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長淡定的掃了一眼,隨即露出不耐煩的神色,“罪有應得。”

歐陽天驕哪裡被人這麼諷刺過,氣的直接站了起來,“你這校長怎麼說話的?你的學生傷了人,你不處罰她,反而在這裡嘲諷受害者?帝都大學要都像你這樣,還能教得出好學生嗎?!”

校長眼皮都懶得抬一下,“連自己的學生都保護不了,那還叫什麼老師?”

這話雖不是故意針對李雪,李雪卻像被人打了一個巴掌,頓時羞愧難當。

歐陽天驕看著這兩人起了矛盾,深怕蘇清歡被摘出去,立刻就往沙發上一躺,作出疼痛難當的樣子,“哎喲喂,我的手啊,帝都大學教出來的學生把人手都打斷了,還要護犢子,我非要跟我那幫記者朋友好好倒倒苦水!”

話音剛落,南楚江就衝了進來,“好啊,那就讓記者都來看看!”

他是一路跑上樓的,由於速度太快,差點撞上校長,抓著門把手借了把力,這才瀟灑的停住。

“老大,救駕來遲!”南楚江喘著大氣,說完,目光又狠厲的落在歐陽天驕身上,“不是要叫記者嗎?現在就叫啊,讓全國的人都看看你歐陽天驕,是怎麼對待一個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嬌弱女大學生的!”

說完,就從口袋裡掏出手機,解開螢幕的鎖,點擊播放從論壇上下載的蘇清歡被打的錄像,直接扔到了歐陽天驕身上。

蘇清歡尷尬的扯了扯嘴角。

肩不能提,手不能扛?

這說的是我嗎?

她清了清嗓子,側身提醒道,“有點過了啊。”

南楚江朝她挑起一邊眉毛,等著看好戲吧!

歐陽天驕下意識用手去接電話,一用力,就痛的嗷嗷大叫,還是保鏢上前替她將手機扶正的。

視頻的角度將歐陽天驕的臉拍得很清楚,甚至有些胖,習慣了被攝影師奉承的她有點嫌棄。

但一想到現在是什麼情況,就趕緊吩咐保鏢做事,“刪了!立刻刪了!連這個手機也給我砸了!”

保鏢立刻會意,將手機拿起就要往地上摔。

南楚江不陰不陽的,吊兒郎當的說道,“摔吧,這東西學校論壇上有的是,恐怕現在,已經有人提前將這個寶貝賣給記者了,歐陽天驕,你很快就要火了!”

歐陽天驕氣得胸口翻騰,微微抬起左邊冇那麼疼的手,指著南楚江就罵開了,“你是個什麼東西?連南夫人都要敬我三分,你竟敢在背後詆譭我!”

南楚江冷笑,“不好意思了,我可是純純的大帥哥一枚,不是什麼物件,倒是你,的確應該掂量掂量自己是個什麼東西!”

“南楚江!”歐陽天驕怒吼道,“你被蘇清歡迷惑了,我不怪你,但你最好搞清楚,我這是在替南夫人出氣,你最好不要插手!”

嗬嗬,欺負南家的人,還打著南家人的旗號。

見過不要臉的,但冇見過這麼不要臉的。

南楚江在心中暗自啐了一把,就要爆發輸出,趕來的南司城卻搶先一步。

“若是插手又如何?”

南司城神態自若地走進來,徑直走向蘇清歡,伸手捧起她被打紅的臉頰,濃密的眉毛皺了皺,聲音放得很輕,“還疼嗎?”

蘇清歡搖頭,“你不是說有個會議耽誤好久了,今天必須處理,怎麼又跑過來了?”

南司城歎息,唇瓣一張一合,有些無可奈何,“公司的事再大都是小事,你的事,再小都是大事。”

南楚江聽的雞皮疙瘩都要起來了,大哥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肉麻。

“咳咳,”他握拳抵在唇邊,假裝咳嗽了兩聲,“那什麼,這麼多人看著呢,注意影響啊~”

南司城直接就是一個眼刀,南楚江立刻就在嘴邊做了個拉拉鍊的動作。

南司城隨即將蘇清歡的手牽在手裡,從她肩並著肩,麵無表情的看向歐陽天驕。

“你說是我母親授意你對清歡動手,證據呢?”

歐陽天驕被南司城強大的氣場震懾到,頓時語塞,支支吾吾的說道,“都是平日裡聚會時的閒話家常,誰會錄下來呀,南司城,我可是在替你管教媳婦,你彆好賴不識!”

南司城直接忽略了後半句,漆黑的眸子瞬間湧出濃厚的殺意,從齒縫中丟出一句,“那就是冇有了。”

不等歐陽天驕反駁,南司城當眾撥打莫離的號碼,按下擴音鍵。

對麵立刻接通,“什麼事?”

“莫離律師,故意傷人,什麼罪名?”南司城冷著臉問。

“視情節嚴重,三年以上,七年以下。”莫離十分專業的說完,又特地補充了一句,“你知道的,我對自己一向要求嚴格,對方如果不是最高刑罰,那就等著被我咬住不放。”

南司城故意替了他的名字,擺明是想震懾對方,他當然要好好配合。

果然,歐陽天驕是個有見識的,一聽到莫離的名字,臉上便瞬間露出驚慌失措的神色,“你找到了莫離?他不是已經很久冇接官司了?”

莫離的名號在帝都太過響亮,光是請到他,就能嚇得對方律師腿軟,更彆提對薄公堂之後會是什麼慘狀了。

若是南司城真的讓莫離來做蘇清歡的代表律師,不管是她還是歐陽成傑,估計都免不了牢獄之災。

她抱著一絲僥倖,期待對麵的隻是另一個叫做莫離的普通律師。

然而,南司城接下來的話卻給了歐陽天驕沉重一擊。

“看來歐陽家的訊息不夠靈通,還不知道莫離早已經是南氏法務部主管,全權負責南氏所有法律業務。”南司城淡定的將手機收起,頓了頓,才又道,“現在,他隻負責我未婚妻一個人的案子。”

歐陽天驕一時間哆嗦的說不上話。

莫離之所以聰明,除了未有敗績之外,更因為他出色的業務能力,在他初出茅廬在法律界展露鋒芒的時候,曾創下一天連續開庭十六次的記錄,平均每半個小時,就結束一場官司,並且都是勝訴一方,至今無人打破。

就算後來身價飛漲,也是同時兼顧三四個案子,還能將對方打的落花流水,若是集中精力,隻負責一起案子……

歐陽天驕做了個吞嚥的動作,恐怕到時候,連她的代表律師都能一起被送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