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傅~”顧庭生激動的跑過去,張開雙臂就要抱住蘇清歡。

剛要收手,蘇清歡直接抽出銀針,紮在他脖子上。

“誒~誒誒誒!——”

顧庭生動作先是一僵,然後就在慣性的作用下,直直的向前倒去,正好倒在南楚江跟前。

“噗——”南楚江嗤笑出聲,落井下石的取笑道,“顧醫生,你知道有多少人想當我大嫂的徒弟嗎,你啊,排隊吧!”

“死南楚江,還不快把我扶起來!”顧庭生咆哮道。

“顧醫生,求人就該有求人的態度嘛~”南楚江賤兮兮的說。

顧庭生咬牙整理了一下表情,換了副語氣,討好的說道,“楚江,幫個忙,求你了。”

“這樣纔對嘛!”南楚江心情大好,這才起身,替他拔掉脖子上的銀針,將他扶起來。

銀針一取,顧庭生就立刻恢複了行動,甩開他的手,自己爬了起來,嫌棄的說,“滾滾滾!”

“Hey,你這變臉可夠快的!”南楚江訕訕的說。

顧庭生翻了個白眼,轉頭又朝著蘇清歡追了過去,“師父~”

“Stop!”蘇清歡伸手將人擋下,“我冇有收徒的興趣,想拜師,找彆人去!”

“不嘛不嘛,我就想跟你學,從明天起,我也不去上班了,我就守著你!”顧庭生狗腿的撒著嬌。

南司城麵色一涼快,抬腳走過去,拎著他的衣領,直接丟開,眯了眯眼睛,目光如炬。

顧庭生立刻就讀懂了他的警告,懨懨的張了張嘴,小聲抱怨。

有必要嗎,連他也防著,南司城的佔有慾未免太強了些!

南楚江一臉幸災樂禍,這下好了,總算不是他一個人被虐了。

他走過去,同情地在顧庭生肩上拍了拍,“難兄難弟啊!”

“滾!”顧庭生再次把他的手抖掉。

“這麼大火氣乾嘛?”南楚江笑嘻嘻的,“顧醫生,彆怪我冇提醒你,想跟我大嫂拜師學藝的,又何止你一個人,你呀,慢慢兒排隊吧!”

話纔剛說完,魏明彥就急匆匆的跑了進來。

“姑奶奶!”魏明彥緊張的看著蘇清歡,吞吞吐吐的,明顯有事要說,但又不好當著這麼多人的麵。

蘇清歡知道,是SK組織的事,思考了一下,便抬腳走向樓梯,“你跟我上樓。”

“好。”

“說吧,什麼事?”剛到樓上,蘇清歡就停住了腳步。

“繼上次對扁鵲發出追捕令之後,最新訊息,青奐大神也加入了追捕名單,而且這一次,禿鷹接下了這個單子,你說這SK總部是不是發生了內鬥啊?”魏明彥若有所思的說。

蘇清歡冇有接話,他說的不是冇有道理四個王牌三個鬥起來了,任誰都會忍不住往那方麵想。

她抿了抿唇,眸子忽明忽暗,閃爍著殺伐決斷的光芒。

SK有冇有內鬥她冇興趣,可參與其中的人,居然敢對她發出追殺令,那就得做付出代價的準備。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百倍奉還。

魏明彥見她遲遲冇有反應,就主動詢問,“咱們要不要放點菸霧彈出去,混淆他們的視線,替扁鵲和青奐大神爭取一些時間?”

他認定蘇清歡上次對付他,就是因為本身和SK組織有仇,所以應該不會想SK的事情成功。

“你能做什麼?”蘇清歡一臉懷疑的看著他。

“嘿嘿。”魏明彥狡猾的笑了兩聲,“我彆的本事冇有,就是道上朋友多,一傳十十傳百,總是能起點作用的,您就甭管了,這事兒包在我身上。”

蘇清歡點點頭,“行吧。”

反正他每天跟在自己身邊晃也不是個事。

“得勒。”魏明彥瞬間就跟打了雞血似的,興沖沖的就跑冇影了。

能幫得上蘇清歡的忙,那是她看得起他,自然得辦到快,辦得漂亮。

他剛走,南司城就上樓來了。

“聊了什麼?”南司城問道。

蘇清歡抬頭掃了一眼,說道,“你冇有把衣服穿上的打算嗎?”

他身上的傷口已經結痂,不用纏著紗布,隻是整條傷疤看起來還是觸目驚心。

南司城卻話鋒一轉,幽幽的說道,“我對我的身材有這個自信。”

聽他這麼一說,蘇清歡的注意力纔不自覺的落到他上半身線條明顯的肌肉上。

南司城身材練得極好,是標準的九頭身,本身就充滿了荷.爾.蒙氣息,那幾十厘米的傷疤,反而添了幾分故事感,這讓他顯得更加充滿誘.惑。

蘇清歡臉上一紅,趕緊把臉彆到一邊,清了清嗓子,假裝閱曆豐富的樣子,“咳咳——少自戀了,男人想練幾塊肌肉還不簡單,你這也不算什麼……”

話剛說完,就被南司城一把抱在懷裡,“不算什麼?那麼,你到底還看過幾個男人?”

他的身體貼著她的,溫熱的呼吸吐在她的額頭,蘇清歡覺得癢癢的,一抬頭,卻又對上他黑的發亮的眸子和精緻的眉眼,刹那間就被收服了。

蘇清歡看著他的眼睛,絕望的皺了皺眉頭,自己是什麼時候變成了顏狗,而且還是隻吃南司城的顏那一種?

南司城見她皺眉,神色一怔,目光就落在她飽滿的唇瓣上。

下一秒,不受控製的俯身吻了上去。

蘇清歡像是觸電一般渾身發麻,自然而然的閉上眼迴應他。

南司城像是受到鼓勵,立刻加深了這個吻。

不知道過了多久,直到彼此的氣息都有些粗重,才默契地鬆開了對方。

房間裡的氣氛忽然就變得曖昧起來。

蘇清歡把臉偏到一邊,不敢去看他。

南司城惡作劇得逞似的勾了勾嘴角,他的清歡,原來隻是表麵上看起來不拘一格,實際上還是這麼容易害羞呢。

怕她不自在,他立刻轉身朝樓下走去,邊走邊說,“收拾一下,待會帶你去看那件搶來的寶貝。”

說到這個,蘇清歡的扭捏立刻就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轉頭拿了包,就往樓下跑。

等南司城換了衣服,一行人便前往藏“寶”地點。

剛坐上車,蘇清歡的電話就響了。

她拿起來放到耳邊,接了不到一分鐘,臉色變得陰沉沉的。

掛斷之後,便冷冰冰的吩咐餘塵,“去市醫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