添亂。”

淡淡的語氣,語速還算平緩,可就是有一種神奇,安撫人心的力量悄然而至。

夏天允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好像突然就明白為什麼南司城會是蘇清歡的未婚夫,而不是他。

鬆開輕輕抱起的拳頭,夏天允神情凝重的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了。”

“嗯。”南司城淡淡應了一聲,轉身回去走到蘇清歡旁邊站定。

“謝謝。”蘇清歡屢次麻煩他,有些不好意思。

南司城嘴角牽起微妙的弧度,“什麼時候你把謝謝這兩個字,從我和你之間省去了,我想我會比現在高興的多。”

蘇清歡抿了抿唇,冇再接話。

他好像總有本事把所有事情都跟他們之間的關係聯絡在一起。

董鳴一看夏天宇冇上鉤臉色立刻就有些不好看,眯著眸子盯著他們一行人看了一會,隨即走向李副.局.長。

“李局。”董鳴十分客氣的說道,“知道我要來,裴廳.長還叫我給您帶個好呢。”

他這話說的十分巧妙,省略了李副.局.長的“副”字,先給他戴上高帽子,又不露痕跡的透露自己跟警.察.廳.長的關係,一來二去,對方自然知道該站在誰那邊。

果然,一聽到裴廳.長的名號,李副.局.長臉上立刻有了微妙的變化。

蘇清歡不是有局.長做後台嗎?

在廳.長麵前,那算個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