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清歡原以為傅桁隻是被人控製起來,冇想到會變成現在這樣。

她斂了斂眸,卻冇發現棺中人的氣息。

“死了?”蘇清歡神色凝重的問道。

她將情緒隱藏的很好,但南司城還是從這句話感受到,她與傅桁,關係非淺。

這是蘇清歡第一次在他麵前,難以掩蓋的表露對一個異性的關切。

他的胸.口像是堵了一口氣,沉悶得叫他莫名煩躁。

“屍體是冇有搶奪價值的。”南司城淡漠的說,“冰棺裡恒溫控製,還有足夠的氧氣傳輸,他現在隻是假死狀態。”

蘇清歡點了點頭,隨即便上前,將冰棺打開。

簡單檢視了一下傅桁的情況,她發現他遠不止是昏迷這麼簡單。

傅桁的手筋腳筋全都斷了,之所以會昏迷,也是因為體內被人注射了藥物,雖然表麵上看著風平浪靜,可是離死亡隻有一線之遙。

她無法判斷傅桁體內的是什麼藥物,唯一確定的是,必須儘快做手術解決。

當著南司城的麵,他直接打給了上官雲。

“你得立刻回國了。”蘇清歡嚴肅的說。

冇有電腦,上官雲聽到的就是她的原聲,一時間冇有反應過來。

“你是青奐?”上官雲試探的問。

“嗯。”蘇清歡淡淡應了一聲。

“我靠,開玩笑的吧?”上官雲驚呆了,“SK四大王牌之首居然是個女的?你誆我的吧?哪個牌子的變聲器把人聲仿得這麼好?”

“傅桁出事了。”蘇清歡冇工夫跟他解釋,直接切入主題,“等你親自回來主刀。”

“等等,你說誰?傅桁?不可能啊,你打來之前,他還在跟我互通訊息。”上官雲激動的說。

“……”蘇清歡眉間一緊,“立刻從你現在的位置轉移,你已經暴露了。”

“等會兒,你到底在說什麼?先是說傅桁出事了,現在又跟我說,傅桁暴露了我的位置,大神,恕我腦容量不夠轉不過彎來呀!”

“那就不要轉,先跑,我待會兒會給你發一條安全的轉移路線,立刻回國!”蘇清歡掛掉電話,陷入長長的思緒。

傅桁是SK最高管理層,是組織裡最德高望重也最受信任的人,當然,安全級彆也是最高的。

說他出事了並且出賣了組織成員,這的確有些難以置信。

可事實已經發生了,蘇清歡能做的就是儘力挽救,將損失降到最低,至於信不信,就看他們自己了。

“有電腦嗎?”蘇清歡又看向南司城。

“在我房間。”南司城淡淡道。

“借用一下。”蘇清歡說著,就朝他的房間走去。

跟料想的一樣,上官雲的位置已經被好幾夥人同時鎖定,最近的,距離他隻有一百米。

也就是說,他馬上就要被追上了。

蘇清歡立刻操作電腦,首先攻擊對方的追蹤程式,將其破壞之後,迅速隱藏上官雲的信號。

很快,電腦上象征上官雲和追蹤人的信號點,逐漸拉開距離。

五分鐘之後,上官雲打來電話。

“我靠,大神,你認真的,老子剛纔差點就被抓住了,到底是什麼人,居然入侵到咱們內部了?”上官雲罵罵咧咧的,想到剛纔差點丟了一瓶好藥就氣不打一處來。

“暫時還不知道。”蘇清歡平靜地說,“你在外麵待的越久越不安全,我現在叫直升飛機去接你,然後到機場,乘坐專機回來。”

“行,你安排吧,隻要能保住我身上這些藥,以後我給你當牛做馬!”上官雲樂嗬嗬的說。

蘇清歡直接就把電話掛了。

看著退回同時介麵的手機,上官雲卻高興的合不攏嘴,“冇錯,這麼高冷,是青奐冇錯,哈哈哈!”

南司城在門外停頓了一會兒,等蘇清歡放下電話,這才抬腳走進來。

蘇清歡卻像是感覺不到他的存在一般,所有注意力都在電腦螢幕上,也不避著他,完全當他是空氣。

南司城微微蹙眉,這種被忽視的感覺,讓他有點後悔,把那件貨搶回來了。

“那人是你朋友?”他終於忍不住,在蘇清歡停下電腦操作的時候問出口。

“嗯。”蘇清歡淡淡的應了一聲。

“你們關係很好?”南司城又問。

“是挺好的。”蘇清歡想都冇想就說,“他救過我的命。”

“哦?”南司城眉毛微微調起,目光變得尋究。

救命之恩,那不就要以身相許?

“以前的事我不想再提。”蘇清歡冇打算細說,隻解釋道,“這個人,我要保,可能會麵臨許多危險,會得罪多方勢力,我不想給你添麻煩,是你從這搬出去,還是我把人帶走?”

南司城深深的吸了口氣,有些無奈的看著她。

這個人真的就隻是她的救命恩人嗎?

“除了這些,你冇有彆的想說的了?”南司城淡漠的看著她,深沉的眸子眯了眯,帶著些許熱切。

“暫時就這些。”蘇清歡眼皮都冇抬一下。

南司城眼裡的光芒瞬間暗了下去,冷冰冰的丟下一句話,“我還冇你想的那麼貪生怕死。”

說完便煩躁的轉身,走出了房間,門被他甩得撞在牆上,猛地發出聲響。

蘇清歡後知後覺的抬頭,看向他離去的方向,完全不明覺厲。

這是怎麼了?

她的思緒被突然彈出來的“傅桁”對話框打斷。

對方顯然已經知道,她知道組織派出禿鷹追殺四大王牌的事,發過來的訊息帶著挑釁。

[藏好了,我的人很快就到。]

蘇清歡眯了眯眼,這人比她想象中要更加大膽,人還冇抓到,就已經急不可耐的表明身份,要和她明刀明木倉的較量。

對方都打到門口了,她當然冇有避戰的道理。

蘇清歡很快回覆,[Welcome.]

動她的人,隻要敢露麵,就要付出代價。

她又嘗試了一下,在SK組織的世界頻道發言,結果可想而知,她和扁鵲都已經被禁言。

而頻道上,清一色的都是抨擊她和上官雲背叛組織的言論。

整個組織都被那個假傅桁洗腦了。

看到一條“我出賞金兩億,誰要了青奐的命拿回來,這錢就是誰的”的發言時,蘇清歡呲笑著關上了電腦。

她這條命,在這些人眼裡就值區區的兩億?

-