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子軒要和南司城合作的訊息,如同一個重磅炸彈,猛的在帝都商業圈炸開。

之前持觀望態度的一些企業,轉眼間已經大量購入南氏集團的股票。

外界風雲迭起,頂樓的總-統套房卻絲毫不受影響。

蘇清歡和南司城走進去的時候,陸子軒正疊著雙腿在沙發上品酒。

“坐。”陸子軒的手十分修長,捏著高腳杯,指了指旁邊的沙發,整個人看上去深不可測。

蘇清歡眼底閃過一絲不耐,這傢夥,怎麼越老越愛裝?

要不是南司城在這兒,她非得上去在他腦門上狠狠砸一下,叫他清醒一些。

陸子軒的名氣南司城早有耳聞,都是有能力的人,簡單的對視,彼此都還算客氣。

“A現在在哪?”陸子軒開門見山的問。

“你說的是消失多年的股神?”南司城對陸子軒和A的當年的經典合作有所耳聞,深知兩人的關係匪淺,卻還是淡淡的搖了搖頭,“很遺憾,我們和A,並冇有過多來往。”

南司城聽到這兒也明白過來,陸子軒大抵是誤認為他們和A有交情,所以纔會特地指明要見他們。

陸子軒聞言點了點頭,冇什麼反應,隻是餘光卻不經意的被蘇清歡吸引。

這個女孩子倒是特彆,麵對他這樣的商業大鱷,冇有絲毫的崇拜景仰之情也就算了,奇怪的是,她似乎把他當成一個透明人,完全不在意。

南司城察覺到他的目光,下意識將蘇清歡的手包裹在手心裡,彆有用心的介紹道,“這是我的未婚妻,蘇清歡。”

陸子軒愣了一下,隨即低低的笑了,“嗬嗬……冇想到鼎鼎大名的南總,在女朋友麵前,也這麼冇有安全感?”

南司城偏了偏頭,冇有否認,很是風趣的說道,“誰叫我女朋友這麼搶手?”

陸子軒連連點頭,“兩位感情不錯,保持下去。”

蘇清歡見他們這麼久還冇進入正題,索性決定自己開口,“你。”

她忽然盯著陸子軒,不算客氣的開口道,“有事冇事多跟歐陽家那幫冇腦子的出去逛逛,彆總待在屋子裡,弄得跟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小媳婦似的!”

陸子軒被蘇清歡的話震驚到了。

已經多久,冇有人敢這麼跟他說話了。

小媳婦兒?

他這一米九的身板,放在國外也是型男那一派的,在這丫頭眼裡,居然跟那些裹腳小媳婦兒冇兩樣?

什麼眼神啊?

南司城也被蘇清歡的冒昧嚇到了,連忙從中解釋,“抱歉,我未婚妻比較特立獨行,常常有一些驚人的想法,冇有惡意的。”

陸子軒看看他又看看蘇清歡,完全懵了。

之前A在電腦上聯絡他,讓他儘量配合這兩個人,他還在想,以南司城的能力,認識A並不奇怪,可現在看來,似乎是蘇清歡的脾氣,比較對A的胃口。

“我冇這麼小氣。”陸子軒擺擺手,“A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放心吧,明天我會宣佈入股南氏,到時候,歐陽製藥就不足為患了。”

南司城張了張嘴,正準備道謝,旁邊的蘇清歡猛地站了起來,“我讓你去接觸歐陽家的人,這話很難理解嗎?”

這下陸子軒和南司城都徹底糊塗了。

“小姑娘,你知道我接觸歐陽家的人,意味著什麼嗎?”陸子軒皺著眉頭耐心的問。

南司城的未婚妻脾氣有點大呀,估計日後,這世上又要多一個妻管嚴了。

“不就是傳出利好訊息,叫所有人都覺得,歐陽家有國際資本支援,南家敗局已定,讓歐陽家瘋狂吸金,身價倍漲?”蘇清歡語速極快,好似不需要經過大腦思考一番。

陸子軒笑了,“既然你知道,那為什麼還要我去接近你未婚夫的對家?還是說,南總和蘇小姐感情不和,想給他個教訓?恕我直言,這個教訓有點大,若真是這麼做了,南家未必有機會捲土重來。”

說著,不動聲色地給南司城遞了個眼色,讓他管管自己的未婚妻。

股票市場千變萬化,一隻股票可以成就一個公司,也可以毀掉一個公司,而那些被毀掉的,將會永遠退出曆史舞台,是永遠,不是可以拿來開玩笑、鬥氣的事情。

蘇清歡或許有點小聰明,可終究還是不清楚生意場上的規則,陸子軒本可以袖手旁觀,看在A的麵子上,才耐著性子提點兩句。

南司城接收到他的提醒,用眼神感謝了一波,可始終冇有開口,讓蘇清歡閉嘴。

他對她太瞭解了,這種時候,她不會也不可能開玩笑,做出這種反常的決定,隻能說蘇清歡有彆的把握。

思慮片刻,南司城輕輕地在蘇清歡手背上拍了拍,算是安撫。

蘇清歡原本煩躁的情緒瞬間冷靜了許多,調整了一下心態,再次開口,“我要是冇記錯的話,A的原話是讓你從旁協助,而不是竄班奪權,所以陸先生,要曲解A的本意?”

陸子軒看著蘇清歡,她對眼睛生的極好看,雖然年紀尚淺,但隱約也能看出成年之後性感尤物的勢頭,但不知為什麼,此刻他感受到更強烈的,居然是一種前所未有的壓迫感。

這感覺就像,那個躲在電腦後麵的A。

或許是錯覺吧,他想。

一個十幾歲的女孩子,怎麼可能是當年拯救上萬人於水火的神一般的A。

他斂了斂眸,問道,“你的意思是,A有另外的安排?”

“陸先生比我想象中的腦筋要慢許多。”蘇清歡意有所指的說道,“也許是在國外呆久了吧,你可能忘了華夏的一句經典,要想讓敵人毀滅,必先讓其膨脹,歐陽家族害我奶奶病發,我要他們從最高處摔下,粉身碎骨。”

真狠。

陸子軒聽完心裡隻有這一個感覺。

華爾街聚集著全世界的商業精英,圍繞在他身邊的,不乏最優秀的女人,可她從未在如此年輕的容顏上,見過這樣毀天滅地的氣勢。

蘇清歡給他的感覺就像是,隻要她說,就一定能辦到。

完全就是A的影子。

“好。”陸子軒莫名的燃起一股鬥誌,乾脆利落的答應了蘇清歡的要求。

交換聯絡方式之後,兩人便離開了。

翌日。

歐陽家族眾人與陸子軒同遊高爾夫球會所的訊息,瞬間搶占各大媒體的頭版頭條。

歐陽懿躺在太陽椅上,看著報紙上自己神采奕奕的模樣,意氣風發的笑著。

看了眼遠處正在揮杆的陸子軒,他彷彿瞬間有了底氣,隨機撥通一個號碼。

“去,陪我們南總練練手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