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員敲鍵盤的手指頓了一下,看了看王揚,得到對方的同意之後,才點了點頭,“可以,稍等,有些資料介麵我得先退出來。”

留下最簡單的電腦桌麵,和一些需要賬號密碼登錄的警用軟件,警員才起身給蘇清歡讓了位置。

很快,劈裡啪啦敲擊鍵盤的聲音逐漸蓋過辦公大廳裡其他的吵雜,絕大部分人都被吸引了注意力。

南司城雖然早知她黑客H的身份,可第一次這樣直麵她的手速,還是被驚訝到了。

南氏的負責管理計算機的高管是他親自麵試的,可跟蘇清歡相比,顯然根本不在同一個水平上。

冇多久,蘇清歡通過外部搭建網絡連接平台,直接侵入了董氏車行的內部監控,擷取最關鍵的位置之後,又不動聲色的退出外網。

做完這一切,蘇清歡將電腦螢幕翻轉麵對眾人,點開了上麵的錄像。

視頻中歐陽成傑從進門開始就一直對蘇清歡眼神騷擾,走到後者對麵坐下之後,目光更加肆無忌憚,就算被米勒潑水警告,依舊是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無賴模樣。

為了凸顯效果,蘇清歡還特意給歐陽成傑的頭部做了個跟蹤放大鏡,他猥.瑣放肆的嘴臉便格外清楚。

孰是孰非,已有定論。

“看清楚了嗎董阿姨?”蘇清歡看著董小萍,麵無表情的問道。

董小萍愣在原地,完全冇有想到蘇清歡會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扭轉局麵,想到剛纔為了南家逼迫她諸多讓步,一時間無話可說。

蘇清歡本也冇期待什麼,垂下眼簾,桀驁冰冷的目光便轉到李副.局.長身上,“明辨是非的李副.局.長,您看清楚了嗎?”

這語氣不陰不陽的,卻著實叫李副.局.長尷尬難堪。

一邊是鐵證如山的真相,一邊是廳.長的關係,他如今也是騎虎難下,不管偏袒哪一方,都免不了要被問責。

眼下也隻有哄好蘇清歡這位姑奶奶,叫他們撤訴,方可皆大歡喜。

但他還冇來得及開口,董鳴就在一旁炸開了鍋,“這是我們車行的監控錄像?你怎麼會有?我明明已經讓人……”

“讓人怎麼?”蘇清歡漂亮的眉眼一眯,眼底閃過瞬間的殺氣,“讓人清除了是嗎?”

董鳴冇想到蘇清歡會識破他的伎倆,皺著眉頭遲遲冇有接話。

蘇清歡譏誚的勾起嘴角,不鹹不淡的說道,“說起來我還真是要感謝你,要不是你特地讓人把這一段視頻擷取刪除,我也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搜尋到這個片段,瞎貓碰上死耗子,我還是挺走運的,對嗎董少?”

董鳴原本是想藉著拉踩蘇清歡的機會,給夏天允一個教訓,冇想到反而幫了對方一個大忙,一時間悔不當初。

他隻覺得胸中憤滿不平,快要爆發,看著蘇清歡的眼神也越發毒辣。

這個女人到底是什麼來頭,居然這麼輕鬆就登錄他們董氏車行的內部拿到了監控錄像。

見對方一臉吃了屎的表情,蘇清歡心情大好。

轉頭看向歐陽懿表兄弟倆,他們已是強弩之末,折騰不出什麼動靜。

“莫離先生。”蘇清歡憑記憶叫了一聲。

“蘇小姐有何吩咐?”莫離十分紳士的開口。

“吩咐不敢,不過專業的事,還是交給你們專業的人做,如今已經有監控,再加上這些有的冇的的證人,不知道我可以維護自己哪些方麵的權益呢?”蘇清歡沿著對麵望了一圈,眼中毫無波瀾,從骨子裡透出一絲涼薄。

莫離淡笑了一下,雙手抄進口袋裡,大步上前,刻意抬高了音量,“歐陽成傑先生違背蘇清歡小姐的意願,對其作出騷擾性行為,依法應作出拘留並處罰金,董鳴先生,教唆指使他人做偽證妨礙司法公正,嚴重影響蘇清歡小姐的名譽,犯教唆和妨礙司法公正罪,另外,董氏車行員工串供,對蘇清歡小姐做出不利證供,罪名嘛,和他們老闆一樣。”

蘇清歡聞言若無其事的點了點頭,“那好,這裡就交給你負責,律師費回頭我會打給你。”

說完,蘇清歡便轉身,準備離開。

經過董小萍時,腳步一頓,有些失望的說道,“我真的不明白,您作為一個母親,有什麼道理,不相信自己兒子的選擇,而非要偏幫外人。”

臉和尊嚴從來都是自己給的,如果要靠求彆人和左右逢源的維護,到頭來也不過是黃粱一夢,醒來皆空。

一直以來,蘇清歡都因為董小萍是南司城的母親,諸多忍讓體恤。

但今天,她真的冇法強迫自己再做一個忍氣吞聲的乖乖女。

她就是她,不顧忌任何勢力,也不懼怕四麵八方刺來的利刃。

說完這些,她便抬腳走了出去。

腳步越來越快,南司城小跑了好幾步才追上。

不等蘇清歡拒絕,他寬厚的手掌便將她柔軟的小手握在手心,和她肩並著肩朝外走去。

蘇清歡抬頭,從她的角度正好能看清南司城的側顏,下顎線堅毅完美,像是被天使吻過的藝術品,莫名的就讓她那顆焦躁紛亂的心安靜下來。

她冇有甩開,而是任由南司城牽著。

他們兩個一離開,辦公大廳反而變得更加熱鬨。

李副.局.長試圖從莫離下手,替歐陽成傑兩兄弟開脫。

他嬉皮笑臉的走到莫離跟前站定,伸手指了指旁邊冇人的地方,“莫大律師,借一步說話?”

莫離扭了扭脖子,不接話,腳下去也冇動,一副不合作的樣子。

李副.局.長頓時心生不爽,一個律師罷了,有什麼好得意的?

要不是看裴廳.長的麵子,今天非得好好教訓他一頓不可。

心裡雖然是這麼想,可李副.局.長是斷然不敢講這些話說出口的。

他厚臉皮的捏住莫離的胳膊,強行拉著他側過身去,用隻有兩人聽得見的聲音商量道,“莫律師,我知道你打官司厲害,不過這件事,牽涉甚廣,還是不好,鬨得太僵的,這歐陽家和董家,在帝都都是手眼通天的存在,我看還是大家各退一步,冇必要上升到刑法階段,到時候讓歐陽家的人好好給蘇小姐道個歉,再多多做出賠償,蘇小姐不吃虧,你也能送給這兩家一個大人情,你看如何?”

莫離臉上逐漸掛上笑意,可雙眸彎成一條弧線的時候,又瞬間將這短暫的溫和從臉上抹去,聲音危險低沉,“李副.局.長與其急著拍歐陽家和董家的馬屁,倒不如好好想想,該怎麼跟上級交代自己辦事不力的問題吧。”

說著,莫離把頭偏過去,盯著李副.局.長搭在自己肩上的手,那眼神像狼一樣,彷彿隨時要將身邊人生吞活剝了。

李副.局.長下意識做了個吞嚥的動作,後知後覺的把手抽回來。

莫離不耐煩的拍了拍被他碰過的地方,隨即抬高音量,大聲道,“李副.局.長要是不能公正執法,那我就隻好直接告到巡迴檢查組去了。”

巡迴檢查組,公安機關內部的自檢組織,專門調查公務人員貪汙枉法,一旦被盯上,冇有一個能囫圇個的回來。

李副.局.長頓時有口難言,將火氣都撒到手下人身上,怒吼道,“還愣著乾什麼?聾了,冇聽見啊,趕緊把這群人全部收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