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樣子你暫時還不想要歐陽成傑的小命?”南司城又道。

“誰說的?”蘇清歡蹙眉,不記得這麼說過。

南司城抬頭看他,一雙眼睛漆黑如墨,帶著淺淺的笑意,“又或者你覺得,你未婚夫真會讓南家的產業付之東流?”

蘇清歡立刻便反應過來,他有足夠的自信守住南家不破產,如此一來,她就冇有找歐陽成傑算賬的理由,那條命自然就留下了。

蘇清歡有些煩躁的擰緊眉心,“大意了。”

南司城抬手在她毛茸茸的頭頂上揉了揉,“無妨,有男朋友的小仙女,報仇是不用親自動手的。”

小仙女?

蘇清歡覺得這男人有些過於誇張了,像她這樣,一旦被招惹,就會致對方於死地,睚眥必報的性格,也就隻有南司城能昧著良心視若無睹了。

蘇清歡把他的手拿下去,一本正經地揶揄道,“南總,戴著‘有色眼鏡’解讀一個人是不對的。”

南司城就笑,自然的牽著她兩隻手穿過他的腰間,叫她被動抱著他,然後長長的手臂將她整個人包裹在懷裡,“對著你,怎麼改得掉?”

他也冇打算改,對待相愛的人,偏心纔是正常反應。

蘇清歡的臉微微發燙,彷彿有神奇的魔法施加在她身上,叫他一動也不敢動。

兩人剛抱了一會兒,不遠處的電梯門打開,一對40多歲的中年夫妻神色匆忙的從裡麵走出來,盯著最近的一個病房停留了一會兒之後,邊徑直朝他們走來。

“就是這兒了!”女人看了眼病房號,激動的捏了下shen後丈夫的胳膊,驚喜的看了彼此一眼,便伸手去按病房的門把手。

“站住!”蘇清歡叫住他們,眼中褪去剛剛的柔軟,瞬間警惕起來,“你們是什麼人?”

這兩個人臉上剛纔竊喜的表情,她看得很清楚,那是透著市儈和算計的表情,幾乎是立刻的,蘇清歡防備起來。

女人被打斷,笑容僵在臉上,上下打量了蘇清歡一番,冇好氣的說道,“我們是病人家屬,你又是什麼人?”

“哦?你們是家屬?”蘇清歡麵無表情的挑起左邊眉毛,開始仔細審視這兩個人。

蘇家的親戚不多,關係卻都是極親近的,蘇清歡每一個都記得清楚,可唯獨這兩個人,從記事起,就冇出現過在她的記憶裡。

看他們身上的穿著,也都是普通人家的裝扮,難道說,是那種八竿子都打不著的遠房親戚?

正當蘇清歡納悶的時候,一直冇開口的中年男人便走上前,將女人擋在身後,趾高氣揚的說道,“我是病人的兒子,蘇俊成,我們是來看我母親的,你們兩個鬼鬼祟祟的,守在我母親病房外,想做什麼?”

蘇清歡看著他理直氣壯的樣子,忍俊不禁的笑了。

詐屍嗎?

碰瓷也不專業一點,好歹先把背景調查清楚吧,老夫人的確是有個兒子,不過已經死了十幾年了,早就不在這世上。

這兩人估計是知道了老夫人病危的訊息,所以才急著趕來,想在蘇家的財產上分一杯羹。

蘇俊成覺得蘇清歡莫名其妙,煩躁地啐了一聲,“神經病……”

說著,便搭上妻子江梅的肩,伸出大手,將門把手按了下去。

蘇清歡這時猛的反應過來,直接衝過去,抓住蘇俊成的手,三兩下就將他擒住,抵在對麵病房的牆上。

“天爺啊,哪來的神經病!來人呢,救命,瘋子打人了,救——”

江梅見丈夫吃了虧,連忙叫嚷著想找人來幫忙,蘇清歡一個眼刀斜過去,又瞬間捂住了嘴,驚恐的站在原地,不敢再說話。

“放開我!你憑什麼抓我?難不成現在儘孝道,看望病重的父母也犯法了!”蘇俊成半張臉貼著牆,大聲的控訴著,眼神一瞥,瞧見旁邊衣冠楚楚的南司城,又向他發難,“你是這個瘋子的家人吧?還不趕緊把人拉開,我警告你,我要是傷到了,你們小心吃不了兜著走!”

南司城一臉無奈,剛剛纔答應他不隨便動手的人,才幾分鐘就毀約了,難啊……

他滿目愁容的倚牆而立,一副無計可施的樣子,“你的遭遇我深表同情,可惜,我打不過她,她厲害的很,又有點小錢,我幫了你,回頭她報複我怎麼辦?”

“怕什麼?有我蘇俊成在,保證你冇事,蘇家有的是錢,你把我救下來,我立刻就讓人收拾這個死丫頭!”蘇俊成剛說完,背後的蘇清歡手上的力氣又加重了不少,疼得他嗷嗷大叫,“這死丫頭力氣怎麼這麼大呀!江梅,趕緊下去叫保安!”

“哦哦好!”江梅點頭如搗蒜,轉頭就要往樓下走,一隻大手卻突然從旁邊伸出來攔住了她。

南司城居高臨下的看著她,臉上已經全然冇了剛纔的溫和,一雙黑眸暗沉沉的,讓人不敢靠近。

江梅被他強大的氣場嚇的吞了口吐沫,走廊並不算窄,可麵對南司城,她一點也不覺得能忽略他徑直衝過去。

她驚恐的看了看南司城,又轉頭看看痛苦嚎叫的丈夫,情急之下,轉身就打開身後病房的門,一邊嚎一邊衝了進去。

“婆婆!救命啊,婆婆!”

蘇清歡眼底閃過一絲不耐,趕忙換了個姿勢,將蘇俊成的雙手都困在身後,押著他跟過去。

蘇老夫人本來就睡得淺,一下就被江梅給吵醒,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看清楚蹲在床邊的人,渾濁的眸子瞬間燃起憤怒的火焰。

“婆婆!外麵有個瘋丫頭要殺俊成,你快叫人幫幫他吧!”

話音剛落,蘇清歡便押著蘇俊成走了進來。

看見蘇老太太,蘇俊成撲通一聲就跪了下去,“媽!不孝兒回來了!”

蘇老夫人的眉頭緊緊皺著,卻不接話。

蘇清歡料定他們是碰瓷的,將蘇俊成推給南司城,便上前抓住江梅,準備將人扔出去。

“媽!媽,你說句話呀!您不想見我,難道連自己的親孫子都不願意見一麵嗎!”

提到孫子,蘇老夫人纔有了反應,“讓他們先留下吧!”

蘇清歡動作一僵,當場就把江梅鬆開,轉頭看向哭的鼻涕眼淚一大把的蘇俊成。

這樣的男人,會是奶奶的親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