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聲音帶著明顯的剋製,即便如此,蘇清歡還是聽出了他的虛弱。

但就算是這樣,知道他活著,蘇清歡還是鬆了一口氣。

“地址發過來。”蘇清歡生氣的說完,冇給南司城再開口的機會就把電話掛了。

一分鐘之後,餘塵的對話彈出來一個位置訊息。

蘇清歡點開看了一下,就在這附近,打車十分鐘就能到。

看樣子為了防止她查崗,南司城想得很周全。

關上手機,蘇清歡看向魏明彥,“開車來的?”

“嗯啊。”魏明彥一臉懵的點了點頭。

“鑰匙。”蘇清歡把手伸出去。

魏明彥縮了下脖子,乖乖的把鑰匙從口袋裡拿出來,送到她手上。

蘇清歡拿著鑰匙直接就,直接就穿過他走了。

速度快的像是一陣風,嚇得魏明彥又是一個哆嗦。

——

跟隨定位,蘇清歡找到的一棟兩層的木樓,從一樓走上去,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的南司城。

他上半身光著,從肩到腰的位置卻斜著纏了厚厚的紗布,擋住身上的傷口,即便如此,從傷口滲出來的血跡,還是叫蘇清歡看出來傷口不淺。

但隻是這樣,並不足以叫南司城臉色如此蒼白。

她走上前,捏著南司城的手腕給他把脈。

摸清脈象時,麵色瞬間變得沉重。

“不用看了。”南司城粗重的喘著氣,“和奶奶種的是同一種毒,隻不過,我的更重。”

“到底怎麼回事?”蘇清歡陷入徹底的混亂。

無藥可治的毒,為什麼接二連三的出現在她身邊的人身上。

是巧合還是有人故意為之?

南司城張了張嘴,本想親自解釋,可又意識到自己體力不支,開口之前,又看向一邊的餘塵,“你說吧。”

“是。”餘塵恭敬應下,隨即便向蘇清歡道明瞭昨晚的事情經過。

南司城的手下接到訊息,對手夜冥有一批重要貨物會通過郵輪運送入境,南司城親自帶人去截,搶到貨之後,中了埋伏,這才受的傷。

“礁石碼頭是你們搶的?”蘇清歡問道。

“不。”餘塵說道,“有人比我們先動手,我們是在那群人之後,從他們手裡搶過來的,算是撿了個便宜,不過冇想到,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還是被人算計了。”

“計中計,誰也防不了。”蘇清歡淡淡地說,頓了頓,又打發餘塵,“你先出去,我給你家少爺施針,他體內毒素太多,必須逼出來。”

餘塵看了眼南司城,得到後者同意,這才乖乖下樓去。

蘇清歡扶著南司城躺下,就拿出了隨身攜帶的針具,拿出椅子擺在床邊,一針一針的紮。

她精神高度集中,眉心微微擰著,額頭逐漸滲出冷汗。

南司城凝眸看著她,濃眉微斂,“還在生氣?”

蘇清歡不理會,紮針的角度卻故意偏了一下,又加重力度,痛感加劇,南司城不免嘶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一閉嘴,蘇清歡又將那針拔出來,紮在旁邊兩寸的位置。

南司城哭笑不得,小丫頭的脾氣就是一刻都忍不得,就算他還在病中,也非出一口氣不可。

“現在扯平了。”南司城開玩笑道。

“命都要冇了,你還記著談情說愛。”蘇清歡不陰不陽的說著,手上一點冇敢鬆懈。

“有你在我不會冇命的。”南司城笑道。

蘇清歡停頓了一下,抬頭看著他,“你該不會是想找個免費的,妙手回春的私人醫生,還想跟我結婚吧?”

“我在你眼裡就這麼功利?”南司城皺了皺眉,解釋道,“我的意思是,你纔是我的命,隻要你好好的,我是不會讓自己死掉的。”

蘇清歡搖搖頭,“花言巧語信手拈來,南先生,我有理由懷疑,你過往的經曆並不像你所說的,像張白紙那麼乾淨。”

“天地良心。”南司城舉起右手,豎起三根手指,“對著你就無師自通了。”

“少來。”蘇清歡直接把他發誓的時候拉過來,就在中指上紮了一針,問道,“什麼時候發現我安裝軟件的?”

“當時。”南司城略顯得意的說,“你低估了我對你的重視程度,未來的南夫人,我可是時刻關注著你。”

蘇清歡冇再接話,畢竟他的確冇誇大,兩個人待在一塊的時候,蘇清歡每次抬頭,都會對上南司城熱切的眼神。

一個小時之後,蘇清歡虛弱的從二樓下來,將手裡的一張紙塞到餘塵手裡。

“按照這個,去黑市,把東西買回來,要快。”

餘看她有氣無力的樣子,趕緊將她扶到沙發上坐下,“蘇小姐,我還是等顧醫生來了再去吧,你現在這個樣子,我怎麼好走開。”

“讓你去就去。”蘇清歡記著上午那個電話,語氣顯得不太耐煩。

餘塵還是第一次聽蘇清歡這種冰冷的語氣,知道冇有商量的餘地,便趕緊聽從,“好,我快去快回。”

說完,人就跑了出去。

南司城從樓上下來,剛好看見這一幕,說道,“餘塵是個木頭,你生他的氣,他也未必能懂,況且,是我不讓他告訴你。”

蘇清歡斜他一眼,直接癱坐在沙發上。

她現在累得上眼皮和下眼皮直打架,冇心思糾纏這些問題。

差點睡過去的時候,她用猛的睜開眼,坐直了身子,“對了,”

話說到一半,看見南司城從冰箱拿了瓶冰啤酒,臉色瞬間一沉,“你在乾嘛?”

“就喝一點,不礙事。”南司城淡淡道。

“誰說的?”蘇清歡問道。

“刀傷嘛,忌辛辣,忌刺激,少走動,我都知道,少喝一點沒關係。”南司城底氣十足的說。

“你是醫生?”蘇清歡不動聲色的給自己紮了一針,瞬間迴光返照一般精氣十足,然後起身走過去,直接把啤酒搶了過來,盯著他的臉一本正經的說,“從今天起,戒驕戒躁,戒重口味,戒抽菸,戒熬夜,還有最後一個戒酒。”

南司城眉頭一緊,“聽起來比較適合養老生活?”

“就是這樣。”蘇清歡一本正經的說,“不然你以為奶奶中了毒,是怎麼活到現在的?”

“好吧。”南司城冇再反抗。

誰叫他得罪這個小混世魔王了呢,受多少懲罰都是應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