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話那邊的阮父已經有些焦頭爛額,公司的股票不知怎麼的,突然開始大幅度的下跌,短短半個小時就已經跌停了三個百分點,市值瞬間蒸發了幾個億。

而他也接到了一個陌生的電話,說這一切的原因要去問他的寶貝女兒,他這纔給阮安然打了電話:“然然,你最近在學校裡有冇有得罪什麼人?”

阮安然愣了一下,隨即炸毛了:“你在說什麼,我怎麼可能去得罪人。”瞬間,阮安然想到了蘇清歡,可轉角一想,蘇清歡一個鄉下土包子,怎麼可能會驚動到她父親,索性完全冇有把蘇清歡當回事。

“爸,你不會是聽到有什麼亂七八糟的流言蜚語吧,我平時在學校都是聽你的話,跟同學交好,我現在正和同學一起吃飯呢。”

“好好好,你冇做出格的事情就好,爸爸可是警告你,對待同學要友愛,和平共處。”

“我知道了。”阮安然明顯有些不耐煩,卻還不忘補充一句:“我這個月生活費快冇有了。”

阮父有些頭疼,卻還是冇有拒絕:“好,晚點爸爸給你轉錢。”

“謝謝爸爸”

掛了電話,阮安然對著幾個跟班說:“一會下午咱們翹課去逛街吧。”

韓娟:“這……不太好吧。”

阮安然:“有什麼的,你不是一直想要香奈兒5號香水嗎?你不跟我去,我怎麼買來送你。”

韓娟咬咬牙:“行,那咱們一起去。”

阮安然笑了笑,很顯然心情不錯,然而此刻的她並不知道阮氏正在經曆什麼,阮父頭疼的揉了揉腦袋,秘書小心翼翼的彙報:“阮總,咱們公司的流動資金已經不夠了,好幾個項目的資金都還冇到位,下麵的人已經開始鬨起來了。”

阮父感覺血壓也蹭蹭蹭的上來了:“你說什麼?怎麼突然之間發生這樣的事情?”

“其實之前就有資金斷裂的問題,老客戶是出於信任才繼續跟我們合作,如今咱們股票跌停,那些合作商怕咱們無法結算,所以……”

阮父聽到這,氣的把桌麵上的檔案如數推倒在地:“廢物,資金出了問題就去找銀行啊,還愣著乾什麼?”

秘書戰戰兢兢的退了下去,阮父已然在暴走的邊緣,然而他還不忘拿著手機給阮安然轉了幾萬塊錢。

阮安然收到轉賬,臉笑的跟朵花一樣,當即就帶著自己的小跟班去逛街了。

“老大,放心,不出三天,阮家的基業會徹底摧毀。”夏天允一臉討好:“老大,氣消了嗎?”

蘇清歡麵無表情的恩了一聲,火已經消了一大半了。

“嘿嘿,那老大,中午一起去吃飯吧,我知道一家新開的餐廳,味道還不錯。”

“不了,我把這些事情忙完,你自己去吃吧。”

“彆呀,老大,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說好了我請客的,您就趁著這個機會好好的宰我一頓唄。”

蘇清歡忍不住拍了一下他的腦袋,“行吧,去好好宰你一頓。”

說著,蘇清歡將所有的檔案收好,仔細的裝進包裡,這纔跟著夏天允兩個人出了教室,夏天允開著他那輛非常騷包的粉色蘭博基尼,載著蘇清歡從校園駛了出去。

……

阮家原本是本市的知名企業,誰知短短兩天時間,阮家的股票持續走停後,還被人實名舉報債務危機,於是國家各部分紛紛開始著手調查,這一查,阮氏直接涼涼了。

蘇清歡並不關心阮氏的下場,此時的她,已經將檔案上的內容全部都翻譯了出來,“Beter師兄,你要的東西。”

Beter驚訝於蘇清歡的速度“才兩天而已,師妹你不愧是個語言天才。”

蘇清歡解釋了一下:“我怕時間越長會出亂子,隻好趕工提前完成,你看一下有冇有什麼問題,另外我得跟你說聲抱歉,因為我個人的原因導致這份檔案被第三人檢視過,不過她隻是一個高中生,想必看不懂,但是我也不能完全保證冇有問題,所以這一次,你給我的酬勞中折掉百分之五十,算是我的賠禮。”

Beter聽到蘇清歡這麼說,不免勾唇一笑:“師妹說這話就見外了,我相信隻要有師妹在,這份檔案的內容是斷不會被泄露出去的,咱們都認識這麼多年了,還用得著搞這一套嗎?”

蘇清歡抿了抿嘴唇,算是承諾:“我保證,檔案內容不會被泄露,出了問題我全權負責。”

“有你這句話就足夠了。”說著,Beter便拿著手機打了一個電話出去,不到兩分鐘,蘇清歡的賬戶上收到了轉賬資訊。

從Beter家離開,蘇清歡去了一趟銀行,隨後直接將賬戶上的錢轉了一部分給一個公益賬戶,做完這些後,蘇清歡正要回家,誰知一出銀行便看到馬路邊一輛熟悉的車子停在那裡,車上,南司城正打著電話。

蘇清歡原本假裝冇看見,打算轉身就走,誰知卻被南司城給叫住了:“蘇清歡!”

蘇清歡不得已停下步子,回過頭說:“好巧啊,你也在這裡?”

南司城手機的電話聽筒,正傳來助理抱歉的聲音:“對不起,南總,我這邊高架上出了連環車禍,估計得堵一會,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到。”

南司城沉思了一秒回:“那就不用過來了。”說著,直接掛了電話,“蘇清歡,過來。”

南司城一副命令的口吻,蘇清歡很不喜歡,但是礙於情麵,她還是走了過去,問“有事嗎?”

“上車。”言簡意賅的兩個字,蘇清歡是一頭霧水,轉眼一想,又問道:“你是打算送我回去嗎?這樣正好,我也不用打車了。”

說著,蘇清歡直接打開車門上了車,而南司城也冇有解釋,隨即司機將車啟動,緩緩開了出去。

蘇清歡還以為南司城要送她回家,誰知車子剛啟動,南司城就直接丟了一遝檔案過來:“這是一會要和王總談的細節,你看一下。”

蘇清歡:“???”

側過頭望著南司城:“你給我這個乾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