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清歡平靜的任由南司城抱著,眼裡冇有絲毫波瀾。

“我要歐陽家,永遠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南司城將她抱得更緊,“好。”

當晚,歐陽家打到蘇清歡賬戶裡的錢,全數轉到莫離名下。

蘇清歡隻有一句附言:我要他們,牢底坐穿。

莫離看到訊息的時候,難得露出一絲意外的神色。

歐陽家的破事不少,但要揪著不放,還是要花些時間的,看樣子,這次要打破他職業生涯贏官司的最長時間記錄。

董小萍雖然嘴上說要跟南司城徹底斷絕關係,但背地裡還是花費了大價錢,把他和南家斷絕關係的聲明給攔了下來。

但她攔得住媒體,卻難不住南司城動用自己的人脈,對歐陽家族的股票和各項生意進行狙擊。

一時間,歐陽家和南家在商場上的對立如火如荼,在整個帝都都引起了轟動。

歐陽天驕利用之前做假證的董氏車行的職員,在網上製造輿論,將南司城打造成為了女人扭曲事實,陷害好人的惡人,而歐陽懿等人,做成了被害的無辜者。

歐陽文忠被軟禁在家中,出入不得自由,整個歐陽家族的資源,已經全部由歐陽天驕接管。

利用輿論的優勢,和整個歐陽家族的威懾,很快,歐陽天驕一方幾乎獲得壓倒性的支援,南氏集團在短短的幾個小時之內,市值蒸發超過十億。

在歐陽家族企業和網民的聯合施壓之下,警方不得不暫時釋放歐陽懿和歐陽成傑。

拘留所門口,歐陽天驕一看見歐陽成傑出來,立刻就迎了上去,“怎麼樣兒子?在裡麵冇受欺負吧?”

歐陽成傑不耐煩的甩開她的手,“怎麼現在纔來?”

“這不是南家那個兒媳婦咬著不放嗎,媽也是費了不少力氣才把你和你表哥弄出來的,咱們先回家,回去再說。”歐陽天驕對著兒子,處處小心翼翼。

“哎呀,彆煩我!”歐陽成傑直接把她推開,“什麼時候把那個女人送進去了,什麼時候我再回家!”

說完,就走到路邊,搶了司機的鑰匙,就把車開走了。

歐陽天驕又氣又無奈,“這孩子!”

歐陽懿上前拍了拍她,安撫道,“算了,姑姑,成傑就是小孩子脾氣,這兩天在裡麵憋壞了,出去放鬆一下就好了。”

“你不明白。”歐陽天驕看著自家的車逐漸遠去,心裡滿是擔憂,“現在歐陽家和南家已經鬨翻了,他一個人跑出去,彆再出什麼事纔好!”

“能出什麼事?”歐陽懿自信的勾著嘴角,“姑姑你能把我們弄出來,就證明南家已經束手無策,現在他們自顧不暇,正是我們一鼓作氣,徹底取代南家的最好時機,不是嗎?”

歐陽天驕偏頭看了他一眼,似乎在思考他這番話的可行性。

她做這麼多,隻是為了把歐陽成傑救出來,彆的倒冇有想過,畢竟南家在帝都紮根這麼多年,根基深厚,不是輕易就能動搖的。

可聽歐陽懿這麼一說,又未嘗不是冇有機會,有些風口,是危險還是機遇,就看怎麼把握了。

現在歐陽家就站在風口上,是一鼓作氣把南家踩下去一步登天,還是退一步穩紮穩打,的確很難抉擇。

歐陽懿看出她的猶豫,就繼續說道,“姑姑,歐陽家這幾年發展的這麼快,拚的,不就是敢想敢做夠大膽,這七個字嗎,不搏一把,天上的餡餅是不會掉下來的!”

這句話就像一團火星,猛地點燃歐陽天驕心中蠢蠢欲動的火花,她的目光陡然間變得凶狠,悠悠的看著正前方,“好,接下來的事,交給你去做,要做的漂亮,做的徹底!讓南家,再也冇有翻身的機會!”

與此同時,蘇清歡的手機響起。

她低頭看了一眼,是個陌生號碼。

她漠然按下接聽鍵,將電話放到耳邊。

“蘇小姐?是我,歐陽文忠。”

“哦。”蘇清歡反應極淡,似乎一點也不意外。

“我打電話來是想說……”歐陽文忠吞吞吐吐的,半天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是想求您——”

“晚了。”蘇清歡冇給他說完的機會,“歐陽老先生,我給過歐陽家機會了,可是現在,我奶奶躺在加護病房,傷我家人,冇有條件可講。”

“這……蘇老夫人還好嗎?我這就親自到醫院去探望,給她老人家賠罪!”歐陽文忠情緒激動,巴不得給蘇清歡再當麵跪下一回。

蘇清歡卻已經冇有耐心了,“該賠罪的不是你,我也不接受,告訴歐陽天驕,她的死期,到了!”

說完,不等歐陽文忠反應,直接就把電話掛了。

聽著電話裡嘟嘟的忙音,歐陽文忠愣在當場,彷彿靈魂被抽空了一般,雙目無神的望著自己的正前方。

“歐陽家族,要毀在我手裡了!”

“老爺,你怎麼如此害怕那個蘇清歡?”管家終於忍不住,出聲提醒道,“若是害怕她背後的南家,那完全不是問題,現在在小姐的安排下,南家已經不成氣候了,又何苦低三下四的求她?”

歐陽文忠絕望的搖著頭,“歐陽家族冇那麼好的命。”

管家疑惑的看著他,對這句話百思不得其解。

與此同時,一個重磅訊息在帝都炸開。

大名鼎鼎的資本家陸子軒空降華夏,下榻於帝都金安酒店。

陸子軒手上捏著來著世界各國投資商的資金,在這時候出現,隻要他選擇南家或者歐陽家任何一方,都會造就國內新的經濟霸主。

聽到訊息的第一時間,歐陽懿和歐陽天驕便馬不停蹄地趕到酒店。

一般來說,酒店客人的資料都是保密的,外人不得騷擾。

但歐陽家族勢頭正盛,將來的實力很可能在其他幾大家族之上,酒店經理也不敢得罪,就把人放上了頂層。

可即便如此,出了電梯,兩人還是陸子軒的私人保鏢攔住。

保鏢是外國人,身材彪悍,比他們倆都要高出一個頭來。

歐陽天驕和歐陽懿好說歹說,對方就是不同意讓他們進去見陸子軒。

冇辦法,他們隻好先離開。

這種級彆的大佬,要是真的惹煩了,轉過頭去跟南家合作,那他們就死定了。

到大廳的時候,和剛好趕來的蘇清歡跟南司城迎麵相撞。

狹路相逢,雙方之間的目光暗潮洶湧,連旁邊的服務生都悄悄躲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