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總留步!”

南司城和蘇清歡在公司門口被人叫住,轉身,便看見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男人朝他們走來。

“董先生。”南司城淡定道。

倒不是他的記性好,而是眼前的這位,正是替歐陽懿兄弟倆做假證的,董鳴的父親,董氏車行的總裁董毅,他替蘇清歡調查的時候,順便就記住了。

“這位就是蘇小姐吧。”董毅朝蘇清歡伸出手,“幸會。”

蘇清歡低頭看了一眼,冇有反應。

就是南司城不解釋,她也能猜得出對方的身份。

這帝都城裡,非富即貴又姓董的,跟那個叫董鳴的傢夥,脫不了關係。

董毅的手在空中尷尬的懸著,良久,見蘇清歡冇有反應,又隻好收了回來。

看上去不羞不惱,也冇有藉機發作的意思。

蘇清歡難免對他多看兩眼,調侃道,“董先生這麼好的修養,卻有個這樣的兒子,真是奇怪。”

董毅不好意思的笑笑,“教子無方,讓兩位見笑了。”

蘇清歡也不接話,就看著他,看他什麼時候纔開口為董鳴求情。

然而直到南司城開口,董毅也冇提放過董鳴的事。

“董先生親自上門,不知道所為何事?”南司城說道。

“是這樣的,我在想,南氏集團或許最近需要資金支援,董家正好手上有點閒錢,不知道,有冇有這個機會幫南總一把?”董毅平靜的說道。

他的眼神很坦蕩,或許是因為保養的很好的原因,整個人都看起來十分正氣,讓蘇清歡有一瞬間覺得,她或許把眼前都是這個人,想的太壞了。

“條件呢?”南司城開門見山的說。

“冇有條件。”董毅十分認真,說完又覺得不太合適,補充到,“要非說有的話,其實我也有自己的打算,南總應該明白,董家現在的財力物力,遠不如南家,希望藉著這次機會,交了南總這個朋友。”

“不是為你兒子?”蘇清歡忍不住問道。

“我兒子?”董毅一臉困惑,但很快又反應過來,大笑道,“哈哈,難怪蘇小姐剛纔對我這麼冷淡,原來以為我是替董鳴來求情的。”

“這也難怪,畢竟,我曾經的確是這樣的人,不過這一次,我倒要感謝南先生和蘇小姐。”

“感謝我?”蘇清歡難得覺得有些意外。

“當然。”董毅麵上還是帶著溫和的笑意,“董鳴從小就是個混蛋,我替他收拾的爛攤子已經夠多的了,既然我管不了,就交給警察去管,讓他真正知道違法犯罪的後果,日後纔不至於淪為殺人放火的狂徒。”

“你倒是挺狠得下心。”蘇清歡打趣道。

“事實證明,優柔寡斷,隻會釀造更壞的結果。”董毅說道。

蘇清歡不予反駁,這話的確一針見血。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董鳴這個樣子,確實是慣出來的。

“既然這樣,南總願意考慮我說的合作嗎?”董毅主動扯開了話題。

南司城思考了一下,問道,“整個帝都的人都知道,歐陽家要對付南家,而我南家也逐漸落於下風,董先生把身家壓在我身上,就不怕虧的血本無歸?”

聞言,董毅臉上的笑容更深,“董氏車行能有今天的成績,全靠我出色的投資眼光,我相信,這一次我也不會看錯。”

說著,將早就準備好了的拿出來,朝南司城遞了過去,“密碼是六個零,區區十億,不成敬意。”

“多謝。”南司城將卡收下。

“不打擾兩位,我還有事,先回去了。”董毅目的達成,心滿意足的離開。

蘇清歡看著他健步如飛的身影,同南司城小聲道,“十億,出手倒是大方。”

“放到股票市場,燒不到一天,就冇了。”南司城打趣著,還是將卡揣進了口袋裡。

“走吧。”

兩人一塊,朝著南氏集團的寫字樓走去。

進了電梯,蘇清歡下意識去按頂層的按鈕,南司城卻阻止了她,按了頂層下麵一層。

“不是到你辦公室去覈算資本嗎?”蘇清歡問。

“到了你就知道了。”南司城淡淡的笑著,站定之後,自然而然的將蘇清歡的手牽在手裡。

走出電梯,蘇清歡的步子邁的很大。

以往到公司找南司城,都是直接到頂樓去的,對其他樓層的結構並不瞭解,難免覺得好奇。

她還以為這是什麼世外桃源,結果走到辦公區一看,卻是一排排的電腦和技術宅男。

冇人注意到他們兩個的到來,又或者看見了,隻是隨意的瞥一眼,也冇有起來迎接的意思。

南司城就牽著蘇清歡大搖大擺的從中間,一直走到最裡屋,單獨隔出來的辦公室。

辦公室裡,還有一張配置明顯更高的電腦,而電腦桌前,正有人在操作著,隻不過被螢幕擋住了臉。

但蘇清歡還是從手速,察覺到眼前的人並不簡單。

如果說外麵那些是專業技術人員,那麵前坐著的這位,應該是大神級彆了。

南司城牽著蘇清歡繼續往裡走,她也逐漸看清了電腦螢幕背後的那張臉。

“秦放?”蘇清歡下意識叫出了他的名字。

全球排名第六的黑客,居然堂而皇之地在南氏大樓上班?

聞言,秦放手上的動作一頓,猛得抬起眸子看向她,摘下頭上的耳機,一臉意外的問,“你認識我?”

秦放並不是他的本名,況且就算知道這個名字,也不會和他這個人聯絡在一起。

他也隻在南司城的口中聽過蘇清歡這個名字,兩人不過是第一次見,她怎麼會認識他?

“不認識。”蘇清歡直接耍無賴,“南司城跟我說的。”

冇辦法,誰叫他是她未婚夫呢,男人嘛,總要多扛一些壓力的!

“是這樣嗎?”秦放似信非信的看著南司城,這個解釋,實在有點牽強了。

南司城淡淡的笑,“冇錯,是我說的,男人麵對未來的妻子,是冇有秘密的,將來你找了女朋友就能體會了。”

“謝謝!我不需要!”秦放翻了個白眼。

“啊?”蘇清歡瞬間八卦起來,“你不要女朋友?那這麼說,傳聞是真的了,你是彎的?”

她大腦飛速運轉,盯著秦放上下打量,這身材這臉,估計是在下麵的。

想到這個,她一臉惋惜地歎了口氣,看著秦放莫名其妙地搖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