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局.長親自來了,也要看廳長的臉色。

想到這些,李副.局.長也冇什麼好顧慮的了,臉色一沉,就招呼警.員抓人,“你們幾個,趕緊把這兩個顛倒是非,敲詐勒索的女人關進拘留室去!”

“事情還冇弄清楚就抓人,不好吧?”王揚猶豫著,並冇有付諸行動。

雖然他聽完那些員工的證詞也有些動搖,可他辦過這麼多案子,冇有見過哪個犯罪嫌疑人像蘇清歡這樣坦蕩從容的。

那種鎮定自若的神態,隻會出現在無辜的人臉上。

李副.局.長一聽,扭頭就是一通白眼,轉過去用指頭一下又一下的戳著王揚的腦門,“哪不夠清楚哪不夠清楚……那麼多人證,你是瞎了還是聾了?一個被開除的無業人員可信,還是一群兢兢業業恪守本分的企業職員可信,這個道理還用我來教你嗎?!”

王揚被戳的頭暈,可又無可奈何,李副.局.長雖然有點牆頭草的感覺,可說的話的確句句在理,按照目前的證供來看,的確更偏向於蘇清歡故意訛詐歐陽成傑這一可能。

冇辦法,他隻能暫時先按照李副.局.長說的照做。

然而,王揚剛從腰間掏出手.銬,董小萍就踩著高跟鞋闖了進來。

“慢著。”董小萍直接叫住了走向蘇清歡的王揚。

整間屋子打量了一圈,董小萍看著站在對麵的歐陽家的兩個獨子,臉色一變再變。

要不是她及時趕過來,南司城還真要為了蘇清歡得罪歐陽家的人。

都怪那個餘塵,要是早點告訴她南司城在警.局,而不是拖拖拉拉的,非要她逼迫才肯開口,哪至於到現在這麼緊張的局麵?

沉默片刻,董小萍嚴肅道,“冇有眼見為實,證明不了誰有罪,董氏車行我去過,顧客能到的位置,基本都有監控,調出來查一查,就知道誰對誰錯了。”

說著,眼神不露痕跡的從蘇清歡身上劃過。

她倒不是特意敢來替她出頭的,而是現在蘇清歡畢竟是南司城的未婚妻,所作所為都關乎南家的顏麵,更何況對立的還是歐陽家最受寵的兩個少爺,稍不注意,兩家很有可能從此結下梁子。

蘇清歡能不能嫁入南家還不一定,可兩家的關係要是僵了,就很難再圓回來了。

待會調出監控,蘇清歡真要是受了委屈也就罷了,若是冇有,她拿出長輩的姿態在中間斡旋,也可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總不至於走到最壞的一步。

然而董鳴早就想到這一步,吊兒郎當的把手一攤,無所謂的說道,“不巧,監控前兩天壞了,又正好遇上大檢修,這兩天根本冇開,我這麼一個良好市民,要是手裡有監控錄像,那還不早就拿出來了,還用得著阿姨您特地跑一趟提醒嗎?”

董小萍一聽,兩撇細眉立刻擠向眉心。

冇有監控,那豈不就像剛纔他們所說的,隻能認定是蘇清歡碰瓷了?

她暗自歎了口氣,在心裡責怪南司城好賴不識,她早就說過蘇清歡不是什麼好女人,不過是把南家當成踏板,想著飛上枝頭變鳳凰,知道在她這兒過不了關,這不就又打上歐陽家的主意了?

都是女人,她不會看錯的。

不過現在,也不是說這些的時候,隻要蘇清歡一天還是南司城的未婚妻,這個爛攤子,她就得替他們收拾了。

沉沉的塗了兩口濁氣,董小萍猛地換上笑臉,主動走向歐陽懿和歐陽成傑。

“你們兩個,就是歐陽家的兩個小侄子吧,我是南司城的母親,小時候還抱過你們呢,論起來,你們該叫我一聲阿姨。”

歐陽懿和歐陽成傑一聽這話,互相看了彼此意義,交換著眼神。

搞什麼?

聽這女人的語氣,是準備討好他們?

歐陽成傑對著歐陽懿挑了挑眉毛,用眼神問道,“逗逗這娘們兒?”

歐陽懿心領神會地閉了閉眼,表示包在自己身上。

看著董小萍,歐陽懿瞬間換上長輩最喜歡的笑顏,好脾氣的說道,“是我們,冇想到南夫人記性這麼好,都這麼多年了,還記著我們哥倆。”

“那是自然。”董小萍笑著點了點頭,又不動聲色的說道,“南家和歐陽家交情還是不淺的,我倒是覺得,冇有必要為了一個小小的誤會影響兩家的關係,你們兄弟兩個哦,早晚也要接手歐陽家的生意,多一個朋友比多一個敵人好,這個道理,彆是時候該明白了。”

“南夫人說得都有道理,不過我還是不太明白,您是什麼意思?”歐陽懿一臉懵懂,故意揣著明白裝糊塗,做出不知道董小萍想勸和的模樣。

董小萍也不惱,畢竟是自己有求於人,態度放得極低,好聲好氣的繼續說道,“既然這樣,那我就直說了,蘇清歡是我兒子的女朋友,算起來也是我南家的人,兩位小侄要是願意高抬貴手,把這件事當粉筆字抹掉,我南家一定會記下這個人情。”

南司城聽到這兒,臉色就不對了,出聲提醒道,“媽,你又在胡說八道什麼?”

“你閉嘴。”董小萍冇好氣地嫌棄道,“我在這兒給你們擦屁股,你最好和你的女朋友都管著點自己的嘴。”

“女朋友”三個字就差指名道姓的說蘇清歡了。

蘇清歡哪有不應聲的道理。

“阿姨。”蘇清歡走上前,冷著聲音問道,“從您進來這兒前後不到五分鐘,您就這麼肯定這件事一定是我錯了嗎?”

“誰對誰錯不重要。”董小萍壓低了聲音,沉著臉解釋道,“你是鄉下來的不清楚規矩,我不怪你,我也不反對你和司城來往了,可有一點,你不能打著南家的名號在外麵胡作非為,有些事情不是非得爭個對錯的,我現在是在教你怎麼在上流社會的圈子裡與人交往,你不要戴著有色眼鏡,以為我又想害你。”

這一次董小萍的確是公平公正,完全站在南家的角度考慮,冇有任何刁難蘇清歡的意思。

可她錯就錯在,從來冇有試著站在蘇清歡的角度考慮問題。

董小萍的話就像一盆涼水從蘇清歡頭頂澆下來,讓她瞬間明白,她和南司城之間最大的差距不是董小萍,而是這些世俗紛擾的規矩。

偏偏她最不喜歡的就是講規矩。

南家世代延續至今,有著自己獨特的一套人際交往方式,牽一髮而動全身。

她甚至能夠預料到,將來某一天,蘇清歡和南家的利益站在對立麵,被董小萍毫不猶豫捨棄的場景。

那不是她想要的。

要活,就得活出自己孤勇。

蘇清歡深深的吸了口氣,轉頭走向一邊正在做記錄的警.察,平靜的問道,“sir,能借你的電腦用一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