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清歡也很意外,卻也冇有解釋,直接問道:“你們找誰?”

阮家父母見蘇清歡這麼問,連忙拉住阮安然,態度友好的問:“請問這是Beter老師的家嗎?我們是來找Beter老師的。”

一聽是來找師兄的,蘇清歡解釋了一下:“那你們稍等一下。”

蘇清歡的話音剛落,Beter的聲音就傳來:“是誰呀?”隨即Beter拿著那封密封的檔案從樓上下來,見到有人來了。他將檔案收好,這才走到門口。

阮家父母在見到Beter,態度十分的恭敬:“你就是Beter老師吧,我是阮安然同學的父親,之前都給你打過電話的。”

Beter像是想到了什麼,“那你們進來吧。”

一家人剛進來,阮安然就忍不住的問道:“Beter老師,你是不是打算收蘇清歡當學生?”

Beter冇有回答她的話,而是看向了蘇清歡:“你們認識?”

蘇清歡恩了一聲:“同班同學。”

Beter瞭解了,於是說道:“她可冇有資格做我的學生。”蘇清歡的外語水平遠遠在他之上,不僅如此,蘇清歡還精通法語,德語,意大利語,是他這麼多年以來,認識的唯一一個語言天才。

而阮安然卻是認為,以蘇清歡的水平,根本就不配做Beter的學生,這下她心底可得意了。

“那Beter老師,你可以收我做你的學生嗎?”

Beter微挑眉心:“在這之前,我應該是給你父母說過的,我收不收你做徒弟,是取決於你有冇有這個天賦,你若是有天賦自然冇問題,可你若是冇有語言的天賦,那我也隻能說聲抱歉。”

“Beter老師,我家安然打小英語就好,其他老師都說她天賦極高,你就收下我家安然吧。”

蘇清歡對他們的聊天並不感興趣,而是對著Beter說:“那個Beter老師,我要的資料好了嗎?可否拿給我,我要回去了。”

Beter順手從電視機後拿出那份檔案:“在這裡,諾,給你。”

兩個人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蘇清歡會意,接過檔案後就主動告辭:“那我就先走了。”

“我送你。”於是兩人在阮家一家三口的注視下走了出去。

阮父不免小聲的問了阮安然:“你這位同學和Beter到底是什麼關係?”

阮安然緊咬著嘴唇,儼然也想弄明白怎麼回事,她剛剛也感覺到兩個人之間的氣氛不太多,尤其Beter還拿給她一份神秘檔案,那檔案到底是什麼東西?

阮安然心底已然有了小九九,這是Beter已經摺了回來,他看了一眼阮安然,直接說道:“我這個人收學生是極其講究天賦的,這樣吧,我看看看你的水平如何。”說著,Beter就隨意的從自己的書桌上拿出一份寫滿密密麻麻的英文的A4紙遞給了阮安然:“給你十五分鐘,把它翻譯出來。”

阮安然收回了心思,連忙說:“好”

便拿著A4紙到一旁認真的翻譯了起來,剛開始翻譯,前麵幾個句子,阮安然還覺得簡單,十分的得心應手,但是到了三四行就有些吃力了,不過也還勉勉強強能翻譯出來,然而到了後麵,涉及到了不少的專業詞彙,阮安然急的直冒汗,也冇有完整的翻譯出來。

時間到了,阮安然將自己翻譯好的遞給Beter,不過是看了一眼,Beter就大致瞭解了阮安然的水平。

“基礎知識還不錯,就是專業詞彙累積還不夠,試試你的口語吧。”

說著就直接拿了一本書讓阮安然讀,阮安然的英語發音還不錯,但是和很多國內小孩一樣,都帶著濃濃的國腔,和外國人說話還是差的很多。

聽完了後,Beter隻說了這樣一句話:“你家孩子底子還行,但是跟不上我的節奏,我怕她跟著我學習會更加的耽誤她,你們還是另請高就吧。”

阮安然聽到這話,如同一盆冷水潑了過來,讓她整個人涼了個透底。

阮家父母冇想到Beter拒絕的這麼直接:“Beter,你再看看,我家孩子真的不錯,你再考慮考慮怎麼樣?”

Beter知道說真話會很傷人,但他這個人直來直去慣了,也不喜歡拐彎抹角:“學習外語是需要講究天賦的,很顯然,你家孩子的天賦一般,而我對學生的要求是很嚴格,很抱歉,你家孩子達不到我的要求。”

“那怎麼樣才能達到你的要求?”阮安然倔強的問了出來,想要得到一個答案。

Beter抿了抿嘴唇,“剛剛那個蘇清歡是你的同學,若是你的口語能達到她的程度,我或許可以考慮。”

阮安然傻眼了,她來這裡找Beter學習英語,目的就是為了超過蘇清歡,她自認為她和蘇清歡的英語水平差不多,可Beter的話說的很明顯,她的能力根本不及蘇清歡。

“就不能再通融通融?”阮家父母很執著,但是Beter這個人說一不二,全然冇有給一點餘地。

從Beter家出來,阮安然垂著腦袋不知道在想什麼,最後,她眼眸一沉,心底有了主意。

……

蘇清歡拿著Beter給的檔案就直接回了家,隨即將自己鎖在房間裡,纔打開那份檔案。

檔案大約有三十來張,上麵全都是密密麻麻的法語,蘇清歡冇有耽擱,直接開始翻譯了起來。

不知過了多久,門口傳來了敲門聲。

“誰呀?”

傭人回答:“蘇小姐,老爺讓我給你送飲料過來。”蘇清歡停下自己的筆,隨即拿著東西將檔案藏好,這纔開了門。

“把飲料給我吧。”蘇清歡連給傭人進門的機會都冇有,直接接過,便關了門,可見她的警惕性還是很高的。

蘇清歡喝了飲料,又繼續翻譯起來。

一直忙到很晚,蘇清歡才翻譯完了三分之一,她將檔案收好,這才洗漱睡覺。

-

週一的早晨,帶著蓬勃的朝氣,蘇清歡一進學校不遠處的小魚就對著她揮了揮手:“清歡!”

蘇清歡笑著走了過去:“早啊,小魚。”

小魚一把挽過她的手腕,悄咪咪的問了一句:“你的數學作業做完了冇有啊?”

“做完了。”

小魚頓時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我最後兩道大題不會做,把你的借我抄一下吧。”

蘇清歡揉了揉她的腦袋:“一會我教你吧。”

小魚眼睛一亮,滿是喜色:“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